提醒 每日签到 农牧场 名人堂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差错 TXT小说(完结)作者:Vega
苏妲己° 在线
你的模样,温暖了天堂。
头衔:论坛版主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5

御赐: 软绵包子
UID: 117593
总积分: 34824
精华: 1
配偶: 商纣王°
发帖: 24333
城堡币: 48714 个 充值
经验值: 28132 点
宣传值: 118 次
九六币: 7 枚
发书点: 2590 点
转盘点: 13964 点
1月发书点: 14 点
群组: 醉忆轻狂
在线时间: 6554(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1-02
最后登录: 2021-01-23
[24026] 蛋[5004]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12-07-23 19:04:46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耽美 »  现代 分类

差错 TXT小说(完结)作者:Vega

字数统计:7491
   uH~WF]7%  
v1iwh  
  上
&yev7MCd  
  这是一个俗不可耐的故事。
z[3>T\s0r  
DC6H>rB  
A|.]_3~*  
  临近高考的三个月。
`~&.oh0SW  
"~3"sW|S  
  藤渊,你上课就写这些东西?化学老师拿着藤渊的本子:
wvU(Ov&  
/u4t{ndK  
  你给我站上来。
2zyg<jQ  
bT ~[,F  
  藤渊不情愿的站了起来,他没觉得像今天这么窘迫。
*$LtX&:  
@~o,1}Li  
  化学老师把本子放到一个大的玻璃容器里,然后把一个瓶子交给藤渊。
)&wwKf4F!  
kI^ik  
  把里面的倒进这里。
1s/+2  
{Bt9 _cp6  
  藤渊捏紧了瓶子,瓶子上的标签是硫酸。
A%1+jjv]b  
f`6R4JuTF  
  倒进去!化学老师喝道。
_`\_i~Re[x  
2y+}Pv *  
  不......藤渊虚弱极了:不行
...... o@XZ]5Bx^  
>B03xu1/}s  
  倒进去,你倒不倒?!
t7_hO!Kbc  
@hcH_  
  化学老师打开了瓶子,然后把瓶子抓在藤渊的手里,用自己的力量强行逼迫那些液体进入容器。
d>vKQMJ0  
w rb~9<;  
  这个时候一个人冲了上来,玻璃碎在地上,一阵烧灼声,一片哑然。
)yIwv<C3e(  
E`}%Bc  
  邵家!!化学老师的喊声已经近似凄厉。
P*c>) 2Z  
$CI1%h  
  他就倒在一边,手背上已经血肉模糊。
1,M9|  
h%*"1?Ut2  
  藤渊趁机夺回了本子,一把抓住他的手飞也似的逃出了教室。
^( |F3 y  
s7qk0h  
  
**** {::D*  
&fNQu  
  他们就近找到一个水龙头,藤渊抓着他的手放在水龙头下冲洗。
CW~ WoSc  
+^[g:Y0)  
  要冲三十分钟。
Q7v U]KBp  
.U5X2Jc1B  
  下节课要迟到了。邵家说。
dNZ+tU@q  
17T7YS'K  
  藤渊顺势坐在了水池边上,看着手里的本子,他其实不喜欢邵家,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他从来不跟邵家主动说话。
*O #Hb  
g9 2v{81  
  邵家是个跟自己同性别,比普通还普通的男生,他的脸色苍白,虽然不至于像玻璃那么瘦弱。男生嫉妒强壮的同性,鄙夷弱小的同性。邵家的话很多,但是很贫乏,有点儿罗嗦。
WR(aRe1!  
S+aul?#I  
  藤渊和邵家唯一的交集就是,游泳课上邵家被人挑衅纵身跳进深水区之后脚抽筋,体育老师指明让藤渊下去把那个身体捞上来。
JOD$J1KUa  
2XR Arp  
  藤渊还想的起来当时邵家在自己的怀里痛苦的抽搐。
?~P 1=l  
B7++^ fW  
  喂。藤渊开口对正在冲水的邵家:这次被你帮了以后,你叫我怎么做人?
prQq& J  
pyO#@/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邵家皱着眉头转过头看藤渊。
5Xvf9kNJt  
0&7AH ]|  
  别人会说是你帮了我。
4d=BfQZ+  
m[ vI]l'  
  别想太多了,邵家平淡的说:这是报答上一次你救了我。
#qNeHg Q  
#\v_ hLRWR  
  不关我的事,体育老师让我救的。
)cOZ"`fNT  
iFFL[B4uSl  
  但是邵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而问藤渊写了些什么,藤渊随便的翻着那一本差点被硫酸销毁的本子没有回答邵家,半晌才冷笑:
)|}%o  
seM$M*(  
  他妈的,他是报复,老子就是因为上次填教师调查表的时候全给他打了D
a^^(F0f&Kc  
l'M)X  
  邵家抬头看了一眼蓝天。
$}GG IOC  
z/Q"\   
  三十分钟好长啊。
f?+y g  
o$QZ   
HGK;n>r  
  
******  Nik-  
  然后藤渊就发现自己会经常碰到邵家,可能是之前并没有感受到这个人的存在,于是之后无论是在上学的路上,在教学楼的某个角落,在放学的拐角,甚至是便利店的架子后面。邵家也不和他多说话,就是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了声:嗨。
xAxYHXNI  
]zS y*.[  
  于是发展到后来,就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一起走一段路,或者是除了寒暄以外多说几句。再后来交换了电话,交换了MAIL,交换了家庭住址。
trkI#E3c  
d}Ze<]  
  但藤渊还是不喜欢在学校多和邵家说话。尽管他发现邵家在班里相当受人欢迎,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愿意和他说话,并且交谈愉快。
Myclos\[]>  
APc/>z#  
  每次藤渊收到来自邵家今天我去你家做作业行不行这种短信,他还是一律回绝。
O M]SU(Lq  
<w!\cG rC  
  藤渊喜欢写东西,写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写完了以后又不很喜欢,他嫌自己使用了太多形容词。
/Qn?[SI5z  
jMzousmiK  
  藤渊在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摊开本子,写了一点又写不下去了,于是开始画画,画的也不满意就继续涂改,连涂改都不乐意做的时候就干脆趴着睡觉。
f!C^ g  
H~?/W~  
  等他醒了的时候早就放学,所有人都走光了,邵家一个人在关窗户,一扇一扇非常认真,关上再推一推确认是真正的关好了。
'lIQ?xNZ,  
;)0"r4nK_  
  啊,你醒了。邵家关着藤渊旁边的窗户:本来刚打算叫你的。
,R)1[4 H^  
JB<d,F]8  
  藤渊看到了邵家手背上的疤痕,很过意不去,气氛突然变的非常尴尬,邵家又去关别的窗户,不小心碰到了柜子的门,这个时候里面滚出来了许多罐子,邵家拿起来仔细看。
U_=!YjH8  
 s%1!'f)  
  怎么了?藤渊问。
cQq%M[  
>n]{~q_  
  有人偷带了啤酒上学,结果忘记拿回去了。邵家打算把这些罐子全放回去,却被藤渊飞手夺走。
F#k8 pWzA  
el#~NnFf=  
  咱们喝吧。藤渊蹲在邵家旁边看着这些罐子。
|$ {>LM`  
23j{/Sn@V  
  别人的东西,不能动。邵家道。
psQy(*D  
J ax- 0P  
  妈的,老子就是喜欢别人的东西。藤渊飞快打开了一罐,一手将邵家的头扳近了自己,两人迅速靠的很近。邵家似乎愣住了,这个时候他的嘴被罐子撬开,苦涩的液体夹杂着碳酸涌进口腔。
'fnU1~  
fi @@G\'Q  
  很好,藤渊很得意:邵家同学,咱们是共犯啦。
~,HUUphD  
8RHZW)5  
  啤酒有三十来罐,藤渊和邵家就面对面坐在教室的地上。
2=(R9si B  
3s;5j,j  
  你都写什么呀?邵家又问了这个问题。
)B202D9JM  
0%?j% GUG  
  一些奇怪的故事,多半是你杀我啦,我杀你啦,我算计你,你算计我。
w=T Twg^  
"\.T< T7  
  你喜欢这种类型的故事?
bOK'LJa  
's Q 6=CX  
  不喜欢,但是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
9(]W5) +F  
nGt@!a  
  邵家笑了,然后喝了一口啤酒:
#l,bj[G-4  
YFh':"$T6  
  你是不是在小说里把化学老师谋杀了?
\d_<+wCL  
\'#1^+\iU  
  这都被你知道了,藤渊更得意了:他死的很惨哦。
 >d83y  
S: 0X';kpr  
{# k DC  
  
**** {O^Yzc  
  邵家喝的脸红了,然后就开始说一些不着逻辑的话,前一句还是讨论虫洞的发现,下一句就马上接到他认为董永偷看仙女洗澡是蓄意犯罪。
5K8niB~  
{`8{. V  
  藤渊马上意识到,这家伙果然很喜欢说话,之后才发现,其实邵家醉了。
sU( `]KC  
#z0R3*5$  
  于是他很狼狈的拿着自己和邵家的书包,还要搀扶着手舞足蹈神志不清的邵家艰难的一路行走。
U'6Ok^  
B _"9!3FUt  
  邵家,你家在哪里?藤渊不耐烦的问。
. un_(*eK  
Pk!t6>'i  
  啊?邵家突然凑进藤渊的脸,带着恬不知耻的语气笑咪咪的问:
+>9r@*v&  
  你说啥米?!
iQ8SZp  
ntw"710'XP  
  我问!藤渊提高声音:我问你家在哪里?!
LwI$E5  
~3^]@^g  
  喔!邵家回答:你家在哪里?!我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啊!
`xNvL.0  
vr<q[I  
  是藤渊先提出要喝酒的,所以这属于自作自受。但是藤渊不能把他带回家,因为如果被他严厉的父母看见这个情景,他也会死的很惨。
GAO11k1(  
@4<LyZ{{  
  把你扔在马路上算了。藤渊愤愤不平的抱怨。
*:vs|t="  
/aGP&?]pb<  
  他不知道这个时候,邵家一边手舞足蹈一边默默地看他。
|#Q*v}[s%,  
>?2ym6 >W]  
  藤渊把他带进了麦当劳,只有这里是24小时营业,他无论问邵家几遍,邵家就是死也不说自己家在哪里,干脆睡倒在了麦当劳。
wU+s2k-  
^H>p\J_  
  藤渊买了三杯热巧克力,全喝完了,就是不见他有醒的迹象,他设想了无数遍把这个家伙扔在麦当劳,有一次还附注了实现,等走出麦当劳却又还是折了回来,时间慢慢过去,等他也无聊的时候,他也就睡倒在了麦当劳。
nC5Gs"j3t  
|^fr*aON  
  就在他睡下的瞬间,藤渊不知道邵家慢慢起身,用手撑住下巴就静静地看着他。
h;E;G'0&!  
*.q #KO  
  足足看了一个小时,邵家才拿起藤渊喝剩下的热巧克力纸杯,把剩下的液体喝掉起身走了。他没有像藤渊那样无数次的计划,而是非常潇洒的离开了麦当劳。
[7|m03 `e  
nQUVlHt*  
  藤渊在两个小时之后醒来,才发现被邵家给彻底抛弃了。
[Wyn8($|  
Q&-uJ(@D  
  第二天,才听见班长低声诅咒,说谁把他的啤酒给喝了。
-!gF'E,?  
!)v yMk  
  但是邵家还是和没事儿一样在上学的路上和藤渊嗨了一声,之后从容的先行一步。藤渊赶上去非常郁闷的质问他为什么把自己给扔在麦当劳了。
&IS )_i>  
d^pU&8A8  
  因为你看上去好象还是很想睡,但是我又必须要回家了。
MDJCp;rv  
l!=i `E?  
  早知道我以同样的原因把你给扔下了。
E08+I|?~  
}@ e9  
  谢谢你没有扔下我。邵家很认真的道谢。
_L [h=[=k  
ra>}AY5h  
  藤渊却突然失落了,这种时候应该是道歉而不是道谢吧。
,F,9q/(@  
N + N &Q  
ErA]Qg>|c  
  藤渊的成绩不优秀也不至于垫底,他只求随便考上一个大学,没有太大野心,但是邵家却心心念念的想要考一个不错的大学。藤渊就用更多的时间去写一些根本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后来他开始给一部分同学看,看了的同学觉得这些内容十分有趣,于是传看度开始变高了。这种奇怪的狂热给了藤渊一点动力,后来他就开始用心了一点儿,高考之前他居然接到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出版社的电话,说看过他发表在小报上的诗,问他还有没有别的作品可以谋求合作。
:(\#a!_k  
$mK~ZrR?3$  
  藤渊乐疯了。
zLw7LAF<  
Ch[92SJG  
  高考结束了的暑假,那一本书就出了,然后他和邵家就分开了。因为他如愿以偿的到了一所三流大学,而邵家进了名校,虽然他们还是一个城市的。
IcXGUa$}x  
/bhF`B1W[  
  邵家在手机的存储本里就是S打头的一个普通名字。
c|i(DebK  
[?[F zG  
  在大学第一个学期的春节,藤渊给邵家发过春节短信,但是邵家没有回短信,后来也没人联络到邵家,所以藤渊料想到邵家是换号码了。
:=t6u8;n  
  而这个S打头的普通名字,他却没有删除,他偶尔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发给这个空号。
OsdxJzE  
KNkJKm}F  
  喂,邵家。我今天心情差极了,难得老子对摄影赶兴趣去借了本儿论摄影还给我弄丢了。
L5d-;dT>B  
9/S>~H*Z  
  邵家,我想搬出去,宿舍差透了,这帮孙子们一点儿不像爷们儿,老子真想搬出去写东西,但是河蟹妈的这年头房价怎么这么贵啊。
R](,*  
(uPV7rT  
^jf3;dY(  
  他开始逐渐习惯向这个报废的号码倾吐不快。
'io66}kQf  
wU>=8u.  
  直到后来有人跟邵家联络上了以后,藤渊也没有跟别人要过邵家的新号码,他总是习惯和这个旧号码倾诉,而不是邵家。
qReGn2O  
{}n# `:9  
O2UFZSr#  
  中
> 9S!AR  
=OWx|  
Z"YIsk(F  
S3M#,oa,  
  大学里藤渊开始不停的写东西,尽管出了的那本书,受到的好评并不多。但是所幸出版社认为书里有不少有价值的东西,藤渊也还真的有了一批读者群。藤渊就此基本就忘记了邵家的存在,邵家也许也一样。
#Bfi{9C5N  
q ;\kK~  
  直到有一次三校联谊,藤渊被拉着一定要去,他在大学的哥们儿说非要给他找个女朋友。三所学校里藤渊发现有一所是邵家就读的学校。他料想他不会去的,他不会喜欢这种场合。
`D6ls{e)  
iI9)rozl  
  但是他抬脚进酒吧就看见了有个好象熟悉的人坐在了那儿,他不知道怎么了,有点儿房颤外加心律不齐,这种可以归结为他熬夜过多落下的毛病。
CwmzX 5  
*o(z`7  
  邵家看到藤渊了以后,还是跟高中一样抬手嗨了一声。藤渊也回了一个礼。
ix6Q(\~v  
`% \.Gtn  
  邵家多少有点儿变了,染了个头发,这个颜色让头发看上去像羽毛一样轻盈,穿着也多少变了,高中是无论谁都必须穿的那套难看的校服,但现在褪下了那套把人弄的像难民似的衣服换上了自己的,显得搭配的非常和谐。
Ba5EX *  
G zW  
  你们认识?旁边的人笑了。
bL_qetD  
% vm\1fk>  
  然后大家才发现,这两位难兄难弟都是因为没找女朋友给众人推出去当活靶子用的。
~mm><TX4F  
] 'k=05iz  
  你没女朋友啊?邵家无意问道。
SH"7l`p"6  
KIKF+f}  
  你自己不也是?藤渊拿着酒杯反击。
Z;T"=(+zF  
$JD46 |ri  
  你俩高中是好朋友吧。边上的人又问。
pH@I,|S-{  
[i %,}d*  
  不是。两人很有默契的一起否认,然后又相视一笑,笑的都很落寞。
R07d8:US  
%1J t  
  交谈开始变地热切,大家大口喝酒,随意调笑,激动了拍着桌子,有趣了就笑的滚到椅子下面。但藤渊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把目光朝向邵家。
wv0ICM  
L-_XjUV>}  
  邵家很少喝酒,藤渊知道邵家不能喝酒,但是边上的人却一直劝邵家,不停地问他怎么不喝,太不够意思了。
3O0Sd j{Y  
1 <Bd {rM  
  直到后来,聊的乏了,有人提出说要做游戏,游戏很简单,每个人抽一张牌代表自己,有一张是法官,法官有权利规定里面任何两张牌代表的人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而当事人不能推脱。
_Bc7RRU  
;~6n  
  藤渊第一次就做了法官,他想了想说:
>"O0\q  
A=Eq=O7(  
  那么拿着5的人背着拿着6的人走一圈。
*9jKe%H)  
oW6&(n"  
  牌摊开,邵家拿着5另一个女孩儿拿着6,邵家笑了笑,很潇洒地把女孩子背在背上,他对女孩子一直笑的很温柔,那种温柔要是找一个形容词,大约只能用祸国殃民了。
+E4=&)Zz  
Lh:G["#8  
  游戏很无聊,但是做游戏的人却很热闹。
s iDruBM&  
Q zKrE+  
  哎哎,有个人做了法官之后喊了起来:全部先把眼睛闭上,抽到A的人先举手给我看。
0v|Y,fqyM  
G#S*Pa,M[  
  邵家举起了手。
4z4e3a|c;  
+>?C/s&b  
  好,抽到A的人睁开眼睛。那么哪一个人抽到了7,举手。
&# tlev@  
o,Zx<zI>  
  藤渊举起了手。
? ^t 3?2  
H@00K  
  那个人坏笑了两声,大声宣布:
fH:j3 9  
QE)4wa< <  
  来来来,抽到7的人不要睁眼睛啊,抽到A的人把抽到7的那位的眼睛蒙起来,然后俩人接吻,我声明啊,要来真的,谁要是玩儿假的我就太不够意思了。
q#JVDnTd  
vjsizPP1  
  邵家站起身,用一条长巾蒙住了藤渊的眼睛,所有人睁开了眼睛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只有被蒙住眼睛的藤渊显得呼吸急促。
Ua|{XZAi|  
! )v<_m"  
  亲一个,亲一个!有人拍起了手,然后所有人开始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U_[$  
DMpVu4)K  
  邵家笑了笑,之后捧着藤渊的头稳稳地吻住了他的唇。
Lw1$P8nb7  
Sr~&>xb  
  藤渊似乎在猜测到底是谁在亲吻自己,但那个嘴唇的触感却让他无限沉沦,有迟疑变成了半推半就,由半推半就变成了尝试迎合,由尝试迎合到了极度渴求。
oGOD}:&%?  
>%O20  
  激烈而缠绵的吻,变换不同的角度,但哪一种角度却也都觉得无法满足自己的渴求,就寻求别的角度,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满足,像是要把彼此溶进彼此的身体才算的上结束。唇和舌太过贫乏,还不足以表达
j`N~_x  
  这种叵测的热情。
0IXG j~vZ  
:UE\jT  
  起哄的声音居然安静了下来,邵家突然脱离了藤渊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藤渊猛地摘下蒙在眼上的长巾,他猜测刚才究竟是谁在和自己亲吻。
2466sN)  
Z Bzm>Px  
  所有人都是一脸错愕的表情,邵家则是喝了一口酒把目光投向了别处。
 '.?dape  
YTwe)T^^i  
  没人告诉藤渊是谁亲吻了他,那一个过于投入的吻让整个游戏都冷淡了下来,大家都以各自的理由开始退场。
G#RBI cw  
,(0[=d$c8  
  邵家突然问藤渊:
Jt[8?_ 3s  
K -pABY~O  
  咱们再去喝下一摊?
70NW]N{m_  
:F:2*2_{sZ  
  藤渊居然答应了。
n]-!5xMr  
M8 rGR88'  
xN{m!F_&  
V8!`{;8BE  
  两个人坐在一个稍微安静点儿的酒吧打算聊聊以前的事儿,邵家以喝不了酒为借口点了杯饮料,本来开始好好的回忆从前的事儿,直到邵家突然开口说:
u.O )?c  
pO} $.  
  听说你出了好多书了。
/W3Rn81l>f  
X~Q 'af[  
  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的。藤渊礼貌性的客套。
j-7s_rf{f.  
Qk jh!C  
  你没变多少。邵家道。
^tRaOj(N  
h}cw ~  
  你多少变了。藤渊变了几个字的顺序。
X97[Z|q~S  
;mxb l xs  
  邵家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来一个东西,交到藤渊手里:
G `>o7,  
fLfn OJ=  
  前几天跟家里去尼泊尔,带回来多出来的,正好碰到你。
@^6({1)  
Hm/.[  
  藤渊笑道:
zGNs1O  
8q/q>; *L  
  那我可真有福气,什么东西啊。
'y%D+\?  
V2,||Lsw  
  邵家一挥手:
H)Q`+(v  
BoU8)Z 0-n  
  别看了,假的便宜玩意儿,本来想要给联谊上认识的人,我那儿还有一打呢。
3H hPe5pv  
#Ao%B {  
  那我收了算什么啊,你拿回去。藤渊越来越觉得不妥。
M(D3mn3-  
eV?H<r  
  以后要是有合适的人,你就拿这个再转送就行了。邵家思考了一
0uFdCKs+~  
  下如是说,之后他又喝了一口酒: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nbN s=  
+3N-vpZ?6l  
  藤渊是想要叫住邵家的,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那一句:再待会儿吧。尽管他看着邵家的背影有点儿心脏绞疼。
*q|fmd7 J  
WkH E "o  
  藤渊在邵家走了以后打开一个纸包,里面包着一个戒指,戒指上用英文刻着一行法文。
&S%Oq^"D  
|%z2<aM~%b  
  藤渊把它扔进了口袋。
k]R3cj)3$  
@or;i7k  
  最后也没有人告诉藤渊,那一天是谁吻了他。
v%jpY  
db:~  
  他最后也问了学法文专业的人,别人告诉他,那个意思是:舍弃此物者为懦夫。
My13]0  
+,f ?R  
  但是藤渊还是觉得云里雾里。
P{  Datj  
!z Q sC{}  
&L^6-e =  
J1j-D*v  
  藤渊的稿费逐渐开始客观起来,尽管依然没有受到什么好评,他的书
w\2u`mE  
  的评论总是,暴力血腥不乏推理性。
&u [;UM  
cZlY?O b_  
  整个生活就像梦境一样,还算是顺利,就算是有微小的不顺也很快能
/=} `O$/ZW  
  过去。
_f(y5F  
p'>Ac  
  藤渊开始迷恋上别的东西,比如交女朋友。他的运气还不错,交到了一个长的漂亮并且温柔的女孩子。他突然想起来了邵家给他的那个戒指,他也就借花献佛的转送给了他的女朋友,女孩子很喜欢。
 l m8j"C  
(EBf0{,  
  之后他也拿到了驾驶执照,却依然是没有任何多余的钱去买一辆车,
Gqiz9eMke  
  这并不影响他向认识的兄弟借一辆车带着女孩子出去兜风。
 @$H[/LD  
~8F5 +  
  但这样的爱情并没有持续很久,女孩子选了一个更有钱的主一脚飞了藤渊。世界上的事总是这样,不给你十分的完满。
@T}\-!6KMu  
=QD^[KC  
  他照样向那个空号诉说了失恋之苦,但诉苦之后更麻烦的事儿找上了他,他因为酒后开车并且超速被带进了警局。
kX[yNfD  
&F=# X]?c  
  好在兄弟帮他保释出来这才没有惹下大乱子,在这一段时间里邵家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9ko~.  
b2L ,s  
t,Lt?S  
lZ`@}W  
_\?:oqq  
/m La-b0  
  下
o+#lt:  
+~XsutK  
1 Rkc1 b0a  
SaWM~>\}  
c }M9uQ  
  再见到邵家是在之后了,有人告诉藤渊说校门口有人找他,结果藤渊就看见了拿着行李的邵家。
vD4Sfw  
uJ4 O 8!1  
  嗨。
DGzcC-HD A  
~Ffn,GX  
  藤渊问:
LI-O JlDZ  
`\pXyBq  
  你怎么来了?
ar@c BH  
8dc,oE_D  
  我心情不太好。邵家惨然一笑:一起去野营吧。
o*xJ~udh  
hkkb4&vW  
  邵家每一次出现都会做一些让藤渊不可以理解的事,藤渊也正经历完最倒霉的事,于是毅然翘了课打起背包和邵家出去了。
={S7:H -3  
i#S8  
  他们只是挑了周遍的一座小山就开始徒步翻越,藤渊发现邵家实际上并不是弱小,原先就和藤渊差不多高,现在却好象是比之前再高了一点。他其实只是肤色白了些,他爬山的动作很利落。
gO{t`*  
\EO1 7s6  
  为什么选这个山?藤渊问他。
4a Oaf^X#  
pGAU<\flv  
  因为听说这个山上能看到很多有趣的东西。邵家道:一直想来看一看。
j&Xp 2  
ec|_ /+  
  藤渊基本上是不解的一路跟着邵家,直到爬到了山顶才看见山顶附近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山洞。
xMT;"Ad  
PIh;*  
  就是它了。邵家有把握看着山洞,山风把他栗色的头发吹乱了,
$1 &J)4  
  他胡乱的整理了一下头发:我们今天在这个地方搭帐篷吧。
>OoS%7<  
NZUlu! ag  
  你要来看的是这个山洞?藤渊问道:你不会跟我说这是什么遗迹吧。
G*]k%2`  
z.@&BAQvB  
  邵家已经躺在了地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群。
vt#`z!cbeS  
\#_T; 6*  
  几点了?邵家突然问道。
Q'"8 (E&  
XjT~C7Vij  
  六点半了。藤渊刚说完,手就被紧紧地扯住了,那个力气使他无法挣扎的躺在了手的主人旁边。
~kt,x7d  
Q$.=I*M  
  你等一会儿。
YpK1aG1)  
*Id^}BRi-  
  邵家抓着藤渊的手不说话,五分钟之后他们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非常奇异,时高时低,宛如哭诉又宛如歌声。
> LgB7t\  
+whbwMLQ[  
  什么声音。藤渊问。
K/W<4&  
$U/Tvk II  
  山风吹进山洞里的声音。
EEA *+Wn  
QwG=(m{G  
  这种时光像是并不在人间,一座被夜遮住的山,星辰错列,像是异世界的旅人带着时间逃亡时才能看到的景象。
d =k6 }O  
6E'Bgfw  
  我不太好,邵家突然开始说话:实际上我小时候很喜欢这座山,山洞的声音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很容易对一切丧失勇气,所以丧失勇气的时候我就会跑上山,听到声音了之后觉得像是被安慰
; O5_g9:  
  了。
Hq- &+T  
"F`r6/7Def  
  是吗?藤渊突然觉得自己和邵家的关系非常奇异,邵家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谈论过自己的事。
DHN/{"&a  
,r2kmL'bF-  
  这个地方是我力量的来源,可能你不能理解。邵家停顿了一下:
.=K $  
-;l| "MK}  
  我一直都很失败,并且非常胆小。
#!|"hs1u  
  手握的更紧了,或许是在这个奇特的时刻,也或许是太习惯了对邵家那个旧号码倾诉导致对他也产生起奇异的依赖。
zTK6o %v  
%9UEA@Cn  
  我很爱一个人。但是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和他相处,所以只能像个胆小鬼一样躲起来,然后在旁边像个偷窥者那样看着他。
M6>dZTk{_T  
an8Sh0>IM  
  他不知道?
{22bPeI  
J{?lAA(a  
  对,他不知道。
#9 - O%o;  
9JH@6#dZ  
  那他现在做什么?藤渊又问。
{~'r[  
TM5Sw InM  
  写小说吧,他写的东西很奇怪,尽管我不能说我喜欢他写的东西。
b?@e}* HS  
Cao|whXiqH  
  藤渊不接话了,他继续听邵家说下去。
zv \0G,\  
  他很任性,不管自己说的话有没有伤害到别人,因为怕他更讨厌我,可我又没有办法不看见他,所以我只能假装和他在某时某地偶遇,每一次短暂的相聚我都会先离开,无论是在几年前的麦当劳,还是那个酒吧,我非常小心地和他相处。
SmL95'  
~pFB^Hd  
  藤渊突然觉得身体有些僵硬,这种僵硬使得他觉得他选择和邵家一起出来是非常错误的决定。
6aK p K"i  
AmlS^z  
  我呢,非常卑鄙的像做个守护天使,但是看到他有女朋友的时候又嫉妒的快要透不气,但这个时候我还是胆小怕事的躲起来。
P4, Z0b7E  
} #}? *QI  
  藤渊想要甩开邵家的手的时候,邵家已经翻身压住了藤渊。
Ca7mKDh#  
CSuUwSo2w  
  我爱你。邵家近乎逼迫地吻住了藤渊:从游泳池那一次开始一直爱你。
o5XD^()  
Y~3TG8P}3  
  你要干什么?!藤渊的觉得自己似乎想要推开他却又没有办法。他是邵家,这个想法一直在他脑里盘旋,对于这个人他根本不了解,但对于手机里的那个号码又倾诉了无数个对任何人都不曾说的秘密。
Zf0E-po  
  这一切就像个根本无法理解的梦境。
pw$/a50  
&?w ^e,  
  邵家的吻狂暴而充满绝望,他的吻顺着唇开始延伸至了颈和胸。
2]J ^/oR  
QbGe[bp  
  我讨厌你。藤渊像是受了什么控制似的,他心里的另一个声音被压抑:我一直讨厌你,从游泳池那一次开始一直讨厌你。
\.C)fny*9  
;`7FBn*.I  
  邵家的吻骤然停止。
L";w# ;c  
}p(x7N  
  对不起,邵家轻声道:是......我会错意了。
Tve?1ijl]  
8{:akNmz  
  藤渊甩开了邵家,拿起背包和手电迅速离开。
C1yK+` %  
nM d@_*[1  
  山洞的声音依然没有停止。
[. Ao  
#2r;MH"Xp  
  只有邵家一个人躺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悲鸣。
/oKZD}|`  
zeh geZ+p  
Y=q;b=  
Qoy%l8`z  
  藤渊坐在回去的公共汽车上,浑身发抖。他从来没有想过关于男人爱上男人的事。他和邵家可能以后再也见不了面了,他突然才回味过那种气息,这种气息他是熟悉的,就在那个昏暗的酒吧里,那个和他狂吻的人。
Tnxk~  
<9e y>  
  他知道他也许并不讨厌邵家,但是太多的禁锢阻碍他去思考。
"AqQ)/'1  
  这些禁锢,包括,邵家是个男人。
P!Y?(  
u1_``_#9  
_$-^rW*#  
  结尾
dZS  
39JCLN1WK/  
{eQ! z^  
  那之后的几天,有个人来找了藤渊,说有东西要交给他,藤渊并不认识那个人,但接过东西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东西他是认识的。
wdq;e@kS  
  那一枚戒指让藤渊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是认识邵家的。
,B-@79m-~3  
11plX<D  
  藤渊查了一下戒指上面的文字。
D("}mW8  
89txRY [  
  路易十六的皇后不得不履行她皇后的责任,身为皇后,她无法和她唯一爱的那一个人--费森结合。但费森却一直在暗中默默的守护着他爱的那一位法兰西皇后。皇后什么都对费森倾诉,把最危险的任务交给他去完成,而费森即使在最危难的时刻也一直守护着这个女人。法兰西皇后玛丽*安东奈特在危难的时刻,托人给费森带去了那一枚戒指,她已经自己戴了两天了,戒指上带着她的温度,那一枚戒指上写着她忠贞爱情的证明--舍弃此物者为懦夫。
/_*a< GF  
q|_N=; {  
9kaqK ve  
  那根本不是旅游带回来的廉价礼物。
sD D]ZAj  
`R 5&Y#5  
k%DrS  
  藤渊在房间里近乎崩溃。
MI+iHfpfW  
Sjpd C>  
  那个带来戒指的人告诉他,戒指是邵家强行从藤渊的女朋友那儿要回来的。邵家一直在藤渊的身边,只是他并不知晓。
4 UP],[d^  
fi^`aB r  
  那一家出版社之所以找到藤渊,那是因为邵家的某些原因,并且藤渊应该知道,他的书从来都不赚一分钱。还有他说实际上当时借车给藤渊去兜风的人,保释他的人,实际上也是邵家。
^ZRp4Wy  
WiM SV2U  
  我不信你说的。藤渊刚才对那人如是说:你把邵家给我找来。
pS<aCs! J  
P<#;QBZ}'m  
  他打算走啦。那人拍拍手:到地球那一边去啦,估计都不打算回来了,因为你说你讨厌他。
h_"XkA|  
8}VNGd   
6 %,  ]o  
  藤渊用双手捂着脸,这个时候,他收到了一条信息,打开手机,他几乎惊讶到了极限。那是一条来自邵家老的手机号码的短信:
uI]0RXwQ  
xR$A~00-6  
  对不起,现在才告诉你。实际上这个号码我最初是打算停用,所以就告诉别人我打算换号码了。有一次无意开机却看到了你的短信,那之后这个手机就一直24小时开着。所以你的那些短信我都收到了。尽管我知道这很卑鄙。这是我最后用这个号码了。再见。
O%_5:=Lw  
BQs\,&  
NCK[:NR`  
  所以当他丢了图书馆的书,有人帮他还上了。
VFq{$} Y5  
]tTUB\! A  
  所以当他需要某一个廉价的房子,贴出了信息立刻有一个房价廉价到离谱的房东给他打了电话。
YLja  
NJY&Cx5D/l  
  所以当他需要什么的时候,就像童话一样,都会实现。而他明白邵家根本没有想要他回应他的感情,他只要他不讨厌他就够了。
a. _l/;  
-inlL M?AQ  
Vn9{j1<3=r  
  邵家发完短信之后舒了口气。门口有人喊他,说少爷要走了。
XB &Q  
1,I=5n}T  
  邵家把手机关机,笑着扔进了花园里的池塘,之后走进了车里。
SFSrYm  
]RI&\wz*Ht  
  他永远看不到在关机一秒后应该收到的那条来自藤渊的信息。
sy|`w~vF  
-}+aG)QG  
srlS)LjOx  
  藤渊的信息说:
:[WkPnJjI  
bPZ7x [Y  
  邵家,回来,我们一起。
4)rX=U6m  
   END
Tv 2T Y'x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流水恋落花ぃ 城堡币 +3 2012-07-23 规范发书的有爱奖励 (>^ω^<)
隐藏评分记录
本文地址:
诗雨蝶 离线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渺渺之水雾
UID: 401676
总积分: 1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城堡币: 0 个 充值
经验值: 15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0 点
转盘点: 15 点
1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2-06-07
最后登录: 2013-10-25
[0] 蛋[0]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1楼  发表于: 2012-11-11 12:40:33   
字数统计:7
谢谢楼主的分享
fallen 在线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渺渺之水雾
UID: 205812
总积分: 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
城堡币: 369 个 充值
经验值: 6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0 点
转盘点: 0 点
1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1-05-07
最后登录: 2021-01-23
[0] 蛋[0]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2楼  发表于: 2021-01-13 20:35:23   
字数统计:17
啊啊啊啊啊啊好虐啊!!真是看不得这种文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中国的首都是? 正确答案:北京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