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我还活着 TXT小说(完结)作者:北屋
katank 在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8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7103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40109
城堡币: 2588 个 充值
经验值: 61391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3975 点
转盘点: 1238 点
7月发书点: 248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632(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7-11
[28857]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20-06-23 14:21:25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我还活着 TXT小说(完结)作者:北屋

    无聊的问题 'quC{@] z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一个人怎样才算是死了?” 9n3 PA,.  
    这是一个很无聊的问题。特别是在深夜时分,你最好的朋友打电话把你吵醒,接通电话之后,他的第一句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能不窝火吗?不过,我是一个有涵养的人,仔细思考,就认为他一定是喝醉了,于是,我敷衍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一个人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他就算是死了。” !FvG}M|VE  
    我这个最好的朋友叫潘成,他显然对我的答案不甚满意:“那么,假如一个人有呼吸,又有心跳,他有没有可能已经死去了呢?” ?qq \V  
    这次,我感到很奇怪。因为我本身是医学院的学生,和生死有关的问题,潘成会问我,这一点儿也不奇怪。奇怪的是,潘成是个很认真的人,不会平白无故问我这样的问题。 { 1:T}  
    想到这里,我一下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潘成,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I09JN&M.z;  
    “其实……我在跟踪一个陌生的女孩,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潘成的声音很紧张,“她有呼吸,有心跳,可是,我总觉得,她不是一个活人……” &F7,_ Nj  
    我一下瞪大了眼睛。潘成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但是,我总觉得他的话非常奇怪。沉默了两秒,我注意到了他话中的疑点:“等等!你在跟踪她,而且她是一个陌生人,那么,你怎么知道她有没有心跳和呼吸呢?” cp p1"V4  
    潘成压低了声音:“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小时前,我坐在一辆高速行驶的出租车上,忽然,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出现在了车前……” -#0<w#sT  
    出租车一下把女孩撞飞了六七米远,潘成和司机都吓傻了。他们慌忙下车,去检查女孩的伤势。潘成的第一个反应,是去探女孩的呼吸,因为他觉得,一个人被撞那么远,一定没有生还的可能了。但是,这一探,潘成就感觉到,女孩居然还有呼吸。 =/)zj>I\  
    当然,一个濒死的人,还是有呼吸的。能不能活着等到救护车的到来,还得看心跳强度如何。于是,潘成马上去听女孩的心跳,让潘成吃惊的是,女孩的心跳很正常。 4unc@@  
    一个人被车撞到,怎么可能一点儿事都没有呢?就在潘成疑惑不已的时候,女孩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p|;$tF;^|  
    “我还活着——这是那个女孩站起来说的第一句话。”潘成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她拒绝了我们带她去医院检查的请求,若无其事地离开了。当时路面非常宽,这场车祸一定不是意外,我怀疑那个女孩是在自杀。我非常担心,就偷偷跟在了女孩的后面。” &Im9>.l$}  
wD*X `DKM  
CLb0@x.u  
    听完潘成的讲述,我紧绷的神经一下放松了——人在讲述一件怪异事情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放大事情的怪异度。我想,那个女孩被车撞到之后,的确没有受伤,而潘成所谓的“撞飞六七米”,显然是一种无意识的放大结果。 Z}g~Xz  
    “潘成,你不会因此就觉得,她不是一个活人吧?”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mFGVv-m  
    “一个人被撞飞那么远,还会活着吗?不过,让我认定她不是活人,是四十分钟前发生的事情……” Lf=86'F  
    潘成认为这个女孩想要自杀,就一直悄悄跟在她的后面。走着走着,女孩来到了一条大河旁,接着,她毫不犹豫地跳进了大河。当时,大河旁边有许多行人,这些人见有人落水,都惊慌失措起来。可惜的是,河水湍急,水性再好的人,也不敢轻易下去施救。 8GN+|%3(  
    直到有人联系到了附近的一条船——不过,这个时候,女孩已经在水里待半个小时了,在这段时间里,她始终没有浮出水面。谁都知道,这条船就算打捞出女孩,也只会捞出一具尸体。可是,结果却让潘成非常害怕——女孩被打捞了上来,她被摆放在岸边的草地上几秒之后,忽然睁开了眼睛…… *F ?ATX  
    “我还活着——她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潘成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U= bG$h]  
    跟踪 F^9} E#$i  
    这怎么可能!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同时,一种怪异的感觉迅速在我全身蔓延开来。 p/`:r#T'K  
    我不敢相信潘成的故事,但是,我又不得不相信。潘成一直在跟踪那个白衣女孩,跟踪现在还在进行着——从电话里可以听出来,潘成是在走路。如果他是在对我进行一场恶作剧的话,根本没有必要用走路让恶作剧显得逼真。 znkoqLgK  
    “潘成,你最好不要再跟着她了!”我紧张起来,“她不是一个活人!” 3D\ibXAG  
b1 D07>-%g  
H NE2G   
    “你终于同意我的话了。不过,我……等等!我一会儿再联系你……”话没说完,潘成一下挂断了电话。 o;FUn!ma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从潘成紧张的语气来看,他所跟踪的女孩,一定又做出了什么怪异的事情。 >rf85 k  
    我很担心潘成,也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想回拨过去,突然想到,潘成是在进行一场跟踪,手机铃声很可能会让他暴露,为了他的安全,还是不要给他打电话好。 ^1y#c!}*w  
    我从床上下来,焦急地在地板上走来走去,等待着潘成第二个电话。 ;YC@tp; ;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急忙拿起了手机——不是潘成的电话,而是一个叫黄博洋的同学打来的。如果接了黄博洋的电话,很可能会漏掉潘成的电话。想到这里,我拒绝了接听。 7:7)1sB  
    黄博洋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接连打了几个电话,见我没有接听的意思,终于放弃了。 Ac4xc {  
    二十分钟后,潘成的第二个电话打了进来。 EIVa7Uj{  
    “潘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急忙问。 T&zjQo34  
    “我、我目睹了一场凶杀,她、她绝对不是活人!”潘成的声音,更加颤抖了。 `0M:Z-.03  
    如果说那场车祸是意外,那么,当潘成发现女孩跳进大河,就完全确认女孩是要自杀了。问题是,这个女孩明显不是活人,她为什么还要自杀呢?这让潘成害怕之余,更加好奇了。 I[Op&6GD  
    他决定,在女孩发现他之前,一直跟踪着女孩,直到找到事情的真相。于是,虽然确定女孩不是活人,他还是鼓起勇气,从大河旁一路跟着她来到了一条偏僻的小巷。 xg?%N0y$n  
    女孩一到小巷里,就站住了,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If]A+F]U  
    潘成躲在不远的地方,压低了呼吸,冷汗早已经布满了他的全身。他很害怕,很想就此逃走,不过,他更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8[#  
    潘成挂断第一次电话的时候,正是发现女孩进入小巷的时候。他之所以紧张,是因为这条小巷附近很不平静,总是隔三差五地从这里传出有人遭抢劫的消息。 <$_ep+I{j  
    女孩就这样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忽然抬起头,向小巷的深处看去。在小巷的深处,有一个巨大的垃圾箱,就在她看过去的时候,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忽然从垃圾箱里走了出来。 Lv!6k~  
    “那是一个抢劫犯,他躲在垃圾箱里,很可能是为了堵截经过小巷的醉汉,因为这附近就有一个酒吧。”潘成继续讲述,“他拿着一把匕首,把女孩劫持到了小巷深处,并且让女孩交出钱包。女孩不说话,只是不停地摇头。抢劫犯终于被激怒了,用匕首狠狠捅了她一下……” US?1L }S  
    “啊!”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惊叫起来。 ~ P'#sCV)_  
    “女孩倒在了地上,抢劫犯正要去翻她的口袋。女孩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我还活着!’抢劫犯吓了一跳,拿起匕首,不停向女孩刺去……”巨大的恐惧之下,潘成停顿了一小会儿,“可是,她还是不停说着那句话,抢劫犯害怕了,丢下匕首逃走了。女孩捡起匕首,在自己的肩膀上划了三条长短一样的伤口……” j<1k4k?Z  
    “她、她为什么要在自己的肩膀上划伤口?” n/v<ZU   
Sb@/"+  
 4+QrTn l  
    网名 M"?<lqM  
    听到这里,我大脑已经一片混乱了,虽然我不在现场,但我也能体会到潘成所经历的那种恐惧。 @*JX5 di]  
    我曾经劝潘成不要再跟踪下去,可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我反而非常想知道女孩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诡异事情。 G|sVDD9j7  
    她为什么要在自己的肩膀上划伤口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潘成也很想知道。而知道答案的唯一途径,就是继续跟踪那个白衣女孩,所以,在潘成讲述完之后,他再次挂断了电话。 rP:PMJ  
    我也再次进入了等待潘成电话的焦急状态中。 \O%{s"A^X  
    这一次,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潘成才打来第三个电话——在潘成打来电话之前,我的手机QQ疯狂地鸣叫了起来。 (<8NUDL  
    我打开QQ,发现黄博洋给我发了很多条消息,这些消息全都是一句话:“在吗?在吗?有急事!看到消息给我打电话!” *j&p<7'Z[c  
    黄博洋是个非常贪玩的人,已经是大学生了,他还是非常痴迷去网吧玩游戏,而且喜欢去那种高档网吧。有时玩到深夜,身上没有钱了,就会打电话让我给他送钱。他找我,一定是因为又花光了身上的钱。 3*YgJT  
    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想要关掉QQ,忽然,我发现黄博洋的头像下面有一个暗着的头像。那是潘成的QQ,通常,我和潘成都是用电话联系,从来没有聊过QQ,也就没有太在意潘成的头像和网名。这次无意中注意到,才发现,潘成用了一个女孩的头像,网名居然是“白衣女孩”。 0SaHg8GIR  
    我心头一动,刚要仔细去看他的头像,就在这时,潘成打来了第三个电话。 uKvw rMo  
    “潘成,怎么样了,她又做了什么事?”一接到电话,我就焦急地问。 klyC;p$\  
    潘成沉默了一下,沉声说道:“你千万不要害怕!” 3c @)*:  
    我一时怔住了。偷偷跟踪那个怪异女孩的人是潘成,最危险的人也应该是潘成,我为什么要害怕? 6(MZbg\N-B  
    “那个女孩在肩膀上划了三道伤口之后,就一直在行走,中间根本没有停下来,似乎是要赶往什么地方。” $2k%P7&  
    “这一个小时,她就一直这么走着?”我惊讶地问。同时,我的疑惑更深了——如果女孩做出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潘成怕吓到我,说让我不要害怕,这我倒是能够理解。 )a1+/ )  
    可是,女孩一直在行走,这有什么可怕的? c<KRx2gb  
    “我跟踪着她,一直在走,走着走着,我就觉得这条路非常眼熟。不过,我当时非常害怕,大脑一片混乱,怎么也想不出来,为什么会对这条路感到熟悉。” q<5GMBt+  
    说到这里,潘成深深吸了一口气:“直到刚才,经过一条大街的时候,我一下明白了过来——这条路线,我走过很多次了!” !=Mi%H-yU  
_PH>QB"F  
b7(f)eI*49  
tN$6/  
J2mw%l!  
    我忽然感到莫名的紧张:“那是什么路线?” =]T{0 ^  
    “每个星期天,你都会来我这里喝酒,一直喝到深夜……” MDl.':km  
    我身体一震,一下瞪大了眼睛——每个星期天,我都会去潘成那里喝酒,一直喝到深夜。然后,我们会一起步行回到我现在住的地方,为的就是享受一边散步一边畅谈的快乐。路上,我们会经过一条宽敞的马路,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一条附近有酒吧的偏僻小巷…… =arjkg|=j  
    那个女孩所走的路线,正是我和潘成夜归时常走的路线! y~Y\*nm~Y  
    一阵剧烈的寒意袭遍我的全身。我终于知道潘成为什么让我不要害怕了。他所担心的,和我现在担心的事情一模一样——那个女孩的行踪会不会完全覆盖我和潘成的路线,最终来到我的家里呢? "@t,5QPA  
    就在我胡思乱想,不知所措的时候,电话里的潘成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叫。 ! RX=KCa K  
    “怎么了,她发现你了?”我浑身颤抖起来。 !H 0jRHQ  
    “不是!有人在追我!很多人影!我得挂了……”潘成惊恐地叫了起来。 *O>t.~)k  
    “快来我家!” =23"9AQh  
    我刚说完这句话,潘成就挂掉了电话,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我的这句话。 "N x]p  
    真相 y;,H_jPBn  
    那个女孩,不会真是冲着我来的吧? Lfh[@G]T  
    在这个诡异的事件中,我一直充当旁观者的角色,现在,我才感到了真正的恐惧。我满身大汗地在房门前走来走去,不停透过门缝去看外面,生怕会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出现在我的门前。 z7/RuB_C;f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外。我再次透过门缝往外看,然后赶紧打开了门。门开的一瞬间,衣服沾满鲜血的潘成慌忙闪了进来。  C\+;Ap:"  
    他身上为什么有血,难道他曾和那些追他的“人影”发生过搏斗? Y_Be7;]  
    “那些人究竟是谁?”我关上门,焦急地问。 a=C;[<gQ  
    “等会儿再说!我先去洗洗身上的血迹!”说完,潘成一头钻进了卫生间。 HgxO ~M:  
~^~h&j  
KFi;2\33  
f/-^UXg  
=}iUzni-  
    有潘成在,我也就不再那么害怕了,我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等待潘成出来,讲述事情的经过。 INB`F"f  
    忽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又是黄博洋打来的。如果不接他的电话,不知道他会骚扰我到什么时候,我厌恶地叹了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Z{< Q  
    “你终于接电话了,你不知道我遭遇了什么事!今天晚上,我一直在跟踪一个不停自杀的人——不,他绝对不是活人!”黄博洋的声音带着哭腔。 g_*G1&  
    我怔住。一个不停自杀的人,除了那个白衣女孩,还能是谁呢?想到这里,我吃惊地说:“你也在跟踪那个女孩?” 5Ye ueS/3  
    “女孩?今天晚上,在经过一条马路的时候,我目击了一场车祸。每个人都认为被撞的人已经死了,可是,他竟然一点儿事都没有,只说了一句‘我还活着’就离开了。奇怪的是,大难不死,他反而非常苦恼、非常害怕。我觉得这个人太奇怪了,就跟上了他。他在想心事,没有注意到我在他身后,只听他不停地喃喃自语:‘这不对,这不对,为什么撞不死我?只有死了的人才不会再次死去。不!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我明明有心跳和呼吸……’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就跟着他来到了一条大河旁,见他把手机放在岸边……” UR0.x  
    果然,黄博洋也在跟踪那个女孩。不用他说,接下来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潘成已经讲给了我听。我刚要说明真相,忽然想到了一件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NyA'uKvG  
    潘成和黄博洋同时在跟踪那个女孩,为什么他们两个都没有看到对方呢? 9-Ln"Gr}1  
    黄博洋还在继续讲述着自己的遭遇:“他去小巷的行为,简直就是自杀。他用匕首在肩膀上划了三道伤口——他这是在记录他不死的次数呀!后来,我跟着他来到了你租房子的小区附近,生怕他会做出什么更恐怖的事情,只好报警了。警察现在还在附近抓他,但还没有抓到——不过,有一件事很奇怪:在我跟踪他的过程中,他时常拿出手机给一个人打电话,我不知道……” EW83m@H  
    听到这里,我忽然感到深深的不安:“那个女孩,一直在跟一个人联系?” F=\2|*  
    “什么女孩?” eJz7<B 0.  
    “你不是在跟踪一个白衣女孩吗?” bk)2t6.*,  
    “不是!他是个很高大的男性,和我们的年龄差不多……” CLA%EWt\  
    手猛地一抖,手机落在了地上,我早已经面无血色。 I=>3V)E  
    原来,根本不存在什么白衣女孩。潘成不小心被车撞到,他发现自己没有死,才知道自己早已经死去了——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再次死去。所以,潘成才会问我,一个有心跳和呼吸的人,有没有可能是一个死人。 K{GG?zT`  
    他当然不能告诉我,这件事其实是发生在他的身上。于是,他凭空编造出了一个白衣女孩。 *ip_~2+w  
    他不停地自杀,就是想用死亡证明自己还活着——而那些追他的“人影”,应该就是黄博洋报警后出现的警察。 fc9&hWB  
    潘成才是那个有心跳和呼吸的死人。 k'.FbsU/L  
    我动作僵硬地回过头,向卫生间的方向望去。 6  o4l  
    与此同时,“吱呀”一声,卫生间的门缓缓打开…… )(@b]*^  
74Ik,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3 06-23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 正确答案:爷爷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