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给我你的舌头 TXT小说(完结)作者:柏安
katank 在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8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7146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40136
城堡币: 2967 个 充值
经验值: 61423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3980 点
转盘点: 1245 点
7月发书点: 253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643(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7-14
[28945]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20-06-23 14:23:37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给我你的舌头 TXT小说(完结)作者:柏安

    她的舌头 J aLz:7o  
    这天晚上,温斌和张寒正在图书馆上自习。忽然,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图书馆的宁静。 ulKMxq \  
    张寒看了一下,是自己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着是前女友吴瑜的号码。 S,SDa  
    张寒皱了皱眉头,还是按下了接听键,还没来得及把手机贴近耳边便听到了吴瑜的哭喊:“张寒,快来救我!” &8ri3v0SO  
    张寒不禁寒毛一竖,他意识到情况危急,刚想问吴瑜现在在哪儿,但吴瑜的声音越来越奇怪,就像是动物喉咙里发出的奇怪声响。没一会儿,电话就挂了。 e6P D%nd  
    “出什么事了?”看到张寒冷峻的神色,一旁看书的温斌关切地问道。 dHCA?0x  
    “吴瑜好像出什么事了,我要去找她!”张寒握着手机,手上青筋暴起。 (1mON \  
    “等等,我叫上陈仲一,咱们一起去找!”温斌穿上外套,喊上正在和女生调笑的陈仲一,三个人狂奔着跑出图书馆。 3Ez8&uBN  
    偌大的校园里静悄悄的,三个人像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温斌喘着粗气,刚想要劝张寒说不定吴瑜又在恶作剧,毕竟当初两个人在一起时吴瑜没少这样逗张寒玩。正在这时,陈仲一指着远处的树林招呼二人道:“那里围了好多人,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hX-hs3  
    张寒二话不说便直奔过去,温斌和陈仲一紧随其后。 H3GRweo"F  
    三个人拨开层层人群,映入眼帘的画面让气喘吁吁的温斌和陈仲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rYNF3  
    人群中间的空地上躺着的是吴瑜的尸体,脸上还挂着临死时惊恐的表情,眼球夸张地向外凸出,身上布满血污。她的胳膊裸露在外面,上面的肉被撕得一条条的,紧靠着一层皮勉强还连在身体上,手机就摔在尸体不远处。 AZA0;5  
    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吴瑜的嘴大张着,猩红的嘴巴里清晰可见她的舌头没有了,只剩下短短的一截舌根,触目惊心。 8-(c*ZQlj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号传入温斌的耳中,他这才注意到在尸体旁跪着一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男生,温斌看了一下,这男生正是吴瑜的新男友——沈晗。 :Pe/GT  
0SPmae+n,o  
;Dp/qk  
`fkCzh`g  
2 TI_YuR  
    一旁的张寒看着死去的吴瑜,身体剧烈地抽动着,眼泪像断了线一样,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MoQ7,U6d\  
    温斌叹了一口气,吴瑜死了张寒心里肯定痛不欲生。虽说两个人分手了,但两个人之前关系非常好,温斌和陈仲一都觉得他们复合只是时间问题。 N8/ (<Kx7v  
    正在这时,陈仲一把温斌和张寒从人群中拉出来,带到一个僻静角落,低声说道:“我觉得吴瑜好像是被鬼害死的!” e{l5Mz<1  
    温斌不敢相信地看着陈仲一的眼睛。张寒也停止哭泣,疑惑地看着陈仲一。 UK /RH   
    “你们知道之前也有两个人死了吧,学校宣称是意外,但据看过尸体的人说两具尸体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舌头都没了!”陈仲一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听我爷爷讲过,人死之后身体腐烂了就会变成鬼。鬼是没有肉身的,但有些鬼想要拥有肉身,办法就是得到人的舌头。因为舌头被称为人身之灵,人的器官中舌头是排在第一位的,有了舌头就相当于有了肉身。” 1@0+a}@L  
    引鬼说话 @UDw^g  
    温斌听得都快吓死了,他战战兢兢地问陈仲一:“那是不是意味着有三个鬼变成了人?” )?k>-t[pj,  
    陈仲一思索了一下,说:“也不一定。鬼毕竟是鬼,身体早就已经腐烂了,抢来的舌头用不了太久便会烂掉。所以说不定有些鬼会多抢一些舌头备着。” \`Kc:;+  
    “不管是人是鬼,我都要为吴瑜报仇!”听了陈仲一的话,张寒早把悲痛化作满腔愤怒。 D|`IpEpm3  
    几天过去了,吴瑜的死自然也被当做意外处理了,学校里除了多了巡查的校卫外并无其他变化。 eUcnx/>d  
1w2<^aJp  
IUS~X[Jx6  
cx$f.@3=E  
AY3}m-f5  
    这天下午,许久不露面的张寒找到刚吃完饭的温斌和陈仲一,风尘仆仆地说道:“我找到找出杀死吴瑜凶手的办法了,今晚你们陪我去个地方。” v'-@4A4  
    夜色降临,温斌和陈仲一来到约定地点。张寒也刚刚到,肩上背着一个背包。 ZKcHTLdg  
    “走,咱们去坟地。”说完,张寒便向坟地方向走去,温斌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跟在二人身后。 K:Q*p-rG  
    坟地就在学校不远处。到了坟地,张寒低头说了声打扰,然后拿着手电找了起来,最后在一块看起来下葬很久的坟头前坐下。温斌和陈仲一也紧挨着坐了下来。 4'JU4)= \  
    “这是一个道士教我的。”说着,张寒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大陶瓷碗和一把锋利的小刀。 cLz$:+Y  
    “莫非……你是想引鬼说话?!”陈仲一好像明白了张寒接下来的举动,吃惊地问,“不过,这能成功吗?” IDQ^[jGS(  
    “为了吴瑜,我愿意试一试。”张寒目光坚决地看了看温斌和陈仲一,“一会儿鬼上钩了就靠你们俩了。”说完,张寒便伸出了舌头,他拿起小刀在舌头上猛力一划,鲜红的血立刻从伤口喷射而出。 7XM.36@  
    陈仲一慌忙把陶瓷碗递过去接血,对温斌解释道:“张寒是要用舌头上的血引出坟地的鬼,鬼喝了舌头上的鲜血后就会不自主地说话,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趁机问出是谁害死吴瑜了。” m_}gf  
    温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怪不得要找坟地里最早下葬的坟头,死得早知道的也就多嘛。不过他还是为张寒捏了一把汗。 /bSd <  
    陶瓷碗里的血越来越多,张寒的面色也越来越苍白,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滚落。正当温斌和陈仲一打算阻止张寒时,身下的土地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w=wR63v  
    一个骷髅头突然从地里冒了出来,漆黑的眼眶定定地看着陶瓷碗里的鲜血,但就是不凑近。 QBTeN#YJ=  
    见状,张寒狠了狠心,又在舌头上划了一道,鲜血喷涌而入陶瓷碗,溅出星星点点,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儿。 eVgz2uaL  
    终于,那个鬼从地里爬了出来,奔向陶瓷碗,把阴森森的牙齿浸在鲜红的血里贪婪地喝着,血在慢慢减少。 T5/?)K.TH  
    张寒痛苦地向陈仲一点了点头,陈仲一猛地拨开鬼,用手把碗盖住,鬼喝不到血了,急得张开黑洞洞的大嘴。 ^!*_w3-?  
    “你、你知不知道、是哪个鬼害死了吴瑜?”温斌紧张地问道。 0#aiHX  
    鬼一脸贪婪地望了望陶瓷碗,用尖锐刺耳的声音说:“吴瑜没有死。” skDJ [Ka`q  
8 ^b]+Hg  
}+)EOI  
:9} *i<Y  
-a@59|.O%  
    吴瑜再现 8`mr-K  
    听了鬼的话,张寒等三个人都目瞪口呆。 mK#=?,  
    温斌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大声质问鬼:“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明明看到吴瑜死了,尸体都摆在那里!” ECPh%OOuY  
    但鬼早趁陈仲一发呆的工夫,又把脑袋凑到陶瓷碗边喝起血来,根本顾不上回答温斌的话。 v^&ZB-X<  
    陶瓷碗很快就见底了,鬼抬起沾满血的脑袋,意犹未尽地磕了磕上下两排牙齿,才悠悠地说:“那就回去看看吴瑜的尸体还在不在吧。其它的,无可奉告!”说完,鬼便迈着悠闲的步伐回到了地下。 5:"Xp"u6  
    温斌还想要问些什么,张寒阻止道:“算了,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还是去看看吴瑜的尸体吧。” 52\??]eU>9  
    三个人飞奔着向医院跑去,时间已近深夜,路人没有多少行人,一路上三个人都保持着沉默,谁也不开口讲话。 Ch"+p[9  
    张寒边跑边指了指前面一条小路,低声对温斌和陈仲一说:“这条小路通向医院的后门,就走这条吧,可以快点儿……”话没说完,就听到陈仲一痛苦地叫了一声,随后便没了声响。 L6==gx7  
    张寒和温斌立刻停住脚步,将手电向后照去,路面上空荡荡的,不见陈仲一的影子。 ?UjiS`  
    眼尖的温斌拍了拍张寒的肩膀,示意他向路边看。 OTj\0.  
    只见黑漆漆的路边隐隐约约现出两个黑影,张寒拿手电照了一下,才发现其中一个身影就是刚刚不见的陈仲一。他正被另一个身影单手拎过头顶,口里不住地呻吟着。 ga<i;&"  
    黑影拎着陈仲一向张寒二人走来,张寒终于看清了黑影的真面目,他不禁低呼一声:“吴瑜!” Q{.fO$W  
    近两百斤的陈仲一竟被瘦弱的吴瑜单手提了起来。吴瑜把脸凑近陈仲一,张开血盆大口,竟伸出一条舌头来。 oC thusk,  
    隔着老远,张寒和温斌便看清了那条恶心的舌头。吴瑜的舌头呈现出一种死尸般的暗灰色,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的疮疤,有的疮疤还在向外流着看不出颜色的脓水。舌头“滴滴答答”地向外流着黏液,显得非常恶心。 %/9[L<  
    吴瑜凝视着陈仲一涨得通红的脸,用另外一只手掰开他的嘴,把陈仲一的舌头拉了出来,正当她要撕下陈仲一的舌头时,张寒飞奔向前,把吴瑜撞倒在地。 F j4c  
FHC{PTiq  
8&'iw  
:G00FsNO4  
fRAtF77vL  
    吴瑜迅速从地上爬起来,看也不看拔腿就跑。 */"Arv4.  
    “不要走!”张寒冲着吴瑜的背影大声喊。听到张寒的的声音,吴瑜竟然停下脚步,她僵硬地侧过身子看了张寒一眼,旋即又向前跑去。 E0E'r2Q7  
    张寒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np~Vj%O+  
    陈仲一坐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温斌关切地把手搭在他肩上,说:“你没事吧?” c9kMk+{  
    陈仲一摇了摇头,盯着张寒的方向对温斌说:“我没事,快、快去阻止张寒!” /)bG\k0  
    撕舌头 ,|6NQKN@  
    听了陈仲一的话,温斌顾不上多想便动身追去。 W >3^P@  
    十几分钟后,温斌终于追上了张寒,却看到张寒蹲在一栋孤零零的砖瓦房门前,周围都是葱葱郁郁的树木,在夜色里显得格外吓人。 M.zgd8G  
    “你没事吧?”温斌喘着粗气问张寒。 yj1PJ2  
    “嘘……”张寒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伸手指了指门内。 uL Jq}t  
    温斌好奇地从张寒的背上向屋里望去,里面的情景差点儿让他失声叫出来。 qk$QU9'@1  
    只见吴瑜和一个男的面对面站在屋里,那个男的不是别人,正是吴瑜的现任男友——沈晗。沈晗目光空洞地看着吴瑜,声音模糊地开了口:“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g?*JjCY:0  
    吴瑜木然地点了点头。 q+A 6qt]  
    这时,张寒压低声音对温斌解释道:“吴瑜一路上走走停停,很明显是在引我过来,想让我知道什么。我一路跟着吴瑜来到这栋房子,看到她进去了,我在门外想先看看里面的情况,正好你就来了。” @y8F4![5  
d4/pQEkr:  
~xzmbO]  
X-> )]3J]  
P rb")S/  
    “看样子吴瑜已经死了,那鬼果然是骗我们的!”温斌恨恨地说,“不过沈晗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他说的任务又是什么?” OSvs0LUWC  
    张寒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g2/  
    正在这时,屋里的沈晗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伸手掰开吴瑜的嘴,一把攥住了吴瑜的舌头,溃烂的舌头被沈晗捏在手里,浑浊的黏液从他的指缝儿里“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然而,吴瑜一副顺从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反抗。 ;zw=c  
    屋外,张寒和温斌的心都悬了起来,温斌紧紧抓着张寒的肩膀。两个人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屋子里的进展,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两个黑影已悄悄来到了他们身后。 M,ivc  
    “那就把舌头还给舌主吧。”说着,沈晗猛地一用力,只听“撕拉”一声,吴瑜的舌头就被沈晗撕了下来,一股黑浊的血从吴瑜口里喷到地板上,而那条腐烂的舌头被沈晗紧紧地攥在手里,不时跳动着,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儿在屋子里弥漫。 B" YC-zv0  
    张寒和温斌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温斌能感觉到张寒的身体在剧烈地抖动着,既有恐惧也有愤怒。 NqhyTj  
    毫无预兆的,沈晗突然转过身子,盯着门口的方向,淡淡地说:“让他们进来吧。” C<FpWV}eq-  
    温斌暗叫一声不好,刚想拉张寒离开,扭头就看到了身后站着的两个人。 k Pq; i3T  
    迎面而来的两条腿夹着一股阴风,狠狠地踢向了温斌和张寒,两个人猝不及防,从门口直接滚进了屋里。 ,8"f9%]  
    两个黑影紧跟着温斌和张寒走进了屋里,是一男一女。 36sB_VZ  
    温斌揉了揉脑袋,发现这两个人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一旁的张寒低声喊了句:“不好!这不是之前没了舌头的那两个死人吗?” %A+LDHa{  
    温斌这才想起果然是这两个人,之前从学校公告里看到过两个人的照片。 Nm3,biSW  
    “你们俩就把舌头留下吧。”身后响起沈晗的声音。 E _P>xi>#  
    温斌和张寒像被电到了一样,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慌忙向门口跑去。两个人撞开那对男女,一路跑出门外。 ddXc-\1  
    门外,一个黑影正徐步向这里走来,温斌看了一眼,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抱住那个人的肩膀说:“陈仲一,快跑,屋里全是鬼!” +r2 s 8z  
    陈仲一像没听懂似的,并没有跟着逃跑,温斌和张寒不解地看着他,而吴瑜和其它三个鬼已经追到了身后。 g~k r~x]  
    出乎意料的,四个鬼在陈仲一面前停了下来。 G?~OVyV#(  
    沈晗低下头,生硬地吐出一句话:“舌主好。” -est9|=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温斌和张寒的心瞬间跌入谷底。 H^jN8")>S  
=d5I=p-  
,bGP#h  
#i0Z`;R  
\ Qa(B$>o  
.1(zw>1Si  
    舌奴 M  w d;j  
    陈仲一看都不看温斌和张寒一眼,漫步向砖瓦房走去。而目瞪口呆的温斌和张寒也被那对鬼押回了房子里,吴瑜和沈晗表情漠然地跟在后面。 +,+_tEM671  
    一进门,温斌和张寒就看到一条巨大的舌头像蟒蛇一样长长地垂在地上,来回扭动着,上面布满了尸斑,但在那些尸斑上又有一些粉红色的肉芽。更加恐怖的是,在肉芽中间长有好几根小舌头,像婴儿的小手一样向外张着,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儿让温斌和张寒差点儿窒息。 6'M.]vsQ  
    两个人顺着舌头看去,才发现舌头的一端就连在陈仲一嘴里,原来这才是陈仲一真正的舌头。 56hHK fuk  
    张寒和温斌都被身后的鬼死死困住,温斌徒劳地挣扎着,对着陈仲一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FAYUzE^}  
    陈仲一打量着两个人。垂在地上的巨大舌头动了动,竟然说起了话,是陈仲一的声音: Zjs<eJ ,<  
    “你们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舌头吧?看在多年同学的份儿上,就告诉你们吧。”舌头扭动了一下,向二人讲述起了舌头的真相: Sf.D',  
    鬼确实可以凭借舌头获得肉身,但鬼到底是鬼,那样的舌头并不能维持很久。过不了多久,舌头就会腐烂,必须不断有新鲜的舌头才能拥有长久的肉身。 YTq?,p6g  
    但还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可以永远拥有肉身,那就是饲养舌奴! EM#R g5n  
    舌头是肉身之灵,可以品尝味道,感知冷热,但最重要的是代表人的想法,人的一切想法都要借助舌头表达。 sIYYq8  
    饲养舌奴就是在舌头腐烂前,把新鲜的舌头寄养在现有的舌头上。他的舌头受你操纵,那这个人就是你的舌奴了。因为自己舌头说的话一定会听从的,舌奴又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进食,这样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为舌头补充阳气,拥有永恒的肉身了。 {3,/DEP  
    你的前女友和沈晗的舌头都在这里,他们俩都是我的舌奴,我把两条腐烂的舌头放在他们身上,这样他们就能像活人一样进食了。 IAr2r5'{  
kA,Nzx  
B35i~9z  
eNLo@hBi  
~[1%k:\i  
    说着,巨大舌头上的一条舌头动了动,沈晗就像接到指令一样,一把握住身边吴瑜的长发。只听一阵皮肉撕裂的声音,就看到沈晗手里抓着吴瑜的长发,头发根部连着一块血淋淋的头皮和头骨。而吴瑜的头顶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血淋淋的脑子和密密麻麻的神经,裸露在空气里。 QqaX|{n+@'  
    沈晗的另一只手插入吴瑜的脑壳里摸索着,没一会儿,便掏出一个完整的脑子。脑子上还冒着热气儿,血浆从沈晗的指缝儿里“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G/3?.2r1  
    沈晗把脑子放到巨大的舌头上,没想到舌头竟然像长了嘴一样,一口把吴瑜的脑子吞了下去,响起了“吧唧吧唧”的咀嚼声。乳白色的脑浆和血混在一起,顺着舌头流淌下来。 (Vjz)93h  
    舌头打了一个饱嗝儿,又接着说:“现在你们俩也来成为我的舌奴吧!” 0u:qo %D5|  
    吴瑜和沈晗动作僵硬地向张寒走来,隔着很远,张寒就能闻到它们口中腐烂的舌根发出的难闻气味儿。 GM%G=  
    张寒的口被沈晗粗鲁地掰开,涎水顺着他的嘴角不住地向外流。吴瑜面无表情地把手伸进张寒的口里,张寒感觉到舌头被一只冰凉的手紧紧地抓住了。 q ;V`~1`  
    吴瑜猛一用力,生生地把张寒的舌头给撕了下来,张寒痛苦地摆动着身体,但身体却被身后的舌奴死死地锁着,他的口里瞬间喷出一股鲜红的血箭,染红了吴瑜的脸。 JT#V y)`pA  
    满脸是血的吴瑜攥着张寒还在跳动着的舌头走向陈仲一,把舌头放在巨大的舌头上。就看到舌头贪婪地张开口,把张寒的舌头吞了进去,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XX5Y3J  
K*'Y ?6@  
4?bfvr_'=Q  
&)O^qD!7  
wCVo63 g  
    张寒口里还在向外喷着血,他表情痛苦地张了张嘴,但只能发出一阵“呜啦呜啦”的声音,根本没法再说话。而他们身后那条巨大的舌头已经停止了咀嚼,它发出一阵瘆人的呻吟声,高兴地说:“真是美味的舌头啊!” HL1Kr!];  
    两条小舌头又动了动,吴瑜和沈晗得到指令后一步一步地向垂死的张寒走去。 F,93!a\1  
    心与舌 ?rr'*ju  
    看到张寒的惨状,温斌心如刀绞,他冲着吴瑜吼道:“吴瑜快住手,那是张寒啊!” X S4@c+Y  
    听到温斌的话,吴瑜竟真的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着张寒。 ;~=j$7]=  
    见状,陈仲一冷笑一下,小舌头动了动,吴瑜又恢复原样,继续向张寒走去。 YDC>b-  
    张寒满嘴是血,无力地抬起头看了看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吴瑜,苦笑着闭上了眼。 dCH@KY|&4  
    吴瑜抬起指甲锋利的手,对准了张寒的心脏。 %#Y;-fn7\  
    张寒等着心脏被刺穿,却听到耳边传来头骨破碎的声音。他睁开眼看向身后,却看到身后舌奴的脑袋被吴瑜的手掏出一个巨大的窟窿,破碎的骨茬儿和血块零零碎碎地掉在地上。 ^\'?G51=+  
    随即,张寒便感觉到身后一松,捆住自己的手松开了,他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吴瑜。 ^ O*4zw  
    缺了半个脑袋的吴瑜面目破碎,没有了舌头的她只能用嘴型告诉张寒:“快逃……” l&?f?ju4  
    看到这一幕,陈仲一怒不可遏,巨大的舌头疯狂地甩动着,愤怒地说:“真该一开始就把你的心也一起吃了!” =1*/_kW  
    绑住温斌的舌奴得到命令后和沈晗一起逼向吴瑜。吴瑜和两个舌奴厮打起来,脑袋烂掉的舌奴也从地上爬起来,摇晃着向吴瑜走去。以一对三,吴瑜很快便落入下风,身上被三个舌奴的利爪戳出一个个血窟窿,汩汩地流着血。但她咬住牙屹立不倒,保护着身后的张寒和温斌。 c XjzuEj  
    温斌一把拉住奄奄一息的张寒,对他说:“快走吧!” Q@w>5_Q1  
    张寒停顿了下来,他看向吴瑜。哪怕没有了舌头又怎样?我还有心!我没法再用舌头说爱你,可我的心永远都属于你。不论生死……想到这里,张寒猛地甩开了温斌的手,他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目光坚定地看了一眼温斌,随即便用尽全身力气向身后的战场奔去。 =Wo:K[4  
    看到好朋友坚定的样子,温斌也怒吼着奔向舌奴们…… -#0 gf!T  
\6m}g2m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3 06-23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 正确答案:爷爷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