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临终记忆 TXT小说(完结)作者:北屋
katank 在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8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7103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40109
城堡币: 2588 个 充值
经验值: 61391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3975 点
转盘点: 1238 点
7月发书点: 248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632(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7-11
[28857]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20-06-23 16:14:53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临终记忆 TXT小说(完结)作者:北屋

    1、肖像 W; do`| y  
    李小乐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如同两颗宝石一样,它们总是散发着兴奋的光芒。只有对眼前事物保持高度兴趣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眼睛。 _W6+gtw  
    这天晚上,李小乐的眼睛更加明亮了,他坐在宿舍楼后面的凉亭里,对眼前的两个人侃侃而谈: “王钊是个非常喜欢音乐的人,一般情况下,这种兴趣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受到了身边人的影响。他喜欢音乐,是受到一个从未谋面的人的影响。” [c^LLyO\D  
    凉亭里一共有两个听众,一个是李小乐的朋友,名叫陈耀;另外一个叫小欣的女生,是陈耀的女朋友。 kwv&[  
    “据说,王钊五岁那年,有一天深夜,他从睡梦中醒来,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从他窗前经过。而这个人,当时就哼着一首旋律古怪的歌。小孩子都比较好奇,王钊居然趴在窗台上,仔细听了起来,直到那个人走远,歌声才消失。第二天早上,王钊在吃早餐的时候,忽然哼唱出了那首歌的旋律,听到这个旋律,王钊的父母脸色大变。”李小乐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们面色凝重地询问王钊,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听到这首歌的。王钊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出来。王钊的父母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再说话,就在当天的下午,王钊的父母用木板封住了王钊卧室的窗户。” CXSG7/rfN  
    “他们为什么那样做?”小欣好奇地问。 hyc( .a|  
    “因为,”李小乐神秘地一笑, “就在当天晚上。王钊的卧室传来了疯狂的砸窗户的声音。那个曾经经过王钊窗外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要闯入王钊的卧室!你们想想,如果卧室的窗户没被木板封上,会有什么后果?” Hk!rRL\j,  
    小欣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陈耀拍了拍小欣的肩膀,笑着说:“你还不知道小乐吗?他最喜欢编故事吓唬人了,别怕!” s}#\rM[u  
    李小乐的脸色一下变了:“你认为我是在编故事,你不相信我刚才所说的?” o.3#]|kU  
    陈耀微微一笑,伸出了两根手指:“你的故事里,一共有两个漏洞,第一个漏洞是,你所说的王钊,我认识,不过,我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第二个漏洞是,王钊没有舌头,根本没有办法唱歌,他又是如何表现出对音乐感兴趣的呢?” Db`Tc=  
    李小乐忽然跳了起来: “什么?王钊没有舌头,这怎么可能?” d5d=6e3  
    “忘了告诉你了,王钊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意外,舌头断掉了。”陈耀淡淡地说。 cs}\{qqRT  
` SSj  
o=/F>}  
K6T&C{  
IVCfthk0  
    “不可能!昨天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在网吧遇到了一个叫王钊的人,刚才的故事,就是他讲给我听的!” qP?:\|  
    忽然,旁边的小欣捂着嘴巴大笑起来,笑得李小乐和陈耀面面相觑。笑着笑着,小欣敲了一下陈耀的脑袋: “你们还不明白吗?你们所认识的王钊,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这样吧,你们把自己所认识的王钊画下来,对比一下,就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了!” ih1|pNKQ  
    这三个人都是学美术的,随身都带着素描纸。听到小欣的话,相互不服气的李小乐和陈耀,都趴在凉亭的石桌上,开始画王钊的肖像。很快,两幅肖像完成了,小欣笑着拿起那两幅肖像,一对比,忽然,笑容凝结在了她的脸上。 o,F@,  
    她的眼神中,开始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j6u0/`ktr  
    小欣为什么这么害怕?李小乐和陈耀都觉得不对劲儿,他们把头凑过去,这才发现,肖像上果然是同一个人。 (.X~g4  
    “昨天晚上,你真的遇到了他?”小欣动作僵硬地转头看向了李小乐,“可是,十点钟的时候,他明明一直站在我们宿舍楼的外面!” tr\ *ZY  
    2、两个 F1*}WZ#  
    昨天晚上九点多,小欣来到寝室的窗前,就发现了一个陌生的男生。那个男生穿着整洁的黑色西装,捧着一束百合,静静地站在花坛的中央。 j9AW[86^1  
    花坛里开满了月季花,在鲜艳的花朵之间,男生手里的那束百合就显得非常显眼了。 s6jMU  
    “又有人要表白啊!”小欣旁边的室友羡慕地说,“不过,要表白的话,也不需要穿得这么正式吧?” %B>Ya_R88  
    的确,男生身上的西装太过正式,反而让小欣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而且,最奇怪的是,男生所站的位置,被月季花遮挡,除了高处寝室的人能够看到他的存在,别的寝室的同学或许根本看不到他。 a#Yg4Ve:  
    在宿舍楼前表白的场面,小欣见得多了,对男生这拙劣的表白方式实在无感,就离开了窗户。 2*{P't~i  
NRBf2Z5U  
M\D$_}Ur  
:3A6N5?]V  
f$/,(FcM.  
    深夜十点多的时候,小欣的一个室友去关窗户,忽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哎呀,那个痴情男真是个傻瓜,他还站在那里,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改变。难道他不知道吗,如果一个女生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他的表白,就说明那个女生根本不喜欢他。唉,真是太傻了!” g(@%hK EL  
    小欣当时只是一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直到这天晚上,她看到李小乐和陈耀所画的王钊的肖像。 [q`j rW&2  
    她吃惊地发现,肖像上的王钊,就是楼下的那个痴情男,同时,一个可怕的疑问出现在了她的心里——昨天晚上十点钟的时候,王钊一直待在女生宿舍楼的外面,他怎么可能会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5Cs sLP%  
    听到小欣的讲述,李小乐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 “等等!你刚才说,王钊穿着黑色的西装,手里捧着一束百合花?” P7w/Z[  
    小欣点了点头。 zuSXyEu!  
    “也许,他不是在表白!你们见过有人在夜里用百合花表白的吗?”李小乐激动地在凉亭里走来走去,“不过,我倒是见过穿着黑色西装,手捧百合花的人。” (nK@Yy]t9'  
    “在哪儿见过?”陈耀皱起了眉头。 |SJR;7mn9R  
    李小乐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在棺材里!你们没有注意到吗,站在女生宿舍楼前的王钊,也许根本不是活人,那很可能是他的尸体!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能够在同一时间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小欣所看到的王钊,其实是王钊的尸体,而和我交谈的那个王钊,也许就是王钊的鬼魂。一个人的身体无论多么残缺,他的灵魂都是完整的。陈耀所认识的王钊,是还活着的时候的王钊。而我遇到的王钊,有着舌头,这点也验证了我的猜想:王钊已经死了,对我讲述往事的那个王钊,真的是王钊的鬼魂!” ^{ffgB/W~  
    一阵冷风吹过,凉亭里的陈耀和小欣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 oO4_u<Cjr  
    李小乐说的话很有道理,但真正让小欣感到害怕的,是李小乐对这种事情的狂热超出了她的想象。她怎么也想不到,曾经遭遇过王钊鬼魂的李小乐,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有些兴奋。 Dh!^ot9}@  
    “别说了!”小欣脸色苍白地站了起来,“我想回去了。” %~Y{9w6V  
    陈耀急忙站起来,陪着小欣离开了凉亭。 V Y=OpO$(  
    李小乐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微笑着看着陈耀和小欣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当二人的身影完全被黑暗湮没,李小乐的笑容忽然消失了,一瞬间,他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失魂落魄地坐在了石凳上面。 98@xPiZ]j=  
    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ZU}f a:E  
    只见他伸出颤抖的手,按住了耳洞里的耳机:“你应该都听到了。王钊,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陈耀和小欣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 Pi' E?  
    耳机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响起了王钊的声音:“我也想知道,它们的记忆里,为什么都有我……” Q#El--X2m  
9b8! ;1)  
/$~+?}Tq}  
    3、记忆 A\=4#1 P??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 RYG'e<;O  
    昨天晚上,李小乐正走在去网吧的路上,一个陌生的男生忽然拦住了他。这个男生自称“王钊”,说是有一件事要找李小乐帮忙。 YK*-Jm#d  
    李小乐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他忍不住问:“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elXfvZ p  
    “明天晚上,我想让你和凉亭里的那两个东西交谈一下。”王钊笑着说。 r`/[Vi  
    听到这句话,李小乐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因为他知道,所谓的“凉亭里的那两个东西”,和最近学校里发生的一件怪事有关。 |^K%' c  
    半个月前,李小乐的室友陈耀失踪了,而时隔三天,陈耀的女朋友小欣也失踪了,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谁也找不到他们。可是,到了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陈耀和小欣却以一种可怕的方式再次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LJ|MMeX  
    那天晚上,有一个男生无意中看到在宿舍楼后面的凉亭里,陈耀和小欣相互依偎着坐在石凳上。这个男生以为这两个失踪的人终于出现了,急忙喊上室友向凉亭跑了过去。可是,当他们来到凉亭之后,却发现陈耀和小欣已经不见了。 8NHZ8`O5  
    第二天晚上,宿舍楼里的男生再次看到陈耀和小欣出现在凉亭里。这次,却没有人敢再去凉亭。因为,就在这天的早上,有人在学校外面河沟的淤泥里,发现了小欣的尸体…… -X+v" .k  
    出现在凉亭里的,根本就是陈耀和小欣的鬼魂! )hlR/h  
    这件事在学校里越传越离奇,就连一向胆大的李小乐都忍不住后背发麻。所以,当听到王钊要他去凉亭和那两个鬼魂交谈后,李小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f:z(o  
    “人死去之后,生前的记忆都会消失,只有一些刻骨铭心的记忆才会留在它们的心里,特别是他们临终时的记忆,永远也不会消失。”王钊笑着拍了拍李小乐的肩膀, “你知道,陈耀和小欣的死,一直存在着巨大的谜团,如果能够让它们说出自己的临终记忆,或许就能知道他们的死亡真相。明天晚上,你向陈耀讲述一件他生前遭遇过的一段刻骨铭心的怪事,也许就能唤起他的临终记忆……” Fd'3*'  
    这段“刻骨铭心的怪事”,就是李小乐在凉亭里所讲的那个王钊五岁时遭遇的怪事,事实是,这段往事是陈耀所经历的,李小乐只不过把故事中的“陈耀”换成了“王钊”。 H~d=p)D)  
    “你为什么让我帮忙?”李小乐问王钊。 B0? f}&  
    “你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这点从你的眼睛里就能看出来。怀着巨大好奇心的人,胆子也一定很大。”王钊这样回答。 N#Ica)|xSO  
uw{iQt  
.'|,i<  
^" xUJ'w5  
|" 2 h  
    王钊说对了。李小乐的确是个胆子很大的人,他只犹豫了一会儿,就决定帮助王钊揭开陈耀和小欣的死亡真相。 R &nT`O-M  
    于是,就在这天晚上,李小乐出现在凉亭。让他大感意外的是,陈耀和小欣似乎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李小乐按照计划,把陈耀五岁时的遭遇讲述了出来。接着,出现了一个让李小乐怎么也想不到的结果——陈耀的记忆中,居然存在着王钊,而且,这个王钊,没有舌头;小欣也很快记起了王钊,不过,在她的记忆中,王钊却是一具捧着百合花,身穿黑色西装的尸体! -`*(B.G>  
    这场谈话,李小乐不敢继续进行下去了,他根据谈话的内容,杜撰了王钊是鬼魂的谎言,果然,谈话因此而结束。 M%[5+%7v  
    当陈耀和小欣离开之后,被压抑了很久的恐惧终于爆发了,李小乐的心里出现了两个巨大的疑问:一切都按照王钊的计划在进行,为什么陈耀的临终记忆却没有被唤醒呢?还有,他们的记忆中,为什么会出现素不相识的王钊? jeNeKt}L  
    李小乐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了,他急忙离开学校,来到了学校外面的一栋废弃的大楼楼顶。 _47!  
    楼顶上,王钊正等待着李小乐,他闭着眼睛,似乎正在苦苦思索着什么。当李小乐出现,王钊忽然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了李小乐:“也许我想错了。在凉亭里,并非有两个鬼魂,而是一人一鬼!” !EF?#/'i  
    “你说什么?”李小乐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swkhgq5U,4  
    4、真相 QOaX5Jp<}g  
    “陈耀和小欣几乎是同时失踪的,当发现小欣的尸体之后,我下意识地认为,陈耀也已经死了。”王钊激动地搓着自己的双手,“不过,从刚才你们交谈的话来看,你并没有唤起陈耀的临终记忆,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我刚才一直在思考事情为什么会出错,终于,我想到了唯一的可能:陈耀之所以没有被唤起临终记忆,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死!” MP6q#~a@  
    李小乐和王钊都先人为主的认为,陈耀和小欣是死于相同的原因,那么只需要唤起陈耀的临终记忆,就能够推断出小欣的死亡真相。所以,他们只制定了针对陈耀的临终记忆唤醒计划。 ]@)Pv'!  
    可是,奇怪的是,这个让王钊非常有信心的计划,居然落空了。很快,王钊就想到了一个极大的可能:陈耀根本没有死! !m[ztR:D7  
]#"j S?2.  
`%XT$Mww  
    “我猜想,小欣死亡的时候,陈耀就在她的身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小欣变成了鬼魂,陈耀还是决定和她在一起,”王钊的脸因兴奋而发红,“当你按照我所制定的计划,向他讲述那个故事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你所说的是他的往事。不过,他不动声色地杜撰出他认识我的谎言,把话题给岔开了。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小欣的临终记忆却差点儿被唤醒…” F[>I4Mh  
    李小乐的大脑已经一片混乱,当听到王钊的最后一句话,他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你说小欣的临终记忆差点儿被唤醒,这是怎么回事?” "Z#:++1c  
    “你还不明白吗?”王钊苦笑了一声,“穿着黑色西装,手捧百合花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陈耀!小欣说她在昨天晚上看见过我,其实那不是昨天的记忆,而是她临死前的记忆。只不过当记忆汹涌而至的一瞬间,她只记住了肖像上我的样子,因此记忆发生了错乱。陈耀的装扮,是死人即将人殓时的装扮。我想,在他们失踪的那天晚上,陈耀就带着这样的装扮站在小欣的宿舍楼前。这身装扮,向小欣传达了一个可怕的信息:他想和小欣一起死去!那天晚上,二人应该是要结伴殉情!” !WYCQ  
    听到王钊的话,李小乐惊慌失措地后退了两步,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nC2Tg/2  
    他记得,就在不久之前,陈耀兴高采烈地带着小欣去见自己的家长,回来之后,二人的神情一直非常沮丧。难道,那个时候,他们就决定要做傻事了? 6G//R"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来到了学校外面的河沟,小欣率先死去。可是,陈耀却在死亡面前退却了,他躲了起来,不敢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直到有一天,他忽然发现了小欣的鬼魂……” |FVEsE^x  
    李小乐张大了嘴巴,接下来的事情,他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陈耀怀着愧疚的心情出现在小欣的面前,他发现小欣已经失去了死亡的记忆。于是,每天晚上他都会出现在凉亭,陪着小欣… TwfM63aO  
    难道,真的是陈耀害死了一直深爱着他的小欣?李小乐瞪大了眼睛,失魂落魄地下楼,接着,他冲进学校,愤怒地喊着陈耀的名字。 JRV}^P3  
    就在这时,一脸惊慌的陈耀从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冲了出来,伸手捂住了李小乐的嘴巴。 \ 3 k>\I  
    “小乐,你在干什么?” eqC,8-h  
    李小乐愤怒地大叫:“陈耀!是不是你害死了小欣?” F]:u8D;Mk  
    一瞬间,陈耀瞪大了眼睛,他张了张嘴巴,忽然失声痛哭起来。 O % x|Z|2  
    不需要言语,陈耀的哭声,已经说明了真相。李小乐颤抖着扬起了拳头,最终却只是叹息了一声。 tgp |'G)  
    眼前的陈耀,似乎已经哭出了所有的悔恨。哭着哭着,他低声说道:“我很想和她一起离开,可是,我没有这个勇气。当你说出我五岁时的遭遇后,我就感到很奇怪,不知道你究竟要干什么。小欣提议画肖像的时候,我故意把五岁时从我窗外经过的那个人的样子画了下来。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所画的‘王钊’,居然也是他……” A_rX+  
    “什么?你所画的那个人……”李小乐大吃一惊,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停了下来。  v:e_nW  
    因为,就在这时,一阵旋律古怪的歌声,从远处的黑暗里慢慢传了过来。 TRv m2;  
&n&Kr  
%'WD/N//JZ  
xE\.{>1  
    5、往事 } /} \=+  
    伴随着歌声,王钊出现了。听到那个歌声,看到眼前的这个人,陈耀惊恐地伸出了手指,指向了王钊: “就是他!五岁那年的事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小乐,你知道为什么我的父母当时要封住我的窗户吗?” h#9*K=Euy  
    “为什么?” QM8z $v  
    “因为,他是有名的怪人,我的父母怕我和他产生交集。那首歌,是他自己创作的,除了他,根本没有人会唱。就在我听到他歌声的第二天晚上,有人发现了他的尸体……” sQ,T%aP?@  
    说到这里,陈耀的身体已经剧烈颤抖起来。 Y}9_4t7  
    而李小乐的心,也早沉了下去。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这个王钊,早已经是鬼魂了。 c.JIDF}U9  
    接着,一个疑问出现在了李小乐的心中:这个已经死去多年的鬼魂,为什么突然对陈耀和小欣的事件感兴趣呢?想到这里,李小乐忍不住冲王钊大喊:“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lZ /$esB+  
    王钊的脸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那年,我突然死去了,我看到自己的尸体后,就知道自己是被害死的。可是,我却没有了临终记忆,唯一记得的是在我死前的一天,我经过一个小男孩的窗前,而这个小男孩学会了我的歌。我知道,只有那首歌,才能唤醒我的临终记忆,让我记起来仇人究竟是谁,可惜,我甚至忘掉了那首歌的旋律。于是,从我死亡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潜伏在那个小男孩的身边,希望他能够唱出那首歌,唤醒我的记忆。” 3XCD:jb  
MKF2}5'G  
c1l=QEiSv  
-a_8XB#W  
V#F(_ua]=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小男孩成为了一个大学生。可是,他始终没有再唱那首歌。更加让我愤怒的是,不久前,这个小男孩死去了……” %K:6VC(  
    李小乐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陈耀就是那个小男孩,他失踪之后,小欣的尸体就出现了,王钊因此认为,陈耀也死去了。不甘心的王钊,想要唤醒陈耀的临终记忆,这样的话,说不定陈耀就能够记起那首歌的旋律。 Z]-,1[XpN\  
    “我本来以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恢复临终记忆了,可是,刚才当你像个孩子一样失声痛哭的时候,一个熟悉的情景,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王钊伸手指向了陈耀,他的指甲,正在慢慢变长,“当年,我再次经过你的窗前,忽然看到你的窗户被木板封住,里面传来了你的哭声。我忍不住好奇地把耳朵贴在了你的窗户上,想要听听你究竟在哭什么。谁知道,就在这时‘砰’地一声,一根钉子透过窗户,剌进了我的太阳穴——我终于记起了那首歌的旋律,记起了我的仇人究竟是谁。我的仇人就是你——陈耀!原来,当时你不想让父母封住窗户,就赌气大哭起来。哭着哭着,你就拿起了锤子想要砸开木板,木板上的钢钉就这样刺进了我的太阳穴。后来,你的父母瞒着你,悄悄处理掉了我的尸体,始终不让你知道你曾害死过一个人……” G9uZI e  
    王钊的指甲,就像一排锋利的匕首,狠狠刺进了陈耀的喉咙。李小乐尖叫一声,瘫在了地上。  $r&|  
    只见王钊转过身来,看向了李小乐:“这将是你的临终记忆……” *w?dr !Gv  
    王钊向李小乐走了过去。 d`OJ  
    它的身影遮住了淡淡的月光,遮住了李小乐眼前唯一的光亮……  ;)HwxXI  
y"@)*RA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3 06-29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妈妈的妈妈叫什么? 正确答案:外婆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