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我的闺蜜不靠谱 TXT小说(完结)作者:果冻凶猛
katank 离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1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70461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41956
城堡币: 5378 个 充值
经验值: 64399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81 枚
发书点: 14028 点
转盘点: 1562 点
9月发书点: 1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982(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9-22
[29253]蛋[5001]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20-06-24 14:30:05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我的闺蜜不靠谱 TXT小说(完结)作者:果冻凶猛

    开学几天后,我们班那位因为家里有事而迟迟没来报名的女生终于到校了,听说班主任把她安排到了我们寝室。寝室里的几个姐妹都很好奇,来的是怎样的一个女生。王娜说: “她不会叫姗姗吧?” gQ0gLQ}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我问。 zT>R`0/  
    王娜笑了,她说:“你没听过‘姗姗来迟’吗?” Xg/'iP<K^c  
    王娜的话让大伙儿都笑了,然而当新来的女孩进门的时候,我的笑却僵在了脸上。眼前这个女孩我认识,她的名字叫胡静瑶。我不光认识她,还有些讨厌她。 ,9IT5ZW5~  
    其实,我和胡静瑶家住同一个小区,我们都属于个头高挑的女生,高考结束后,我们一起报名参加了市里举办的模特大赛。我和胡静瑶的梁子就是那时候结下的。 )/%;P#  
    模特大赛期间,我和胡静瑶经常一起逛街,有一天,我俩看上了同一款高跟鞋,我们的脚一样大,最后,我俩买了两双连尺码都一模一样的鞋子。并且,我们还决定就穿那双鞋去参赛。 t< ,r  
    后来,参赛的时候我忙着换衣服,我让胡静瑶帮我拿一下包里的鞋子,结果我穿着胡静瑶递给我的高跟鞋在T台上出丑了。那双鞋子的跟竟然断掉了,我摔了一跤,当时我拼命压制情绪,强忍着尴尬地走完T台,回到后台我就哭了。那一刻,我决定再也不跟胡静瑶来往。 n,gK~Ljv  
    鞋子是胡静瑶递给我的,那双鞋是我花了五百多元在专卖店买的,买的时候还好好的,五百多的鞋子不至于刚穿上脚就断跟吧?再说试穿的时候,我还特地仔细查看了鞋的质量,那质量真好得没得说。那双鞋之所以会立刻坏掉,一定是人为的。那个人不是胡静瑶还会是谁昵?鞋子是她递给我的呀! v :|6;G  
    那件事发生后,我彻底和胡静瑶绝交了,她给我打过电话,但我没接。 nvif.LPv  
    没想到一个月后,我们会在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寝室里见面。她看到我,脸上露出尴尬的笑: “你也在这儿住啊?” |E{UWkOz9  
    我不想搭理她,也不想跟她呆在一起,于是我提着包就走出了寝室。 <0VP)km  
    几天后,寝室里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和胡静瑶的关系再度恶化。 ~BvKR  
    胡静瑶的男朋友从国外给她带回来一瓶香水,有一回,她把香水放在桌子上,我的包就放在她的香水后面,拿包的时候竟然把那瓶香水碰倒了,还摔到了地上。顿时,玻璃香水瓶碎了一地,香水流得到处都是…… W[a.   
    我可以发誓我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但胡静瑶绝对不可能相信我,她一定会认为我是在报复她。没办法,我只好在一家香水店买了一瓶一模一样的香水放回了原位,并暗自祈祷她千万别发现不是原来那一瓶了。 Cyxtc#d  
    然而,我的期望落空了…… mbq*i q  
    那天,胡静瑶回到寝室后,闻到满屋子的香味,当时,王娜和陈*****都在寝室,她却立刻扭头看向我,问了一句:“是你用过我的香水吧?干吗一次喷那么多,搞得整个房间都是香气。” t.>3oQ  
    我没答话,胡静瑶拿起了桌上的香水,很快,她就看出来了,那瓶香水不是她的。 7b0!-HH`  
    胡静瑶说: “这瓶香水不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那瓶。我原来的那瓶香水瓶底有一个钢印,那个钢印显示的是我和我男朋友姓氏的首字母,香水是我男朋友专门为我定制的,全世界只有那一瓶。就算是买来一模一样的香水也无法冒充我原来那瓶。” :1|9u5  
XuXIx  
DKn%Q-bw5j  
    听胡静瑶这么一说,我知道一切都瞒不过去了,我不想连累寝室里的其他同学,于是,主动向胡静瑶道歉了。我说:“胡静瑶,对不起,你的香水是我打碎的,但我真不是故意那么做的,我不想引起你的误会,所以擅自买了一瓶一模一样的香水放回原位,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其实,为了买香水还给你,我花掉了一个月的生活费,没想到这瓶香水这么贵,为了这瓶香水,这个月我只能吃馒头了。” N;}5d1Soy  
    “你的意思是我害你浪费了一个月的生活费?”胡静瑶听了我的道歉,心里更不爽了。 8 I`1  
    “反正,我俩扯平了。”我低声说。 @0iP;x($)l  
    “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俩扯平了?向莉,到现在,你还认为那件事是我要故意整你,对吧?”胡静瑶急了。 V{p3W>P  
    “你俩吵吵啥呢?都一个寝室的,别伤了和气。”王娜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说,“走,我请你吃饭去。”说着,王娜就把我带出了寝室。  2i\#a:  
    我本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没想到,胡静瑶故意找我的茬儿。 d,(<zN  
    又过了几天,胡静瑶的手臂上,腿上,长出一片一片的疹子,她很生气地把香水摆到我的面前说: “向莉,你这人也太卑鄙了吧?把我男朋友送我的香水弄坏了,我本以为你已经买了新的还给我,我大度点原谅你也就算了。没想到你竟然买了瓶假货来忽悠我!你太过分了,害得我过敏长了疹子,还口口声声说买香水花掉了你一个月的生活费,你好意思说这种话么?” b,n$+lC>B  
    “你胡说 买香水的时候,我开了发票的。”说着我就急忙拉开抽屉去找发票。可是,老天故意要作弄我,香水发票竟然不见了。 pHk5 L#9]  
    “我买的真的是正品啊!”此时,我的辩解显得很无力,我急得快哭了。 s|xD-{kMQ  
    “我身上的疹子是怎么回事?我之前用这款香水没事儿,怎么一用你买来的这瓶就过敏了昵?”胡静瑶卷起袖子,伸出手臂给大家看。 SuVt8fE  
    全寝室的人都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我遭遇了信任危机。 f<p{6K[a<  
    我没再多说什么,我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U>ofGbwFY  
    晚饭时间,胡静瑶要了一份外卖,开学以来,她一直这样,从不吃食堂的饭菜。也许是连吃了几天的馒头,看到什么我都觉得好吃,我忍不住望着胡静瑶的外卖咽口水了。 "UBO  xb  
p%ZwaGCb  
C^]u<aK  
_DUI,ll!  
.rxC?Y  
    “要不这顿我请你?”胡静瑶看出了我的心思。 Ek]q=?  
    “用不着!”我还算有点骨气。 O K\qr  
    “我这份饭原价二十八,但我只花了八块钱,因为我有一大堆代金券。我也不记得这些代金券是什么时候领的了,反正每次出去吃饭,校外的小街上都有饭店的人发优惠券、代金券什么的,我随手就拿了,没想到这家菜馆代金券的金额这么高,能帮我省好多钱。今儿给你几张,你不说你这个月只能啃馒头吗?反正拿代金券吃饭不是我掏钱,是饭店请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胡静瑶不以为然地说。 9)T}&lIi  
    “好吧。”我想了想,接受了她的代金券。 K-:+E|  
    我点了一份二十二元的盒饭,用了面额为二十元的代金券,那顿饭,我只花了两块钱。饭菜味道的确不错。只是,我没想到刚吃完饭,没过半个小时,我的身上就长出了一些红疙瘩来,奇痒难耐。 y67Ni   
    我看了看胡静瑶手臂上的疹子,再对比自己身上的,我发现我俩的疹子一模一样。 gm2!=:Uptj  
    瞬间,我明白了,胡静瑶的疹子是食物过敏所致,并非是我的香水在作怪,我问胡静瑶: “你最近是不是都在这家饭馆吃饭?” uHu[q3$  
    “是啊,怎么了?”胡静瑶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6Tprq   
    “这家菜的食物有问题!”我说。 |&x[r:  
    “胡说八道!”陈*****顿时急眼了,“这家菜的食物能有什么问题,你别乱造谣” M93M'z|x  
    我不明白陈*****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她突然发脾气,搞得我们莫名其妙。 oo+{KFY  
    这时,王娜忽然打断了我们的争执:“陈*****,把你的笔借我用用。” nN;6=*i>  
    “你桌上不是有笔吗?”陈*****心情不好,说话的语气也不好。 \~Ywg_jT+  
    “桌上的那支不是写不出来嘛!”王娜说。 +R-2Fc9o7t  
    “我的笔在抽屉里,你自己拿吧。”陈*****依旧摆着臭脸。 N`G\k%  
    王娜打开陈*****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支笔,接着她拿出了许多“潮州菜馆”的代金券。她看了我们大家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陈*****脸上: “陈*****,胡静瑶的那些代金券是你给她的吧?” +oq+;^)  
    陈*****没说话。 Ez:o% y&W  
    王娜又厉声责问: “你说,到底是不是你给的?刚才向莉说潮州菜馆的食物有问题,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s7A,~=0K  
    “我不知道。”陈*****有些着急,她说, “潮州菜馆的食物绝对没有问题,那家菜馆是我舅舅开的,我怕你们出去乱说,影响他的生意,他家一家子就靠那个菜馆生活了。胡静瑶的那些代金券是哪来的,我真不知道。我不确定她是不是拿了我放在桌上的代金券,她不是经常在外面领代金券吗?也许她误把我的代金券当成是自己在外面领的了。” C5 x^E+:  
    “你别急,我不是针对你,我的意思是胡静瑶并不是因为用了我买的香水而过敏的。”看陈*****那么急,我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V?%)5 ^  
    “陈*****,你回答我一个问题,行吗?”王娜说。 C],]!,qeO  
    陈*****点了点头。 qF >@3y!  
    “你是不是喜欢戴维佳?”王娜问道。 jKE,c=g~  
    陈*****又点了点头。 " -%5HU  
    “这就对了!你舅舅的菜馆怎么炒菜你会不知道吗?一定是你舅舅的菜有问题,你故意把代金券放到桌上,让胡静瑶误以为是她自己在外面领取的。你的目的就是要胡静瑶过敏,你要她全身长疹子,这样她就没你好看了,因为你知道戴维佳最近跟胡静瑶走得很近!陈*****,你真卑鄙!”王娜用轻蔑的眼光看着陈*****。 awbQdY  
    “不是这样的!”陈*****没有过多狡辩,也许她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是白搭。 Q2F;[rC#ey  
MN?mJv0+  
Tj?K;EWm  
    当天晚上,陈*****一个人在寝室外的走廊上站了很久。她这个人胆小怕事,性格十分懦弱,被王娜这么一说,连寝室都不敢回了。 %.qNqP  
    夜深了,陈*****还在外面,我有些心软,于是,我走出去试图把她劝回寝室。 \a2b;N >  
    “向莉,我舅舅家的菜真没问题,我也没有想故意害胡静瑶,你相信我吗?”陈*****几乎要哭了。 dTVY7%[?  
    “我知道,我相信你,真的。走,回去睡觉吧,别想那么多。你的事,我一定会帮你查清楚的。”我的话没有违心,我是真心相信陈*****的。 -u>ifT&Q  
    我知道,王娜问陈*****借笔是假,要打开陈*****的抽屉翻出“潮州菜馆”的代金券才是真。吃饭前,我用过王娜放在桌上的笔,这事儿距离她借笔只有半个小时时间,那支笔分明轻易就能写出来,她却撒谎说写不出来。事后,我又偷偷用了一下那支笔,确认那支笔是能用的。 U<.Y{%gJ  
    同时,我还发现,陈*****抽屉里的代金券面额是十元一张,胡静瑶的那些代金券面额是二十元的。陈*****的代金券的使用期限早就过期了,我认为胡静瑶的代金券不大可能是陈*****给的。 SCM&U>;>P  
    王娜为什么要陷害陈*****,难道胡静瑶身上的疹子是她的杰作? xnJ</ ^`  
    为了搞清楚王娜到底藏了什么秘密,我开始主动接近王娜。有一天,我看到王娜递给胡静瑶一张卡片,还说: “你不吃食堂的饭,潮州菜馆也有问题,那我介绍这家菜馆给你吧,挺不错的。”当时,胡静瑶欣然接受了。 sDcbFYpb  
    另一天,我和王娜逛完街,王娜主动提出请我吃饭,我欣然答应了。 dy@aG{%[  
    王娜请我吃饭的那家店叫“王记小炒”,看样子,她和店里的人很熟悉,每次去那家店里吃饭,饭店的工作人员对她都十分热情。 (ia^4f<  
    吃饭的时候,王娜把包放在座位上,就独自走进洗手间里去了。我们结账要走的时候,她却发现手机不见了,丢了手机,她急得团团转。 7T<2P}!az  
    我只好随便安慰几句:“算了,我们回寝室看看,说不准你的手机在寝室里,根本没带出来。” K_Cbf^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王娜点了点头。 /7P y(/]  
    回去的路上,我看到路边有人卖卤花生的,我买了一袋花生给胡静瑶。其实,我和胡静瑶之间也没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只是彼此都嘴硬罢了。我想,我和胡静瑶总会有机会冰释前嫌的。 htYD}2~  
    没想到,我的愿望永远不能实现了,那天晚上,胡静瑶死在了寝室里。 *R kDLdUj  
    法医鉴定结果表示胡静瑶是因食物过敏而死,具体导致胡静瑶过敏的致敏原暂时还没找到。 b\HQhF=1Q  
    尽管我和胡静瑶之间有些恩怨,但我并不希望她年轻的生命这么早就凋落。我很难过,我问陈*****: “你是不是又给胡静瑶带饭了,带你舅舅开的那个潮州菜馆的饭?潮州菜里有虾酱你知道的,胡静瑶和我吃了潮州菜过敏后,我仔细研究了一下你舅舅家的潮州菜,发现他们喜欢在菜里加虾酱。是虾酱让我起疹子的,我猜胡静瑶也是因此过敏的,你知道吗?食物过敏最严重的后果就是死亡!” c .HCZDL  
    “我没有!我哪有主动给胡静瑶带过饭啊?我自己都不去我舅舅家吃饭的,我舅一家人开那么一个饭馆讨生活,我能占他的便宜去白吃白喝吗?更不会拿他的饭菜来做人情!”陈*****情绪很激动。 TS\^flWn  
    王娜不理我们,她拉开陈*****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瓶虾酱,问: “这是什么,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我们回来的时候,就你和胡静瑶单独在寝室,你给她吃了什么?” {xh+&  
    陈*****忽然激动得说不出话,也许是受到冤枉,她竟然哭着跑出了寝室。 1ih_ehw*  
    其实,我知道这一次,陈*****也是被陷害的。我没想到王娜玩的又是搜抽屉的这招。 ~."Hy[3  
[Skxt*6  
K&vdHOJV  
    王娜的手机是我拿的,我敢肯定王娜有问题。实在找不到明显的漏洞,我只好偷了她的手机,想在手机里找到一些线索。 KUj)Axm}$  
    在王娜的手机里,我发现了一条可疑的短信,短信内容是:米的妈妈来榨油,有羊,可做菜。 J DtY{  
    这条短信的收件人是王颢智。 :R@S:Iv  
    我是认识王颢智的,开学的时候,我看到他一直在追胡静瑶,胡静瑶没搭理他。据说王颢智早就认识胡静瑶了,暗恋了她好多年。 @,f</,m  
    王娜发给王颢智的短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胡乱猜想着,忽然,我接到一个电话,是胡静瑶的父母打给我的,他们让我帮忙先把胡静瑶的遗物整理一下。 LVyA4u\2P"  
    我开始收拾胡静瑶的东西,在她的遗物里,我发现两样重要的东西:一是一张王记小炒的名片;二是一本病历,病历上注明了可导致胡静瑶过敏的食物是花生! yqgVO;~'  
    胡静瑶过敏与香水,虾酱都无关。紧接着我按王记小炒的名片打了个电话过去,我问前台服务员: “你们的老板是叫王娜吗?” dlf*5]~n  
    “不是。” G&^qqwt-  
    “那你们的老板是叫王颢智吗?” KT5P5:"l  
    “不是,我们老板的儿子叫王颢智。” u[TY z$#  
    挂完电话,我知道了,王娜和王颢智家饭店的服务员熟悉,是因为王娜和王颢智关系不一般,她给王颢智发的那条短信:“米的妈妈来榨油,有羊,可做菜。”, “米的妈妈”是一个谜语,米的妈妈是花,因为花生米!王娜是要告诉王颢智她知道胡静瑶会对花生过敏,要王颢智吩咐后厨用花生油炒菜。从胡静瑶过敏的那一天起,王娜就在调查胡静瑶是因什么而过敏的。陈*****抽屉里的那瓶虾酱说不准也是她用来给胡静瑶吃了做试验的。 8/P_Sue  
    也许胡静瑶第一次过敏是因为误食了花生油做的食物,我却以为她是吃虾酱过敏的。胡静瑶为什么会有王记小炒的名片?这一定是拜王娜所赐。 f`6dV-pYw  
    王娜为什么要害死胡静瑶,又或者胡静瑶是吃了我给她买的卤花生死的? kw_W}2  
    我盯着王记小炒的名片发起了呆,这时候,王娜走进了寝室。她看到我的手边竟然放着她的手机,明显有些慌了。 |f>J+yIy  
    “我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王娜张口就问。 wbv!E gU  
    “我拿的,现在可以还给你了。”我觉得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对她隐瞒什么了,于是,我干脆直接问她, “你为什么要害胡静瑶?” S4 3A_MSh  
    王娜用惊诧的眼神看着我,过了好一阵,她才说: “胡静瑶把我的狗杀死了,我的狗就是我的家人,我家在农村,胡静瑶的姥姥家就跟我家在同一个村儿里,我家狗偷吃了她姥姥家的腊肉,她就把我家的狗杀死了。” 1s;vX|nz9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王娜在撒谎,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了。我假装相信了她的话,我说: “哎,我理解你,胡静瑶的确可恶,我也养过狗,养狗的人都是把狗当成家人的。” {"?9$S;s/b  
pBA?utL w  
{~YAM  
Ykh*9!Xu  
d]P8SjQ  
    过了一会儿,我又问: “王娜,你家的狗多大的时候换的牙啊?” :-l/`xu}U  
    “噢,八个月吧。”王娜说。 }Z>f,E7  
    “是吗?”我看着王娜,又问了她一遍, “你家的狗八个月大才换牙啊?” 王娜点点头。 +Y -/  
    “你撒谎,你根本没养过狗!狗都是四个月大的时候就换牙了,没有八个月才换牙的狗!你为什么要编这样的借口出来,你是为了帮王颢智顶罪吗?要害胡静瑶的人其实是王颢智对不对?是王颢智要你来查胡静瑶的过敏史的,是不是?”我不知道自己的猜想对不对,我只是一口气把它们全说了出来。 VIy.C/!  
    “你别胡说!”王娜急了,但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她说, “不是王颢智要害胡静瑶,是你要害胡静瑶啊!你买卤花生给胡静瑶吃了,我亲眼看着你买的卤花生。” y~z9ywX  
    “你卑鄙!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胡静瑶对花生过敏!”忽然蒙上不白之冤,我气急了。 .ufu#Kwz\!  
    “谁证明你不知道?反正陈*****也看见你把花生递给胡静瑶的那一幕了,你进宿舍楼的时候,还抓了一把卤花生分给管理老师吃,胡静瑶的死跟你脱不了千系的!”王娜说。 ^bDm!<Qw  
    我看着王娜那副卑鄙的嘴脸,气得浑身发抖。 z)\z8q%bU  
    难道明知道导致胡静瑶过敏的食物是什么,也不讲出来吗?难道明知道是王娜和王颢智害死胡静瑶的,也假装不知道吗? KBlxJkHz]4  
    可是,如果我说出了一切,王娜一定会讲一些对我不利的话,没有人能为我作证。 P;^Kt<|qV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成天只知道上网打发时间。其实,上网的时候,我心乱如麻,根本什么也玩不进去。无聊中,我打开了自己很久都不开的邮箱看了看。 H\LPcMx6p  
    我发现,邮箱里竟然有两封胡静瑶给我写的信。一封邮件是我给她买卤花生那天发的,一封是一个月前发的。 gC{v $;^  
    最近的这一封邮件里,胡静瑶写道: “向莉,谢谢你给我买卤花生,但是我对花生过敏,你买的花生,我拿给隔壁寝室的人吃了,今天不好意思当面向你道谢,所以写封邮件给你。其实,我跟你挺合得来的,我希望今后,我们能成为闺蜜。” 5=gG.&y  
    原来胡静瑶并没有吃我给她的花生,她当然知道自己对花生过敏的啊!想到这点,我觉得自己之前真是有点蠢,还担心是我买的卤花生把她害死的。 oM;l7z_J  
    接着,我又看了一个月前,胡静瑶给我写的邮件。邮件里,胡静瑶说: “向莉,对不起,高跟鞋的事情害了你。其实,我是把自己的高跟鞋错递给你了,我把自己的高跟鞋弄坏,是为了让大家记住我。你想啊,参赛的人那么多,优秀的选手那么多,要想被记住多难啊?我觉得在那些选手中,我真的是太平凡了,所以才想了个怪招,那就是把自己的鞋子弄坏,在T台上摔一跤。这样,我一定会被大家记住的,可是没想到我把自己弄坏的鞋子递给了你,搞得我们之间产生了那么大的误会。你别怪我啊,我不是故意的。” 9-H5D)j|n  
    那时候,胡静瑶给我打了很多电话,一定就是要解释这件事,我却没有接她的电话。原来胡静瑶跟我之间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是误会拉远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可是,这个胡静瑶办事也太不靠谱了,竟然想出这么怪的方法来。但,这个不靠谱的闺蜜,我认定了!我一定不会让她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 EAO-aIso  
    看完邮件,擦干了眼泪,我打算去派出所,把胡静瑶食物中毒的事说个清楚,结果,我在宿舍楼下遇到了王娜和王颢智。 A+y)_I  
    “我已经帮你弄死了那个女人,现在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了吧?”王娜一脸期待地望着王颢智。 UArPUgjPO,  
    “行,行,行。真烦!”王颢智不耐烦地说。 4>$jXnq6y/  
    王娜一把挽住了王颢智的手,她问:“真不明白,你有那么恨胡静瑶么?” &kz)-8b  
    “我恨不恨她,你管不着,我只知道我追了她五年了,都没成功。我得不到,我就要她死!”王颢智气愤地说。 h5TuBis  
    走在这两个人后面,我听到了一切,没想到王颢智是那么可怕的一个人,他竟然因为这样的原因,要王娜帮助自己害死胡静瑶。 h7;Krfq  
    我决定到派出所,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讲出来。我要为我那个不靠谱的闺蜜胡静瑶讨个公道! [_?.5]Me,,  
,Ac]53{:|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4 06-29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本文地址: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中国的首都是? 正确答案:北京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