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红颜,婆罗杀 TXT小说(完结)作者:陈晓之
头衔:实习版主
级别:沉静之湖泊

UID: 527135
总积分: 73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86
城堡币: 2424 个 充值
经验值: 671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68 点
转盘点: 57 点
7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63(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3-01-09
最后登录: 2020-07-05
[17]蛋[0]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20-06-24 16:14:50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红颜,婆罗杀 TXT小说(完结)作者:陈晓之

  楔子 囚困 P <1~7  
: XwG . K  
  宋宇醒来,是在一间密闭黑暗的狭小室内。门窗似被封死,看不到一点光,难辨日夜,不知时间。 x:'U@t wg  
uhiB%r2  
  怎回事?心内疑惑,他浑然不知为何在这。 >"Xt.wB4`  
Mg]fq  
  思索须臾,宋宇站了起来,自屋内走了一圈,把手抵在墙壁上摸索。墙壁很滑,一手黏腻,似长了厚重斑驳的青苔。 'IHeOXl  
-_PL'w  
  摸不到门窗—— }C==cQ  
mGc'GQu  
  他绝望而恐惧。 ^(MngNp  
tc( !d?x2o  
  忽而,一阵笑声传来,诡异阴森,宛若夜枭。 -l jC7  
xoHTjH?1h  
  是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mO l8]e  
D,hhY 1$2  
  骤然,屋内燃起鬼火。幽绿的、孱弱的光将屋子点亮,宋宇瞧见,一颗颗人头漂浮在空中,批头散发,面目狰狞,那些人头,都长了一张相同的脸。 81)l-]8  
ma%#5tdxm  
  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 \QY~CwS  
Oy*t=V  
  她眼睛是空的,漆黑两个洞,射出幽绿的光。嘴唇乌紫,似漆黑的锅灰沾染了猩红的唇膏。 J4d#IM{  
9O_- }L  
  女人笑了,露出尖锐的,宛若猫科动物的獠牙…… 7>e\Q,4i  
x7ig/-2`.  
  “啊……”宋宇惊恐尖叫,目睹女人的脑袋渐渐逼近,直到贴上他的颈——  + 5T`  
~zRyn=I\]  
  死劫 @RM<i5+  
p%b$xW  
  宋宇的尸体是两个星期后被人发现的。他住的地方较为偏远,平时不大有人来,又是独门独户。若非那日房东恰好收租,或许他腐烂成白骨亦未能被察觉。 P?\L}"<M  
a\)96#  
  他房东是为年愈四十的妇女,靠出租一些老房子过活。因了他的房租款拖了好几天,电话又不通,不得已只好上门。 6 :=YFZgd  
2RdV7F<6  
  但,她因而受惊。 S<U6!`33}e  
PfUG**  
  用钥匙打开门,还未进去,一股臭味扑鼻而来。房东厌恶到欲要呕吐,走进去,却看见宋宇趴在地上。 4UZ]<H  
m%S#cuT>  
  “该死,又喝了酒。”她内心愤恨,若今日宋宇不交租,便准备把他赶出去。 ty<[/[=@  
txMbC8w  
  走近一点,房东赫然发现,他并非喝醉,而是死了!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大量的蛆爬在他身上,把肉吃成一块一块。 1J5L}b  
[1E2(_ c5  
  怔了三秒,房东才报警。 b,5R,A1R  
1 Go~|u  
  警察到了,用不到二十分钟。几个年轻的警员忍住恶心抬走这具诡异的尸体—— :eT4\1MLl  
_cMv?S  
  死因系自杀,凶器是一把水果刀,上面只有宋宇的指纹——他用刀子凭喉部开始,一路蜿蜒腹部,将自己剖成两半! pYP1|ov/M  
v'fK'c  
  他大抵是疯了,警方以此为理由破案。 P ]z~  
:T<6c=esT  
  这件事轰动了几天,随着时间,便也过去了。 f/L?~,(Jl  
?`R8<ff:  
  但,有两人忘不了。他们是宋宇的朋友。 qp"UFa_Z>  
.C]P[hDQQ  
  因了这件事,两人聚在了一起。地点是一家比较僻静的餐厅,中午人很少,开了个包厢,就他们两。 5H ]-XP  
3>D0]*V  
  两人一个叫刘欣,一个叫夏伟。  1i/HayEz  
t^4GudR20  
  此刻,两人正襟危坐,桌上摆满菜肴,还有一瓶酒。但,谁也没动筷子,菜肴有些冷了。 M17QWhY  
<\,NmL\YW  
  夏伟看了看桌子,复而又剜了一眼刘欣。 r}@(Kk  
D/z)Nd*[  
  他开口了:“宋宇的死你怎么看?” ~h+1 ~  
%{QMLe,//  
  刘欣不说话,摆弄着筷子,夹起一块肉,一会儿放下,一会儿夹起,目光亦盯着那盘菜。 , <%wQc~M  
u`YwJ!c[t  
  夏伟拿起酒杯,呷了一口酒:“我不相信他是自杀,我觉得你也不会信。” Vvkka  
q?Po?T:  
  刘欣放下筷子看向夏伟,目光冷冷,不说话。 1r[r&Oo  
i 27RjU{_  
  夏伟又喝了一口酒,一饮而尽。酷烈的酒顺着喉咙划过食道,一路到了胃里,烫贴了五脏六腑。 BLeI+!V=  
2f.B"st8k  
  “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鬼神作祟。这个世界哪里有鬼?说白了,也只有活人才能装神弄鬼。”他语气镇定,似很有把握。 zW(Ol$\|  
aO%^2E  
  刘欣悠然地摸起桌上的三五,打出一根点上,吸了两口。烟圈吐出,缭绕在空气中,弥漫一片白。 <|FV/FL  
  夏伟咳嗽了一下。 NPOM{kAo  
T-qA  
  “你总不会是暗示说我杀了宋宇吧,我为什么要杀他?”刘欣面无表情,一脸沉思,仿若拷问。 !N~y9 UB  
V/nB_  
  “我可没这样说,你别多心。” /@<"A/'   
8!3  
  是一场角力追逐,两人彼此怀疑,因了一份“投名状”,又或许是利益,三人曾合谋一次活动,捞了一大票,但,谁都想拿大份,最好是独吞。 :[]V"p  
@P(_A NQ  
  “可能是他不小心走漏了什么风声,才惹来杀身之祸吧。”夏伟又补充一句,并喝了一口酒。喝酒时,他故意抬起手,遮住半张脸,却又不住用眼睛余光去瞄刘欣。 r.8+3  
hq"&3W-P  
  刘欣很镇定,自顾自抽烟。 \/s(XWX  
.e'r4\  
  一顿饭吃完,两人匆匆告别,各自回家。 76 *l =  
ju2y}R'  
  回去已经很晚,天开始有点黑了。夏伟推开门,妻子沈琼做好了一桌饭菜。他在门口换好鞋后走了过去。 }jq&XGF@/  
&5'm@w%O>  
  “回来了?”沈琼说。 iTgAII  
=QZ'clf  
  夏伟点了点头:“嗯。” @4$]9T@6&  
`Sz4/>D2A4  
  他径直走向厕所洗手,准备吃饭。 w=3 1 dptl  
sZu7  
  对于沈琼,夏伟是十分中意的,两人相识时间并不长,但一见钟情,彼此对眼,火速走入婚姻“围城”。 vdR$-*hJ  
+\7.rcr!  
  然而,于夏伟而言,这婚姻绝非一次“活埋”,更多的,是明智的选择。 G\<3 V}  
`uZ4A/B  
  他深爱沈琼。 a]|~}jKh  
q%aTI'NTY  
  吃过饭,两人看了会电视便去睡了。 @3REBg8CW  
sV]GhX>B  
  噩梦 bos]Hp4  
;i{GwO0oq  
  晚上,夏伟发了一宿的噩梦,与刘欣有关——他梦见两人在一间古墓内争吵,一气之下,夏伟抄起一把水果刀,狠狠刺向刘欣,将他刺了一身的窟窿。 Na 0O_[E  
E#~PS!K7  
  赫然醒转,天还未亮,发了一身汗,黏腻地贴着皮肉,让夏伟感到格外的不适。 #9d_nf\YB%  
TY*%&9\5  
  更让他发憷,是空气中似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腥味,仿若人血。 "UPU*1e(<  
4 LYu?l}5  
  呵,真可笑,做个梦而已,竟然把自己吓到?他摇头下床,趿着拖鞋去厕所冲凉。 }@mE+L$  
%_ y7:\a  
  洗完澡,彻底不困了,又不欲回到床上,怕扰了妻子好梦。他径直去厨房,打算看看冰箱里是否还有吃食,欲就着一部电影享用。 Io<*G_q  
wU&.] ?e  
  打开冰箱,下面塞得很满,但大多是剩菜,懒得热,又怕发出噪音,他伸手到冰箱下层摸索,想看看是否有一些零食。 h!Sb.Cu$  
. "FCJNZ  
  忽而,他手一痛。抽回一看,上面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伤口极深,似利器所为。 )Mv6 O)=  
GTP^Dm,  
  奇怪,冰箱里怎会有尖锐物品?边思索便去找药箱。 YNq)jHY  
?dOjm_kpQ|  
  好不容易止了血,带着好奇,夏伟重回厨房,一件一件将冰箱内的东西取出,赫然瞧见,最里面,一把血淋淋的水果刀安详静躺。 7lA\Ej  
,J`E:oz  
  夏伟蹙眉拿出刀子,仔细观摩,觉得好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思索一阵,猛然想起,是梦里! qA= q>I  
ZwR 2q6J  
  梦中,便是这把刀杀了刘欣。 c;0!<:  
^!7 { o  
  但,家中并无这把水果刀!哪来的——又发了一身冷汗。 v?|)K;Y  
:Kxi8#1  
  只一瞬,脑海一片空白,一个模糊而诡异的念头仿佛是追随活人的影子,步步逼近,压抑得夏伟心脏慢了半拍。 Z5&V3WeY  
P{3eLza4yr  
  他急急把刀子塞入洗手台的抽屉里,复又去换了件衣服。 $Iw?)2u  
x(%]>>f@%  
  尔后,坐在客厅盯着电视发呆了后半夜,始终心绪难安,可能是第六感。 z x 'g  
}%+j#uevj  
  终于天亮了。 %je6<wkQ  
&c2vO84+W5  
  夏伟匆匆吃过早饭便离家,他径直去了刘欣那。 4 ?Z4xI n  
g,r*`V@+  
  但,敲了半天的门,邻居都惊动,刘欣都未有出来。住他家隔壁的,是一位中年离婚的男人,五大三粗,为人暴躁。 1^,dJWo  
#E#=r  
  他恶狠狠瞪着夏伟:“一大早干嘛,你有病啊。” (\5Mk0}BO  
~7mmMt:  
  男人体格魁梧,夏伟显然不是对手,只得认错:“对不起,我找我朋友。” 5zl9kI,O  
0X_1=e  
  “不会打电话啊。” xalK/pw9  
MCY`E*PlD  
  “我打了没接,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qP"&ac  
  男人不欲多言,未等夏伟讲完,碰的一下关上门。夏伟摇摇头,叹息一句,走了。 E;OfRt.-1  
2', =rm@  
  尔后,夏伟并未回家,他走到一所公园,坐在长椅上,抬头打量天空。 :YWDTs*  
oxx((  
  内心的不详愈加浓厚,或许是天赋使然,自小若有事要发生,他总能预知一二。上次宋宇出事前他亦是这般,似五脏六腑纠结的不舒服。 L;-X|>x  
sAid[?F!0  
  渐渐,天黑了。 = x:FK  
A&5@FHp1>  
  回家前再度去了刘欣那,照旧敲门好久,照旧挨男人的骂。 =-$wlSHP*  
;KOgHa  
  他内心狠狠诅咒那粗鲁的汉子。 /Q}mQ/  
3f$>ud_8K  
  回家已经七点了,沈琼做好一桌子饭菜正等他回来。两人耳语几句,便开始吃饭。吃过饭,就着沈琼洗碗,夏伟又打了两个电话给刘欣,照旧未接通。 s4&;8},} >  
R?v!UQ.  
  一晚上,心神不宁。 _\7!a6  
_6M`[K$y  
  无头尸体  z_x>_j  
VA*M[Hr}  
  入眠又是噩梦,这次更清晰。夏伟梦见刘欣在对自己哭,但,只看到刘欣的脑袋,身体却不见。 Z 6#{D^  
R9&p0k^!V  
  他一脸血泪,口鼻亦淌血,每一次恸哭,都呕出大股大股鲜红。 x-hPdoj  
/,qj~SkD  
  “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u:pK-[R^  
!)*30"  
  “什么?”夏伟听得不大清楚,欲要追问,刘欣的人头飘远了。 yZW&G3)t.  
7^-$t(50)  
  夏伟紧紧追在后面,赫然,梦醒了过来。他身上又是一身汗,猛地从床上坐起,不慎吵醒沈琼。 E`[i]^@>  
%zfRY4 x  
  “怎么了,老公?” =.+x+~3[  
Pq:'\d&Lw  
  夏伟摇摇头:“没,你睡吧,我去厕所。”他下了床,但,走到厕所时,却没有进去。直接转身,去了客厅坐着。 X!L^tzl+J?  
Y')-p"H  
  一身汗,渐渐被捂干。 "D)ww.+H  
 j"9  
  次日,他怀揣着不安情绪又去找了刘欣,但无功而返。第二日,第三日……一连几日都如此。 0B>S~67t  
5#9@8Sc  
  直到一个星期后,刘欣的尸体被人找到。 6v Z# *po  
]%KbKb  
  他的尸体是在他家被发现的,照旧是邻居,照旧是臭味——就近这段时间较为凉快,所以尸体腐烂被延迟,直到一星期后,那臭味才渐渐发散。 F9t>g F0_  
iNE!jn9Tz  
  夏伟刚好撞见那一幕。 QMq@9SfjU  
lNIZ$Rru  
  那五大三粗,为人又野蛮的邻居吓得尿了裤子,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警察搬尸体时还被他挡住。 jDg]5mdwJ0  
!w5dDWj  
  推了一下,人却倒地。 "ii%DMq>  
"Oo%N-i  
  一时间场面乱了,望着地面抽搐的男人,还要叫救护车。 >3z!>t2  
;-`.a.s  
  夏伟亦痴然,怔怔地打量一切。他看见被白布盖住的尸体没有鲜血淌出,无法确认死因。 s3Z4kaE  
(<X}xTZK@  
  赫然,吹起一阵风,布被吹走,尸体露出。 `<bieDc]  
&aI c0YW  
  夏伟瞧见,刘欣的脑袋与身体分家了。伤口十分整齐,证明凶徒手段的利落。 ptQ:s\u4!k  
kfaa&d9 _  
  刘欣的脸似乎被冻过,发黑,发白,嘴唇乌紫并张开,似欲要诉说什么。赫然,夏伟忆及昨日梦中刘欣的话。 hX:5I  
:*QptsJ   
  渐渐清楚了。他说的是: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Y7 RJR|V`  
,+&3F3/  
  猛地脚一软,拼命忍住才未倒地。略微好转,他即刻上前一步,拦住警察:“警察先生,我……我是死者的好友,请问他……他是怎么死的?” 7^o2<w7  
;?-TzWu  
  年轻的警察摇摇头:“这个我们还要进一步确认,刚刚勘察了现场,并没有发现有人进去过,门是从内反锁,凶器也下落不明。” \Mf0Z  
gdn9<h4[  
  尔后,又自警察嘴里得知,刘欣的脑袋被人放在冰箱上层冻了许久,而身体则躺在床上…… 3X4*9Q-.  
[)Y`J7" W  
  夏伟不记得是怎么回家的,他一回去便不大好,身体害了病,发烧,想吐,说胡话。是受惊过度的表现。 B$ PIm5v\  
8AI@`KCGA  
  昏昏沉沉间,夏伟不住发梦,梦到的,都是三月前的场景。 =v$cFQ0  
M"z|K^n  
  盗墓 `+u  <q  
ayUq?-L8  
  三月前,三人合谋做了一笔“大买卖”。他们挖了明朝一位妃子的墓。 V]PD_h23  
  关于那位妃子的传说已经好多年了,被世人描摹的多了几分诡异。相传,乾隆年间,乾隆皇帝欲要为生母孝圣宪皇后(熹贵妃)修葺万寿园而看上了埋葬那位妃子的墓地——万寿山。 j#`FHo!_  
 zExf~  
  据传,那名妃子生前便是个厉害角色,又有点手段,她仗着皇帝宠爱求了皇帝不要将自己葬在皇陵,要另择一处,并推出两百多年后会有一人来挖她的墓。 {n"k+l  
E"@1{5  
  施工的工人都晓得那名妃子的厉害,劝诫乾隆。乾隆帝不听,执意要挖开妃子墓。 d!^ uexF!f  
8:*_c{O2  
  但,挖开第一重墓穴后,众工匠赫然发现了墓门上雕刻的几个大字: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j~L+FK~h{  
fA9%  
  工匠禀告乾隆,乾隆就此作罢,而修葺了一座寺庙。 K9{S!R,:  
?Hp5>DX  
  数百年过去了。 wuYjI}z)NL  
a!8e6bk  
  夏伟等三人不信鬼神,质疑要挖开那座无人挖掘的墓。墓室挖开后,并未出现小说里惊险的桥段,三人不住感叹自己的幸运。 a/FnoGm  
HPqNC  
  他们一路直捣黄龙,找到棺椁。棺椁内,那名妃子尸骸栩栩如生,国色天香,宛若活人。 4s^uep  
g ^m.I<y  
  但,他们的目标是陪葬品——不出所料,里面有大量珍品。三人挖掘一空。 c[DSf|:  
\s^X)EQ  
  珍宝被带走后,尸体则被三人丢弃在了地上。恰好时间太久,尸体被风化了。 |Ekz6E^)  
6cCn*v  
  而那批珍宝,至今被三人藏了起来,打算待风声过去便拿来变卖。尓今,死了两人,夏伟不可能不害怕。 %)a$Xm?F  
BGA<Tv t  
  他怀疑应了诅咒。 ,nQIjd)I-  
mU^eE\m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Q\SEb(=MY  
\U(ph  
  一时间,心乱如麻。 J7[mkY#`07  
eC"))B2]G  
  思索好久,夏伟打算将陪葬品尽数归还,再诚心跪拜祈求妃子原谅。当晚,他趁妻子入眠摸黑又去了趟不远处的妃子陵墓,三跪九叩地将物品一一放入棺椁,又将尸骨安置好才离开。 \ PL >#0  
da@u\ `;K  
  一路上,都未出意外。 I(~ UQgC  
'U0&M '  
  晚上更是做了个好梦,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G(^i?Di  
}>vkg6h<  
  惊梦 hU 5#~"o  
xx>2Jg\  
  次日起来,沈琼不在床上,夏伟家中摸索了一圈,又喊了她名字好几次都不见回应。 Q(K J1p  
Pe&o-  
  心内疑惑,但抵不过生理需求——他憋了一泡尿。 :geh.Eqn  
`w$Tk3  
  走到厕所,门却是关上的。木制的,新买的大门死死抵住地板,似被人从里面反锁,夏伟用力推搡都无用功,只得忍住尿意去找钥匙。 {{s701]K]  
!$tOrg  
  打开门,他赫然一惊,一泡尿便不住,失了禁——他看见,沈琼河蟹的尸体躺在地板上,鲜血蜿蜒,猩红一地。 ysc,wD!  
X*_FV&[)~  
  她胸口插了那把水果刀,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Ri"{#k}gO  
]BMvyHR  
  怎……怎回事…… G`2$8DMM  
. 8OZB  
  来不及多想,夏伟匆匆换过裤子出门。他欲要报警,但到了警局又折回——尸体不能被警察发现,否则无论如何都讲不清。 Veh;yp  
:)(B(`-)  
  是的,没人会相信,一觉醒来便看见妻子河蟹的尸体。任何人都会怀疑或认定他是凶手—— ]xK,U3R :  
iE^#d15  
  大街转了一圈,觉得头有点晕,想起还没吃早饭。但夏伟没有带钱,只得忍住,家是不敢回的,又无地方可去。 Bofg*CC  
'+}%WAt  
  直到中午,才终于忍不住折回。 1 Vv^v{3v4  
Ly~\hZ@  
  他边走边思索要如何处理尸体,及对他人解释妻子下落。不知不觉,家到了。 8@jL*!  
GD%ku P1  
  推开门,屋内传来阵阵水声。是谁?夏伟心惊,随手摸起放在鞋柜上的螺丝起子,碎着步子向厕所方向走去。 e(*A'Jk  
Nz?g)Jw? =  
  厕所门没关,是沈琼在洗澡。 NboK+XZ  
5mV* Q"x  
  两人都吓了一跳。 [J-B`zkP  
@m8K{  
  “你……你没事……”夏伟说。 }{n0bCT  
?YiuFC7  
  沈琼急急关上门:“我能有什么事啊,你怎么了?” /:<t}%e  
  是梦,哪个才是真的?亦真亦幻,难以辨认,夏伟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痛,证明现在清醒,那……之前呢? _7c`l. H  
#Kprg'tLoD  
  尔后,待沈琼出来,夏伟把之前种种一并告知。沈琼一惊,须臾才回复,她蹙眉摸了摸夏伟的脑袋,确认他无碍后才开口:“你确定你没事,不是做梦?” .wfdYVMG  
H@]xgEv  
  夏伟疑惑了。 ?> , fVjX  
 5)w,  
  或许之前是幻觉,亦或梦游亦未可知。 ]ANykrG0  
["qx  
  两人言语了一阵,夏伟不去想了。 |XV["  
a S>lvCA  
  很快中午了,沈琼照旧做饭,夏伟坐在沙发上凝视她的背影。很快,饭菜被端上桌。 RQ?&FfX1Yr  
[.o]yA-3V  
  味道很好,比之前更美味。她手艺飞快地进步了,夏伟想。 xF*E4g  
F&qQ=8Ou  
  一顿饭吃完,渐渐觉得困倦,夏伟到房间午睡。 ?zk/&S%VV'  
z$%zFG  
  但,睡到一半,赫然醒转,夏伟发现自己被捆在了床上。眼前是拿着刀的沈琼。 V1[WOeF|  
|>$TZ6  
  怎么回事? _Q2(81-?  
q:a}Q\f&  
  他想喊,却喊不出,嘴巴被堵住,不知是什么东西。 !j 8DTaCPB  
k 9\x ;h6  
  沈琼带着笑,步步逼近。她把脸贴在夏伟面前,面容阴冷,表情诡异,牙齿森白。赫然,她举起刀,抵在脑门,用力一拉,拉开一个口子。 {  !YS  
V%<%RC3!  
  她把手伸进伤口,用力撕扯,皮被剥掉。血淋淋,河蟹肌肉的沈琼笑了,脸上的肉丝被牵动,青筋一下一下跳动——每一次搏动,都有鲜血滴落。 *kjAM  
|nWe!5 "  
  她将人皮丢在地上。 5~5q<[  
fpHYZq  
  尔后,沈琼又抄起了刀。 {FD6uqh  
i4[CpT)5k  
  此刻夏伟已经吓傻,丧失五感,身体乱颤,生理*****——  OS3,+u  
]DF`QtI3  
  那血淋淋的人每动一下,都可以看到带血的发白的骨头自肉中刺出,还有紧绷的韧带。 U9VX`S  
o 4b9~2L  
  她取下了夏伟嘴里的毛巾:“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LqTGl3  
Q})}$*Hv  
  妃子附身 v$vDnG2  
b19/>,2  
  身前得尽恩宠的皇妃怎样都料不到,死后竟会被如此糟蹋——她避开了乾隆,却避不过后世几名小子。 _~evch,y  
 ZH88<)  
  且,更难堪的是,她尸身竟被如此糟蹋——不甘心的怨恨凝固成型,她要报仇。 ;cVw?s^ _  
>r7(FK xU?  
  妃子化身厉鬼,入了宋宇的梦中,将他逼入一片漆黑的空间,以幻觉化出一颗颗人头,将其理智彻底击垮,并让他自己抄起刀,切喉剖腹。 CGPt'W~  
Lf\#fc`P  
  尔后,她又入了夏伟的梦中,操纵夏伟杀了刘欣—— fG[WG  
l%<dYB  
  此刻她刚刚成为鬼,怨气虽重,灵力却弱,只能借用他人之手为自己复仇。 +5~}!kt"  
/9bWUgA  
  解决了宋宇及刘欣后,便是夏伟了。但,夏伟与两人不同,他意志较为坚决,操纵他太伤元气,上次已经勉强,下次实在难行。她只好亲自动手。 u^uvOQK  
~,#U WymqP  
  但她需要一副肉身。 =VExe  
FgX3w  
  最好的便是沈琼,她是夏伟最亲近的人,又八字极阴,是上上之选。 ,M.Y:'H;  
'k" B?x!  
  妃子入了沈琼的梦,操纵她自杀后夺取了躯体,渐渐吸收沈琼精魄,助自己增进功力。 -WR=;q u}C  
_ RY  
  尓今是时候了。 ^;6t;U WJt  
|Xpsp0U^d  
  她特意在午饭里下了安眠药,迷倒了夏伟后将其捆绑,以待下手——她特意剥去沈琼的皮囊,欲以本来面目复仇。 BK|%:rTXX  
aaazI?  
  便是那血淋淋的躯体—— {Xhp/~X  
AVA,)!uw  
  诉说完,妃子开始玩弄起手里的刀,她瞪着没有眼皮,巨大的双眼,一脸诡笑地望着夏伟:“我要把你的皮活生生剥下来!” 'MMZ@bGn  
,r1I?_4  
  系最残酷的刑法,明朝时常使用,从脊椎下刀,做蝴蝶展翅状态横剥……夏伟脂肪不多,不会太费力。 _tu8 7B{  
xyk_afx  
  “不要,不要,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5ZT>6N  
V|36xp@tg  
  “我说过,你不动我,我不动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动了我,犯了我,便要把欠我的,还给我——” #SZ9~TC9|V  
X|(rxAjU  
  那把刀,还是抵住了夏伟的脊椎。 co'pdw=jA  
Oy2?)(  
  妃子开始剥皮,剧痛传来,夏伟连话都难以讲出。三个小时候,一切完成了,一具河蟹的,没有皮肤,可以看见内脏骨骼的男体躺在了床上,鲜血绯红,床单被描摹的异样妖艳。 vujcx  
@42Pl8T  
  妃子望着夏伟,露出一个满意笑容,拿着那具人皮,渐渐消失在了空气里。 } bxaKLha4  
=1~5${L`7  
  夏伟挣扎着,一心求速死。 E4]=d)7  
$ViA;.  
  两个星期后,警察接到夏伟邻居报警赶到,一打开门,一股臭味铺天盖地而来。进了卧室,发现一具没有皮肤,高度腐烂的尸体躺在床上。 8ZX 8eDj  
Onk,w<pP  
  床上全是蛆,地上一张人皮,系女人所有,被害者人皮不见,骨骼外露,内脏腐败,表情狰狞,鲜血发黑—— 4 !=Blac  
MVuQ)F9  
  床头柜上摆放了一把刀,刀上没有指纹。 ,_lGQ_t  
NweqU!  
  更奇怪,是墙壁上八个用鲜血写就的大字: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y#/_qPx(Q  
t|'ryTmD(  
  警察疑惑,被害者究竟惹了何人,遭此大祸? (.7~rF O+  
WodzzF]M#  
  尔后,尸体被抬走了,这起命案,连同之前两起都好轰动,但渐渐又归于平静。只是,无人会知道,那座妃子墓里,栩栩如生的妃子捧着一张精致完整的男子人皮,安详的躺在棺椁中。 @]Z1j(|NY  
T{>yWlI=t  
  门上那八个大字,更加猩红了。 :IyM3&!q  
[*0vSFjFl  
  你不动我,我不动你——如做人的信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因贪婪而侵犯他人,最终亦只能自食恶果。 yV6Eg)  
vj [R2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3 06-29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 正确答案:爷爷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