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我的死亡网友大人 TXT小说(完结)作者:以墨染夕
头衔:实习版主
级别:奔腾之江水

UID: 527135
总积分: 88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34
城堡币: 2529 个 充值
经验值: 805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68 点
转盘点: 67 点
7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79(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3-01-09
最后登录: 2020-07-11
[17]蛋[0]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20-06-24 16:20:33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我的死亡网友大人 TXT小说(完结)作者:以墨染夕

  睡梦中的薛瑾突然睁开了双眼,惊出了一身冷汗,黑夜悄无声息地侵蚀着她的每一寸肌肤,身边唯有冰冷的空气,一点点凌迟着她的身体。薛瑾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温度在渐渐消失殆尽。 %B _{UJ)|m  
x|q<]Y'>  
  薛瑾暗暗地皱着眉,脸上的泪痕清楚地告诉她自己做了一个噩梦,而噩梦的内容很真实,可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d)~"C>/2-  
<{J )(&\  
  薛瑾敛了敛眉,带着淡淡的不安,打开了电脑,她想找她的网友——染指年华。 LErJ=zRn  
9v;/R >-:|  
  他们在一个论坛上认识的,彼此志趣相投,年华总会给薛瑾灌鸡汤,浓浓的鸡汤。每当薛瑾一给他发信息,年华几乎秒回,头像也总是亮着,不论多晚。  Be&arR  
Fkh@sFi:  
  可今天,他的头像却成了灰白色……没有亮起。屏幕上显示着黑白而生硬的时间:凌晨三点半。 ?\2=/Km*  
8i6Kj)qJ  
  “emmmmm……你醒着的吗?我做噩梦了,有啥鸡汤没?——堇色” 'TAnE"Z  
J;Aao&k-T  
  年华没有回复,依然是灰白的头像,没有一丝跳动的痕迹。 [k?q7ty  
<9b{ gc+  
  薛瑾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被光幕染上色彩天花板。就在薛瑾昏昏欲睡之际,屏幕突然闪过一道血红色的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也只一刹那就消失了。 o>okEX2bW  
wG7  
  “咳咳(QQ提示音)” Z_E(9Y)S  
nHC<4n>  
  薛瑾恍惚地睁开眼,揉了揉眼睛,勉强的爬起来看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提示——染指年华。 T:LOl~k9t  
PN\|r '  
  “呀,你也没睡啊?——堇色”薛瑾显得格外激动。 q)P:,lqRc?  
eOcLr#<Vq  
  “嗯,做噩梦了?什么梦?我可以试着解梦。——年华” 6@N}O  
w<*l7mxv  
  “不知道,记不住了……” Q4&-4Q$9O  
~, =grST  
  “好吧,不过别害怕,我会陪着你的。” 'ba|oj6  
xLnU&?("  
  “你也不会一直陪我啊,或许只有现在可以。” D=Y<7c87  
]"{mpBjI  
  “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就算他是你的父母,你的另一半,你的朋友,他们总有那么一天会离你而去,离开的理由有很多很多,或许是生离死别或许是因为第三者的介入,或许的或。青春这条路向来孤独。” PgfG<m7  
x}1FHUFM>  
  “嗯嗯,你说得对。”薛瑾默默吐槽:鸡汤时间到。 ``\WIIZ  
:<#;6pit  
  “青春这条路,只是来往的过客,留下匆匆几笔痕迹,给你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了新的色彩。——年华” ~sZ7 5"lK  
!O{6})4g~  
  “是啊,好多的同伴,长大之后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vd7vg>d  
Rk~BKU  
  他们两个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样聊着,直到薛瑾趴在桌上睡了过去。还是那抹红色的光,可是这次这光分明亮了许久,光幕中伸出一只指节分明,白皙的男人的手。那手轻轻抚上薛瑾的脸,点滴触碰间,疼爱溢于指上。 #.)3JJtms  
C1;Qnwcm\  
  屏幕里突然传来一个喑哑的声音,“薛瑾,多么好听的名字啊。”只一会,那手,那声就和红光一起消失了,时间也慢慢开始跳动。 |KL]`%  
4 **F@j%  
  翌日,薛瑾醒来,看着时间已经9点了,年华的头像却和昨晚一样黑白着,薛瑾向外面张望了一下,轻叹了一声。“好想和他见面啊。” h3%Bc9  
3/\@8w \%  
  薛瑾果然是行动派,马上就给年华发了一条信息, &T?+)y  
R"car5O[  
  “你住在哪里?我住在海滨市——堇色” UzSl0SN5o  
'dwwY.  
  薛瑾踌躇不敢看年华的回复,想到他要是答应了,尴尬,要是没答应就更尴尬了,在她犹豫不决,准备要撤回的时候,回复来了。 P'h}CGeK?  
N6|l^;[  
  “唔,我也住在海滨市,怎么了?——年华” s\d{krl{  
@1`hW4+B  
  “真的?那我们见一面吧”薛瑾还是厚着脸皮说出了真心话。 qJCWkB)  
[iivi"`  
  秒钟一秒一秒打在她的心上,薛瑾承认,她不应该问的。 5*{`<-F+  
pE9}dRC]p  
  “好啊,这个周末怎么样?街心公园,下午2点。” E4 g}tzFU  
T4ei.*{Pe(  
  薛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激动的心情填满了她小小的内心世界。 <e<Ryr  
) QI@zjw  
  “好啊好啊。”薛瑾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矜持一点的,马上改成了“嗯,好的。” $G +:x  
L+ ?n?U~  
  “那不见不散。” 7nJRs<  
Bx.:"N*2%  
  “嗯。” UdrC$+;t  
JS=y *hvk  
  薛瑾恨不得马上就是周末,她看着日历,慢慢地数着,2天,还有2天!还要48小时!288个小时啊!好漫长,不过时光很快,不是吗? !%/+r:8Vy  
  电脑屏幕又是红光闪过,年华的头像又成了灰白色…… YL=xxN.  
`H kTt[h"1  
  周末很快就到了,由于两日的兴奋,哦不,是亢奋状态,让薛瑾有了一双特别特别明显的黑眼圈,换别人早就倒头就睡了,可是她是谁啊?薛瑾啊。她今天要干嘛?见年华啊。所以她断然不会睡的。 &v `*I3>d  
%I <xo9  
  薛瑾很早就到了街心公园候着,她慢慢看着秒针走过,一圈一圈又一圈,薛瑾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不过她不担心,因为她知道年华不会失约。 YiDk)Y  
v0BTBo  
  薛瑾感觉到有人在拍她的肩膀,她激动地转过头,发现是个老爷爷在叫她,“小丫头,能帮爷爷捡个东西吗,我老了,眼神不好使,看不清楚。” i:L4^<Jk3B  
jEb5!kUl\  
  薛瑾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热心地帮老爷爷找东西,“爷爷,您要找什么啊?” h_KK6J^  
~_[."1.O  
  “哦哦,一个别针呐。”那个老爷爷拄着拐杖,扶了扶眼睛,眯着眼睛,眼神有一丝诡异的光芒。 ar ]`@c3  
(W6U y  
  果然年轻人眼神好使,很快薛瑾就找到了别针,递给那个老爷爷,“您拿好东西,别再丢了。” b~~Bv&k  
V?IWRWE  
  “好好好,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啊?”那个老爷爷拉住薛瑾。 vmnY<+l  
%as:Q&  
  薛瑾出于礼貌,不好意思拒绝,“老爷爷,我叫堇色。” bj3StVhby  
O X+  
  那个老爷爷皱了一下眉头,眼中怀疑之色闪过,“堇色?真好听的名字,我刚刚看到有个男孩子在前面找你啊,来来来,爷爷带你去。”就想拉着薛瑾走。 ZT]^"g5 @&  
@0s"o;  
  薛瑾刚想摆脱,“堇色?”身后一个男声传来。薛瑾回过头来,看见一个身着白色衬衫的少年。那个老爷爷暗叫不好,嘴上便答到,“啊,对对对。就是这个小伙子,来来,姑娘,你去找他吧,爷爷走了。” 1Z\eGA "j  
OBTayT yO  
  薛瑾立马跑到少年身边,轻声问道,“你是年华?” eD}r sH,  
bhrXkt*^  
  少年笑了笑,不可置否,“我叫,李彦华。”他这么一笑万花失色。 \YQC`C  
*<EL"O3`  
  薛瑾有些紧张地脸红了起来,“我,我叫薛瑾。” $0-x`Sh:  
gXs|q*d]  
  “很好听的名字。” QoL-&A$  
R2#,^55  
  “啊?”薛瑾抬起头,看见那男子深情的目光。她又立刻垂下头,感觉脸热热的。 yV\/]4  
V@j};FZe  
  身后,那个老爷爷,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偷偷听着他们的对话。他撕下了面具,拿起手机,对电话那头说,“薛瑾在这,她身边还有个男人,一起?” /x.5l# 0m  
<9 2F> m  
  “可以,只要能把薛瑾干掉,什么都没关系。” =_iNT-q  
O.:Mllkw  
  薛瑾和李彦华聊了很久,不觉已经暮色苍茫。 s0AaCF8qm  
S&eFF&BXH  
  薛瑾看了一眼手表,惊呼道,“呀,很晚了,我该走了。” q&EW/k8 A<  
5s ,'F^6O  
  李彦华也觉得天色已晚了,就礼貌地想送薛瑾回家,薛瑾婉拒了李彦华的提议,匆匆地离开了。 K/X?R h>  
r !lkVv   
  李彦华深深地看了一眼薛瑾的背影,“薛瑾,这是我为你做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事了。” #Au L?  
hRn3f`OgQ  
  薛瑾走得飞快,根本就没有注意左右看车辆。“快快快!薛瑾在那!快快!再开快点!” \qJ7/Z3cYh  
&AV D;  
  “薛瑾!小心!” +Y'BxI  
khrd\/UI  
  薛瑾停下脚步,大脑一片空白,看着大卡车向她冲过来,没有丝毫要停的趋势。 q#j8u,V  
uuR0>M Vnr  
  李彦华扑向薛瑾,将她抱在怀里,自己承受着大卡车的冲击,两人双双倒在地上,血,染在了路边的野花上,殷红一片。 RL* 1FEW  
SQ1p7EVM  
  “成了,快快,走。” +/*yoCt 7  
avV,^+C  
  “滴嘟滴嘟滴嘟滴嘟” IFPgt;=1_{  
cK8j  
  “李彦华!”薛瑾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光,一闪而过。薛瑾惊恐地望着四周,分明是自己家,“妈!妈!” tK!x|R^  
e: gs*D{  
  薛瑾妈妈闻声跑来,“呀,瑾瑾醒了?” $S us&Yqi  
Tl1Fv%,  
  薛瑾抓住自己妈妈的手,紧张的询问到,“妈,我怎么会在这里?李彦华呢?” X6`%b&*&  
h9GLt&  
  “瑾瑾,什么李彦华?你不在家里,在哪里?”薛瑾妈妈温柔的说,她轻轻抱住薛瑾,安抚着薛瑾。 u(f8Tj  
=|^#Kd-  
  薛瑾第二天一早就起来看电脑,染指年华的头像亮着,她马上发了一条消息,“李彦华?” R)P76  
r'o?Yu3!Y  
  对方很快就回复了,不过不是李彦华,“你认识我哥?” _/O|Z2Zyw  
M@KuD~f  
  “是的,你哥哥在哪里?”薛瑾穷追不舍。 )WLx>^  
XT_ 3+u2/  
  “你不知道吗?我哥哥早在8月25号因脑膜炎去世了。” af*>]Z %  
X~xF88tz  
  什么,8月25?薛瑾瘫坐在地上,8月25号,正是她和李彦华认识的第一天。 CY!pk]r~t  
v4~\LJY  
  染指年华的头像依然在跳动着,只是那道红光,再也不会出现了。 O5F!m*{hh  
;Ke KOe  
  过了很久之后,当薛瑾自己都淡忘李彦华这个人的时候,有天夜里薛瑾又做了噩梦,而那个噩梦清晰地倒映了一切。 ?dq<dS  
w \gS"<Ff9  
  原来李彦华确实在8月25号就已经死了,而救薛瑾的只是他的执念,至于怎样强大的执念,或许只有他知道吧。 b;WIHa>]a  
yTfzt$v  
  隔天,人们就发现有个女子死在了一个墓前,那方墓碑上写着李彦华。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3 06-29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爸爸的妈妈叫什么? 正确答案:奶奶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