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爸,妈,儿子错了! TXT小说(完结)作者:家家小僵尸
头衔:实习版主
级别:奔腾之江水

UID: 527135
总积分: 96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16
城堡币: 2613 个 充值
经验值: 881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68 点
转盘点: 71 点
7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88(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3-01-09
最后登录: 2020-07-14
[17]蛋[0]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20-06-26 08:52:16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爸,妈,儿子错了! TXT小说(完结)作者:家家小僵尸

  我不知道这该不该说,但是想想还是可以说一下的,我听阿毛说起时并没有第一时间感到恐怖,而是深刻的体会到了父母的爱是多么伟大。 k<a>p}Q  
Z3n ZZL2  
  阿毛是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父母身体健康,没有什么大的病痛。所以他生活虽然不富裕,却也是甜蜜无比。 `#xX*<C  
o!Q& AeDf  
  但是他却是很不安分,大罪没有,小错常犯,我们不止一次劝他收敛,但是他似乎听不进去。 : [I 'AI  
F +$0 X6  
  几年前,终是因为和人合伙偷厂里的铁来卖,被抓了,那东西本不值几个钱,但是据说偷了上万斤,是别人去偷来卖给他,再由他转手,不巧的是那合伙人被逮个正着,在警察的审问下把他供了出来,他被抓的时候还在睡大觉,被带到警局才完全清醒。警察在他家库房里搜出了成山的铁,证据确凿,后来被判了三年。 Dr7![K0  
q 4RDnfG  
  他父母只有他一个儿子,有几个女儿,但是不在身边。在听闻儿子被抓了,老母亲哭得老泪纵横,差不多晕死过去。在老人的概念里,进去了怕是就出不来了。 I^[<!v  
v)qBn  
  他父亲却是很冷静,只是找出了那多年不抽的旱烟袋,一袋接着一袋的抽。 _~_g2x"{  
>YNL/ :A  
  他母亲在他入狱后一听可以探望时,迫不及待的拉着老头子要往监狱跑,但是老头子坚决不去,大骂道,“我老张头没有这样的儿子。” WQO~\!E5  
0~8He 4V  
  最后赖不过,老母亲只得自己去了。 {SE lq4  
UEMq Z>e  
  可是回来后,却见老头子一病不起,精神恍惚,没过几天就去世了。临死前我们一群年轻人都在身边,老头子最后还在骂,“这忤逆子,不孝啊。” '{k|$eW  
0X@(fA~?  
  丧事办的很简单,请了几个道士做了几场法事就抬上山埋了。 yf tbk  
0$kPr7VJ1n  
  阿毛听闻后在监狱里哭得死去活来,多番申请出来奔丧也被拒绝了。 PM*[uCwO  
e}?j> hUW#  
  老头子死后,就剩下他老母亲一人守着一栋空房子,儿媳妇在他进去后就带着儿子回了娘家。 !5Hr:H@  
c81MMR[Z  
  几个女儿也偶尔来探望一下,但都是住个两三天就离开了,毕竟都有了自己的家庭。 :9XI'H%Y  
68-kzH  
  我也去探望过几次,每次去都只见空荡荡的院子里,那老人坐在台阶下,看着这不宽的院坝发呆,说不出的孤寂。 $-+>=?Yv  
gIm\%  
  老人每个月都会去看阿毛,有好几次都是我陪着,娘两隔着厚厚的玻璃窗,拿着电话,每次老母亲都泪花滚滚。我在一旁也看得心酸,直到探望时间结束,老人才放下电话,看着儿子日渐消瘦的背影被狱警带着离开,兀自的抹眼泪。 6uu 0Ew  
h&JfXkLv{7  
  一次我路过他家门口,伯母站在院门口,见了我就问道,“阿全呐,阿毛不是今天出来吗?怎么还不回来啊?” C"ZVc_4Yuv  
IxO4?\H5X  
  我想是伯母记错了日期,就给她解释了一下,说还有一年呢。 T&7|2m  
xwQ^Y%hV  
  伯母却是哦了一声,又道,“我昨晚梦到他爸了,说是让我快过去,别等那逆子了,你说这谁不会犯个错儿啊,这老头子也太固执了。” Ej]m5T)A  
JzZ*kCo_  
  农村人多少都是有些迷信的,总相信梦是灵魂托梦的。 =d~]{I'9)  
mut\L2F:q.  
  我听了,也只得劝道,“伯母,阿毛就快出来了,等他出来了。改过了,您再给伯父上香告诉他阿毛改正了。他老人家也就安心了!” m)83H(?  
cYL9r2  
  老人却是摇摇头,说,“我怕是等不到他出来了,最近这几晚上呐,他爸总催促我快过去。唉!” :; )[b  
$kpV"R#C  
  我这一听,心想老人可能是太孤单了,就打电话给阿毛的姐姐,让她们来陪陪老人家。 8?5'G+-IQ  
\R,;6N*9  
  我也会经常去看看,可后来由于生活所迫,我不得不出远门挣钱养家。 q*JCZ-;  
u#+28$r|  
  他进去的二年初秋,我正在外地工作,却接到了他母亲去世的消息,当时不知怎的,眼泪不自觉的掉,我和阿毛是发小,伯母对我们很好,就像我也是她的儿子,每次去他们家总是会给我好多好多好吃的。 L >l#Q2/  
;a|qt>'&  
  伯母是因为焦虑,高血压引起的脑冲血去世的,说是她坐在院坝里乘凉,一起身,血压一冲,倒在地上就再没起来,还好当时她女儿在的,可是送到医院时已经晚了。 vSBOOO0  
&#WI`  
  我不知道阿毛该有多后悔,可我这局外人都为他悲哀,一次错误,挽不回的是父母的生命,在最后一刻自己都不能在身边陪伴,甚至连丧事也不能看一眼。 )qL1y`!S  
$a d~3  
  我在第二天就赶回了老家,我想我该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就算不看在和阿毛的关系,也该对伯母做点什么。 L?oZ2 g  
/ Q^MK O  
  我刚到他们家,同村的人就说让我去监狱一趟,通知阿毛。我也没迟疑,也不顾长途的劳顿,当天下午就赶到了他在的监狱。 *>n<IMk%  
CN{}&f:.:  
  阿毛听了母亲去世的消息,当时就失声痛苦出来,大叫老天无眼。我也没多说,只让他赶快申请出来。于是当天连夜赶了回去。 +0-I3;d0  
  村子很小,人也不多,夜里十分冷清,午夜过后基本没人在了,除了一个人守灵。我陪着那守夜的阿毛的堂兄守到后半夜,实在坚持不住,只得靠在旁边的沙发上睡觉。 :=%r>M  
W%r* h|o  
  第二天早上,村里的人熙熙攘攘的来了,他堂兄将我摇醒,让我到床上睡,我刚刚起身,电话响了。是阿毛打来的,他说监狱里不同意他出来,语气很气愤。 KhP$>pS  
LVm}M$  
  我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忙劝他好好服刑,事情已经发生了,慢慢接受。这边有我照顾着,让他不要担心。 9[UM s{#  
(N&X6]B  
  他良久才憋出一个“兄弟,谢谢了。” Y,<:2\.~  
z@i{ zyb  
  我挂了电话,就躺到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ny|o  
]o.Iik8Cz  
  我是被一阵骚动声惊醒的,已经是下午了,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惊道“阿毛?” Yay:j3D$Kq  
'2aOcIMR  
  我猛的翻身爬起,我是睡在二楼,冲到阳台上,看着站在人群中的阿毛,又看了看路上确实停着一辆警车,但是里面却没有人。我有点不信,双眼直直的盯着他。他看了我一眼,冲到灵堂前,失声痛哭。 :fuY7;xtA  
oxL$T;S39  
  我下了楼,就见他抱着伯母的遗像,泪流如水,一些妇女也忍不住跟着掉眼泪。 U'wfye  
#LL A<R G  
  我却没心情去劝他,走到路上,警车里确实没人。 ,TxCdpEVS  
Scs>8xw  
  我回到院子里,等他哭的差不多了,我没在意别人的眼光,一把将他拉上了楼。 =Z I[y>du  
3T}ggV6  
  “你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对他大吼。 ?`j >rk]0  
*vS;[; q  
  他也没发火,扶着我激动的肩头,道,“阿全,真的谢谢了。可是,可我没办法……” }LY "G(<  
e->x Gy  
  说着,竟又抱头痛哭,一个大男人,满脸的泪水,边说道,“我也没办法,我爸的丧礼我没赶上,我不想连我妈的也错过了。我不能在他们身边已经够对不起他们了!” "Bg{$}&YX  
:}C.wR=3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觉得他还是冲动了。逃狱可是大罪,是要加刑的。 V0?cS.  
E>k%wd2RM'  
  他一抹眼泪,道“你放心,我妈丧礼过后我就回去自首,绝对不会跑。我,我真的……” 6} 4!ga  
Yo,(M  
  事情已经出了,我也没再多说,只让他别想太多,以后出来好好做人,然后陪着他下楼! 2X}/r]ak  
6^w J GWB  
  那一天,他都跪在伯母灵前没起来,大部分事儿都让我安排了。 C%J4Nl!Iq  
#!T x,  
  到了晚上,他还是坚持由他来守灵,我就只得陪着他。一天一夜,阿毛的双膝没有离开过地面。我知道他心里苦,心里难受,看得出他是真的后悔了。 W;kO 3 S  
NDPJ" k  
  他本来是想等丧礼过了再回去自首,可第二天一早,就来了一群特警,将他带走了,临走时他哭号着,大叫道“妈,儿子对不起您二老,儿子知道错了。等我出来一定去您二老坟前悔过。” @>9\u'O  
UVkOH  
  村民们大都摇摇头,也有些不自觉的掉了眼泪。 #0O\-4*=  
{8@A^N  
  他虽然知道错了,但是特警却毫不留情,直接将他塞到警车里,带走了。 D_;Zi "\}b  
 q4UH:g}  
  因为逃狱,他又被加了半年刑期,这还是看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的。 S,+FESf@#  
)4SZ  
  一年后,他出狱的日子,我去接他。他媳妇是真心不和他过了,也没管他,所以只得我去了。 cN-w*  
*;\HL}Pm  
  他看上去成熟了不少,也憔悴了不少,我说先带他去吃点东西,好好洗洗晦气,但是他坚持先回家。他要堂堂正正的回到父母面前。 %E>2J/q9  
; rm*  
  我也没多说什么,带着他回到他家,家里已经没人了,大门被顽皮的孩子涂满了涂鸦,墙角生满了杂草。墙体上的瓷砖由于没人打理,掉落了不少,长了好些青苔,显得有些斑驳。 $ "q/!I  
m{HK `3}.  
  推开院门的一瞬间,院子里已经满是杂草,那院子角落的梨树已经枯死了,屋檐上结了很多蜘蛛网。阿毛呆在原地,盯着房子堂屋的大门。两行清泪顺着脸淌下,直直的就跪了下去,抽泣道“爸,妈,儿子改造回来了,我会重新做人。让你们在天之灵能安心。” Oo9sjL.[  
|}y-|2)7n  
  然后一步一磕头,一直磕到了堂屋里。 2mS]'bq  
RD <cn+|I  
  我见他似乎有些过了,但是想想这次对他的打击确实不小,或许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对父母忏悔的方式了。 b-b=*l['  
@ *A5ATJ  
  后来他搞起了养殖,忙里忙外,很用心,没多久就有了收益。渐渐也发展好了,奔了小康,媳妇和儿子也回来了,这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 2#Ug7y =  
lwKi$U|  
  我们也经常会聚一下,谈天说地,有一次他忽然对我说“你知道刚刚出来那天,推开院门,我看见了什么吗?” $(Lb?x[  
{<z9pF=+  
  “什么?”我问。 k|K,T;P0)  
SZ%=LZHs  
  “我爸和我妈。”阿毛眼里泛起了泪花,道“他们就站在堂屋门口,微笑着看着我。我当时真的像是感觉他们还活着一样,我知道他们是在等我回来。一直等着。” BT~B3(vT  
Juz%:GD3V  
  “幻觉吧!可能是太想念了。”我说。 #0iuVHo(i  
&>;$ ]v7T  
  “不,很真实。”阿毛说“他们后来渐渐就消散了。我爸和我妈期盼我成材期盼了一辈子,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现在想来还是无比的愧疚。” " -}OFY;8  
h/XZ(uq  
  我拍着他的肩头,劝道,“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虽然不在人世了,但是他们还活在儿女的心中。活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活着。” ij 8'1OO  
]rsvi&!jN  
  阿毛重重的点头。 syO'`i^+  
}9I kOX  
  我不知道阿毛是不是真的看见了伯父和伯母,却是想起那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3 06-29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爸爸的妈妈叫什么? 正确答案:奶奶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