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合魂 TXT小说(完结)作者:咕艺
katank 在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8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7146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40136
城堡币: 2968 个 充值
经验值: 61423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3980 点
转盘点: 1245 点
7月发书点: 253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643(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7-14
[28945]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20-06-26 15:03:15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合魂 TXT小说(完结)作者:咕艺

    挂在树上 rzM|0Tf"7F  
    秦雪从网吧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她快步穿过那条宽宽的马路,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就给男朋友萧忱打了过去。 -~M<'w  
    今天晚上,本来是萧忱打来电话,约秦雪去那家网吧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秦雪一直等到现在,萧忱也没有出现,秦雪的心里很不高兴。 g(D8v|jc  
    电话打通了,可萧忱却迟迟没有接听。秦雪生气地正要挂断电话,忽然,她听到不远处保安室的后面传来一阵电话铃声。秦雪立刻断定,那是萧忱的手机铃声。 ~C}o&gh=  
    保安室的后面突兀地生长着一棵大树,也是这个大门口唯一的一棵树,繁茂的枝叶就像一把天然的大伞,几乎遮住了保安室的整个后窗。 ]v\`\;~)v  
    莫非萧忱躲在那里,想要和自己开个玩笑?秦雪想着关掉手机,尽量把身体贴在保安室的墙上,向大树后面走去。 S'_^Iw|r  
    来到窗口下,秦雪才发现保安室里根本就没有人,大树的后面隐隐地透出一道手机的蓝光。 C+NG4Eoz  
    秦雪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打算趁萧忱不备,扑到他身上。可很快,她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萧忱的手机居然在地上,屏幕上还闪动着自己的未接电话,而萧忱却不在这里。 8Lc{C#i  
    秦雪走过去捡起手机,这时候,头顶忽然传来一阵声响,好像是有人在用力地推动着枝叶。 uLpM-N2bA  
    秦雪抬起头来,接着,她被吓得差点儿摔倒。 mp2 mFK[  
    那密密层层的树枝上竟然吊着一个人,不对,准确地说,是吊着一个人的上半截身体。 eo7L /-V  
    那身体是从小腹处断开的,鲜血淋漓的内脏几乎碰到了秦雪的头顶。更加吓人的是,那个人居然好像还没有死,一双手还在不停地做着屈伸动作,连眼睛都还在对着秦雪眨动着。  J0cr!Ty  
    这个人竟然是萧忱! T6i=b-d  
    秦雪大叫一声向后倒退着,身体靠在了大树上。就在这时,小腿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萧忱的下半截身体紧紧地贴在大树上,一只没有穿鞋的脚高高地抬起来,脚面上支起一块碎骨,深深地刺进了秦雪的小腿肚子。 `}BCY}t|  
    秦雪惊叫着跳起来就向大门飞跑,可是没跑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萧忱的叫声。她惊慌地回头,发现萧忱的上半截身体已经从大树上滑了下来,依靠着肌肉的收缩在向自己飞快地爬过来。而它的两条腿也僵硬地迈动着,向自己追来。 4 ?ud@Qqm  
Lb +t}  
d^YlO<#m  
+h~TH Jz  
[Igb@3  
    萧忱的手机掉在了地上,秦雪顾不得去捡,发疯般地向学校里飞跑。 K{9bG  
    学校的门早已经锁上了,秦雪颤抖着想要爬过去,却由于慌乱,几次都从上面掉了下来。身后的萧忱已经近在咫尺,秦雪不敢再爬大门,沿着围墙向侧门跑去。围墙的两侧没有路灯,浓重的黑暗就像撕不破的幕帐,把她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 NP,DdZ  
    回头看着紧紧跟着自己的萧忱,秦雪用力地咬着牙,一头钻进了黑暗之中。 0Aq}U).Y  
    摸索着走出几步,忽然,从围墙护栏的缝隙之中毫无预兆地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用力地把她向护栏的中间拽了过去。 0l*iU)b_Xi  
    那只手非常恐怖,完全没有皮肉,骨头还是焦黑的,犹如被烧焦的枯树枝。并且力气很大,几乎不容秦雪挣扎,她就已经被拉到了护栏的边缘。 `_SO 'i@{H  
    看着那坚硬的护栏,以及那和自己身体比起来异常窄小的空隙,秦雪的冷汗几乎浸透了河蟹。她用力地伸手抓住护栏,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挣脱的机会,尖利的手骨已经深深地刺入肩膀。 ;.Z6k9  
    它在救你 (yW$NCA  
    秦雪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拖到了护栏的边缘,下一秒也许就要听到自己的骨头被挤碎的声音了。 c"H/qQ, 3  
    就在她绝望地闭起眼睛的时候,后背上的衣服被另外一只大手抓住了。身后,萧忱的上半截身体正高高地支起来,把她向后面用力地拖回来。 n)J]$H,9>  
    秦雪再次惊叫着,昏死了过去。 6YLP4e  
    恍惚间,秦雪感到自己好像正置身在一个寒冷的冰窖里,刺骨的寒意沿着身上的每一处毛孔钻进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萧忱那张略带扭曲的脸和那依旧流淌着鲜血的半截身体。而在它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 >#3Q$xU  
x@nF?MG]  
jdBf \KZ  
/so%wq  
?B if%b4  
    秦雪惊呼着想要爬起来,却怎么也办不到。 K w>\i,Y)  
    那个男生跑过来,一把拉起秦雪。 \H7W.>22  
    男生温暖的双手叫秦雪的心略略地放下来一些,慌忙地躲到了他的身后。 )`V04g$  
    “萧忱,你、你这是怎么了?”好久之后,秦雪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着对萧忱问道。 5 !U6j53  
    萧忱无奈地摇了摇头,满是鲜血的嘴巴轻轻地开合着,声音沙哑得叫人害怕。 ^hd} N;6c  
    原来,萧忱给秦雪打完电话之后,就走出了寝室,想要提前去网吧等秦雪。可走到那棵大树下的时候,却听到树后面有声音,出于好奇,他走了过去。谁知道,他刚刚探出头去,大树后面就骤然间伸出了一只大手,一把掐住了他的后颈,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高高地举了起来。 k^@3R]z  
    那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恶鬼的身材很高大,一只手抓住萧忱的脖子,另一只手如铁钩一般刺入了他的小腹。萧忱看到自己的内脏从腹腔里流了出来,来不及惊叫,他就昏死了过去。 L>>+P:}  
    等到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吊在大树上,身体已经被拉断了。伤口根本没有疼痛的感觉,而且自己的头脑也十分清醒,也就在这时候,秦雪打来了电话。 6x8X>6 D[  
    看到秦雪那惊慌失措的样子,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已经死了。只是魂魄还没有离开身体,还在支撑着自己的思维和行动。 OiZ69y$  
    所以,当他看到那只鬼手对秦雪发起攻击的时候,就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救出了她。然后,又给自己的室友马思博打去电话,希望他可以过来帮助秦雪。因为他知道,马思博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研究人的生死,还自诩是什么驱鬼专家。 NLyKagl6  
    “你确实已经死掉了,至于为什么灵魂没有离开,我现在也说不清楚。”马思博蹲在萧忱的身体旁边,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的样子, “也许是你的身体里有什么特殊的物质,可以锁住魂魄。而那个恶鬼也是因为这点,才会再次找到秦雪,它一定是需要一个完整的魂魄。” _PIo<YNx  
    “你、你能救救萧忱吗?”秦雪可不关心这些,她现在关心的是萧忱能否再活过来,自己能否躲开那个恶鬼。 qd*Tx:}V  
    马思博轻轻地叹了口气,正要说什么,忽然,一阵极冷的风从三个人的身后刮了过来,紧接着,一条半透明的黑影从风中飘了出来。 ?$7B*  
    黑影的样子很模糊,但却又轮廓分明,一只没有皮肉的大手飞快地伸了出来,径直地向秦雪的胸口抓来。 Z_ADQd=  
    “不好,恶鬼追来了,你们快走!”萧忱忽然大吼一声,双手在地上用力一撑,半截身体高高地跃起,一头撞在了黑影的身上。 sx9 qv@p](  
    马思博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符,对着鬼影扔了过去,然后一把拉起秦雪转身就跑。 Xa~s[ 7{(  
n%4 e* cOA  
/j[je>X6n9  
    特殊的身体 USaIP  
    二人一口气跑到了街道旁边的一条胡同里,这才停了下来。 ?8[ WHcP  
    “萧忱他不会有事吧?”虽然知道萧忱已经死了,但秦雪还是颤声地问马思博。 =L(zjS) !  
    马思博没有说话,双眼紧紧地盯着趴在地上的萧忱和那条鬼影。也许是刚才的纸符叫鬼影感觉到了恐惧,它已经飘出很远,远远地和萧忱对峙着。可没过多久,它就意识到纸符不会自行攻击自己,开始试探着向萧忱靠近。 s%P~{D;w  
    等萧忱感觉到了危险,已经晚了。 bH=Jo!   
    鬼影就像一条细细的丝线一般缠住了萧忱的身体,转眼间,萧忱脸上的皮肉就被大块大块地撕下来,连脖子上的青筋都被掐断了。 q$;v{tL#oL  
    萧忱在地上翻滚着,拖在地上的内脏被甩了出去,空空的腹腔也塌陷了下去。 ZpN@v.LT  
    “萧忱!”秦雪满脸泪水地叫了一声,却被马思博死死地捂住了嘴巴。 b +[a  
    萧忱的身体很快就被鬼影撕扯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一个圆滚滚的躯干支撑着一颗硕大的头颅,那样子恐怖到了极点。可萧忱却好像并没有屈服,依旧高昂着头,恶狠狠地瞪着鬼影。换句话说,就是他的魂魄依然顽强地不肯离开身体。 [V[$/g9O9  
    鬼影好像也感觉到了失望,从萧忱的身体上爬起来,向四周巡视着,好像在寻找秦雪和马思博二人。 F.jb$4YuO  
    萧忱依靠着肌肉的收缩缓缓地爬了过来,张嘴咬住了鬼影的双腿。 ?.Tq|dy  
    鬼影惊呼一声飘出很远,也许是被萧忱的顽强吓到了,它开始慢慢地沿着街道向远处飘去。 8~c/?-D  
    确定鬼影真的已经离开之后,马思博才拉着已经双腿发软的秦雪,从胡同里走出来。 hJ"'DK!I4  
    “萧忱的魂魄如此顽强,一定是有什么心愿未了。”马思博在秦雪的耳边低声说道, “这个时候,或许只有你可以帮到他了。” ~8Cm^I%x  
    “我、怎么帮他?”秦雪看着萧忱那令人害怕的样子,慌忙地问道。 7ms>> !B!Z  
    “他一定是早就知道了恶鬼会来找你,所以事先把你约到了那个网吧,自己则来到这个地方替你抵挡恶鬼。”马思博推测道, “他现在不肯离去,就是对你放心不下。这也说明,那个恶鬼还不会放过你。或者说,是还没到恶鬼离开的时候。” r8kg=q+  
cZ5= r  
2u#aSO"  
]\|:8WG`  
x~C2=0# O  
    “你刚才不是说,他的魂魄不肯离开,是身体里有什么特殊的物质吗,”秦雪不解地问。 QEHr9V3d  
    “也许是我说错了,真正有特殊物质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否则,那个恶鬼不会单单对你如此上心,两次出现都是针对你。如果没有萧忱,后果真的不敢想象。”马思博回答。 "'>jN?F  
    马思博的话叫秦雪不停地发抖,萧忱的样子已经足够叫人恐惧了,难道还有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可她左想右想也没有想出来,自己究竟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恶鬼上心的。 n3!8hL8>  
    “我们现在去问问他。”马思博指着萧忱说道。 G_*VV!H5B  
    终于来到了萧忱的身边,萧忱那恐怖的样子,连马思博都禁不住冷汗淋漓。 ~H&jId'  
    “其实,我早就知道秦雪已经被恶鬼盯上了。”萧忱脸上的骨头不停地错动着,发出令人齿寒的怪声, “我已经找人看过了,秦雪的身体里有一种东西可以使人起死回生。” [E7SZ=~  
    “什么东西?”秦雪和马思博几乎同时问道。 loK3 1Gz  
    “你的心。”萧忱的回答叫二人差点儿就惊呼起来,秦雪则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ke/SNZkF  
    不堪一击 - `(Mm~,  
    萧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血红色的双眼盯在马思博的脸上,然后,又落回到秦雪的脸上。 voL'`%I;|  
    原来,秦雪的那颗心天生就具有一种特殊的功能,可以有效地抵御外来疾病的入侵。就像一个拥有特殊血型的人一样,秦雪的心脏也极为特殊。 AJxP|oO@7  
    按照阴阳学来说,秦雪的心脏可以使死去的人复活,这是萧忱听一位大师说的。 EQYop9  
    从那之后,萧忱就开始格外注意秦雪,生怕会有恶鬼知道这件事情。 h\`(4 !=:  
[g MC*  
*0JzI sUv  
$8 pY  
A=nYRe>L6  
    据那位大师说,今晚是阴阳交错的日子,地狱中的小鬼随时都会出来抓人。为了以防万一,萧忱便假借去网吧查资料,要秦雪去那家网吧等自己。因为他觉得网吧里的人多,恶鬼是不敢轻易进入的。可他没有想到,秦雪竟然提前出来了:更没有想到,自己在去网吧的路上会遇见恶鬼。 z6=5u6,  
    “本来我想,只要熬过了夜里十二点,鬼门就会关闭,到时候恶鬼就会回到阴间,秦雪也就没事了。”萧忱说道, “所以我一直控制着自己的魂魄不离开身体,这样可以帮助秦雪抵挡那些恶鬼。而我的魂魄一旦离开身体,鬼差就会赶来抓走我的魂。” &#V{$$*  
    “原来是这样。”泪水模糊了秦雪的双眼,她已经不再害怕,大步走到萧忱的面前,蹲在了他的身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59I  
    “果然是这样。”身后的马思博忽然怪异地笑起来,那笑声叫秦雪忽然感到一种诡异。 V: 3U&`)n  
    秦雪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扭回头来,身后的马思博正在极快地发生着变化。他的身体开始膨胀,好像马上就要炸裂,衣服高高鼓起,就像是一个被注满了气体的皮球。 _'PJuJ h  
    “马思博,你……”秦雪大叫一声,差点儿就吓得昏死过去。 Ls}ntp  
    “没想到吧,”马思博的脸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 “我早就知道秦雪的身上有什么宝贝,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为此我已经附身在马思博的身体里面很久了。连我也没有想到,马思博这个自以为是的‘驱鬼大师’竟然这么不堪一击,叫我如此轻易地得手。” I:~ bG6g2  
    “原来、原来你也是鬼?”萧忱吃惊地说道。 mT3-*Y^g  
    “是的,我已经死去很久了。”马思博阴冷地回答, “正如你说的,鬼门马上就要关闭了,而我想,我已经不必再回到那个阴暗的世界去了。” O'C@m #  
    “你妄想!”萧忱大吼一声,用力在地上一滚,张嘴就咬住了马思博的小腿。 wY:yX$#  
    马思博的身体鼓胀得更加厉害,隐藏在他身体里的恶鬼“呼”地一声钻了出来,极快地化成了一团人形的烟雾,径直向秦雪扑了过来。 _]!MJZ',  
    秦雪惊叫着倒在了地上。 9 e0'}V&  
    随着恶鬼的离开,马思博的身体迅速地萎缩。他扑倒在地,刚刚清醒过来,立刻就痛得哇哇大叫起来。 TG#Xs%$u  
    眼看着恶鬼的手指就要接触到秦雪的胸口,萧忱翻滚着扑到了秦雪的面前,低头用力顶住了秦雪,把她顶出很远。 v>Vq}|  
    “秦雪快跑!”他大喊一声,然后回身又用头颅顶住了扑下来的恶鬼,并张嘴咬住了它的手指。这看似青烟一般的恶鬼,被同样是死人的萧忱咬得怪叫不止。 QFE`,0Oa  
    趁此机会,秦雪从地上爬了起来,连滚带爬地跑向学校的大门。 >n?,"EC,S  
^= uZaKij  
M 'iztdG;c  
ykq%B  
    真正的高手 (PdT:l+~  
    由于恶鬼被萧忱拖住了,秦雪才有时间从大门上面爬过去,双脚刚一落地,就立刻扭回头来,趴在门缝上向萧忱它们张望。 (#}g5s$8'}  
    此时,马思博已经从地上爬起来,面前的两个鬼影显然叫他也感到了害怕,抬头看见秦雪趴在大门上,便立刻飞跑过来。 zp ZP5d  
    “我早就知道自己被恶鬼附身了,只是不敢轻易动手,怕伤害到自己的身体。”马思博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双手在口袋里摸索着,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符递给秦雪, “你把它贴在胸口上,等我帮萧忱消灭了恶鬼,我们再想更好的办法。” P=9)c  
    纸符刚一接触到胸口的皮肤,就像燃烧起来了一样,强烈的灼痛感叫秦雪不停地吸着气。 5}YfZly  
    “别害怕,纸符上面被我加进了鲜血,它可以保护你的心脏,恶鬼也不敢接近你。”马思博说着,从大门上面爬过去,一边掏出另一张纸符,一边大步向被萧忱纠缠着的恶鬼冲过去。 B $bTWP  
    这时候,那个恶鬼已经被萧忱死死地咬住了手臂,尽管它拼命地摇晃着,仍然难以摆脱。萧忱就像一条被挥舞着的布袋,不停地在空中画着弧线。 WZRE@@j  
    “竟敢趁我不备钻进我的身体,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马思博大叫着把手里的纸符对准恶鬼的额头拍了过去。 Dfv9$3^  
    纸符一触到恶鬼的额头,立刻就燃烧起来,淡蓝色的火苗顷刻间把恶鬼整个包围起来。 ,/eE I  
    恶鬼惨叫着更加疯狂地甩动手臂,试图甩开萧忱。可萧忱就像是粘在了恶鬼的手臂上,说什么也不肯松口。 V^|&#m{V(  
    恶鬼的身体开始飞快地缩小,很快就化成了一摊黏液。 t:b: j^!  
    一缕青烟从萧忱的头顶冒出来,他的魂魄也被纸符逼了出来,高高地悬浮在半空中,看着那已经燃成了一团灰烬的纸符,不敢轻易落下来。 F{,.LoY  
'C- /qm\  
wf54fk  
4qgmq9g  
K1*?H.p{  
    “萧忱!”看到恶鬼被消灭,秦雪惊喜地大叫一声,从大门上爬过来。胸口的灼痛感已经消失了,纸符在她翻过大门的时候掉在了地上,她却浑然不觉。 sm4tJ8L  
    萧忱依旧飘浮在空中。 i2QdrFj  
    它的身体被恶鬼摔碎了,失去了载体,已经无处可栖。 V=5.U?-MW  
    “鬼门马上就要关闭了,估计不会再有恶鬼来了。”马思博擦着脸上的汗水,对二人说道,然后又抬头看着萧忱的魂魄,“你也要赶在鬼门关闭之前离开,否则一旦等到天亮,你就会魂飞魄散,永远失去转世投胎的机会。” PC%lb@b@  
    萧忱没有说话,却依旧一动不动地飘浮在那里。 _`)CA8>;]  
    “也许萧忱不用离开。”秦雪忽然说道。 >H I0m  
    “你……”马思博不解地眨了眨眼睛,可他很快明白了,吃惊地看着秦雪, “你的意思是说,它可以附身在你的身体上?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鬼差会随时赶来抓走它,而且可能还会吓到你的室友。” %P1dqOX  
    “我管不了这么多了。”秦雪忽然大声地说道, “萧忱为了救我,连生命都失去了,我不能叫他一个人去那个阴暗的地方!” yjE;g9k`>i  
    三个人都不再说话,对于秦雪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很难。 T'1u#VO\u  
K7EUW!Ir  
k&d-*\}D  
G.UVjG  
O)Wzi _^+  
    就在这时,大门口忽然有黑影一闪,那个一直想要逼出萧忱魂魄的鬼影,从一处黑暗的地方飘了出来。没等三个人发现,它已经极快地扑过来,双臂一伸,尖利的手骨就向秦雪的胸口抓来。 nm*vG\uq>  
    如此结尾 \-A c+&  
    “不好!”飘在空中的萧忱首先发现了鬼影,大叫一声箭一般地俯冲下来,向鬼影扑去。 2_y d}D  
    马思博这时候也发现了鬼影,慌忙伸手去口袋里掏纸符,却发现纸符已经没有了。他惊慌地跑过来,拉起秦雪就把她推到了自己的身后。 ,49V[}0M  
    鬼影在萧忱接近自己身体的时候猛地飘开了,萧忱一时间无法停下来,轻烟般的身体径直向马思博扑了过去。 x&f9nqqH  
    几乎就在同时,秦雪忽然用力推开了马思博,大步迎着萧忱跑了过去。 md!H&=T~"  
    他们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萧忱那飘忽不定的身影,没有任何阻碍地融进了秦雪的身体,秦雪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 U:  
    “你们……”马思博被秦雪推得不停地向后踉跄着,不知道贴在秦雪胸口的纸符怎么会没有反应。 /O*a &`d_  
    恶鬼大概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变化,它显然被激怒了,发出一声吓人的嘶叫,身体不停地变化着形状,最后竟如一条怪异的毒蛇般扑向了秦雪。五根铁钩一般的手指深深地刺进了秦雪的胸口,鲜血飞溅,一颗还在不停跳动着的心脏被它抓在了手里。 =4q9Sx+U.8  
    马思博惊呼一声, “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4+dPkcMiD  
    秦雪倒下的同时,身体飞快地膨胀起来,两缕半透明的烟雾从身体里钻出来,无声地凝聚着,转眼间就聚合在了一起。 9 V"$,K`T  
    “他们、他们居然合魂了!”马思博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boi&_m /f8  
    恶鬼也没有想到,秦雪和萧忱的魂魄竟然这么快就聚合在了一处。它知道这种合并在一起的鬼魂才是最可怕的,不由地大叫一声,转身就逃。 6<fW>FKbW  
    秦雪和萧忱的魂魄在马思博的头顶划过一条半圆形的弧线,紧随着恶鬼的身影弹射而去。只留下马思博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夜幕中,不知所措。 C:8 I@}:C  
_D7!z&V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3 06-29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妈妈的爸爸叫什么? 正确答案:姥爷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