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诛童 TXT小说(完结)作者:陈晓之
头衔:实习版主
级别:奔腾之江水

UID: 527135
总积分: 88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34
城堡币: 2529 个 充值
经验值: 805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68 点
转盘点: 67 点
7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79(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3-01-09
最后登录: 2020-07-11
[17]蛋[0]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20-06-27 11:25:37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诛童 TXT小说(完结)作者:陈晓之

  第一章:异变 4ZzH@Dmr^  
z?+YpP(ht  
  周茵茵就近十分心烦,因了她的儿子。 \_G!YtG  
?U<G| @c3  
  那是她的命根子,结婚五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非人母不得体会。但,他害了病,莫名的,奇异的,不知缘由的病。只是咳嗽,还说胡话,一直发烧。 \0-`cvl  
uF .91F  
  看了好多医院,都不见好。 {7ZSS  
3)Uc}s^O  
  她亦跟着瘦了一轮。 X9]5H <4  
[VM @Q  
  “我真情愿是我自己生病,也好过我儿子这么痛苦。”周茵茵痛苦万分,逢人便抱怨。 x)QHp `   
3o.zlr  
  “哎,真是作孽呀。”有人说。 H ~? }f*-  
s4k2y&D;w  
  但更多,是欣喜。周茵茵儿子实在讨厌,不礼貌,没教养,不懂谦让。小区内的小孩,十有八九被他欺负过,连大人都怕,孩子太皮,胜过妖魔。 R~L13s  
7jXyE>i*  
  唯有周茵茵担待,觉得他小。 is#sX  
D&$&b'V  
  “我跟你们说,这都是自己做的孽。都怪孩子他妈,不知道教养,弄得孩子神憎鬼厌,所以八成活不长。” kZ`F  
].x(n38  
  当然,这样的话,无人敢让周茵茵听到。只因为她泼辣。 ~H hlN#  
4}gDjla@  
  随时间过去,周茵茵儿子的病依然没有好转。 V Bdc|cUUL  
hKcH?;Z]   
  她更慌张。 3AB`J@R  
O7Q`oL0  
  “老公,怎么办,我们孩子还那么小,这样病着真是太可怜了,又看了那么多医生都不好……” 0a.FEb?FY  
\,nf4^F  
  “要不……试试中医吧?”她丈夫万飞说。 J"Bh#OAmQ  
0x*j(`J;6-  
  算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SJvKHe<  
znEc{ 5  
  尔后夫妻二人各方打听,自某位邻居老太口中,得知不远处住了一名十分了不起的中医师,相传医术高超,药到病除,可谓国手。 T 6Ht+B  
\^ZoPCu9[  
  两人急吼吼去了。 Eyr\3Fq{  
ZI VP~DC8  
  医师住在离他们不算太远的一栋老屋内,年纪看上去很大,约莫七十多岁,头发和胡子都白了,穿的是马褂,十分仙风道骨。 3lq&|= 7  
y=O7w%^O  
  饶是再放肆,都被他气势镇住。两人端正的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十分恭敬。 LqMZo;  
Y/hun6&  
  医师抬头看了二人一眼:“是哪位身体不舒服?看起来你们两个气色都很好。” dq0+  
wEbpzKU  
  “是我儿子。”周茵茵急忙说道。 f1wo%u|UH  
wG bqm  
  医师又看了两人一眼,周茵茵把怔在身后的孩子往前一推。孩子脸色绯红,眼睛紧闭,身姿摇晃,有气无力……十足病恹恹。 c?y4NkgMF  
MTb3I+Nr#  
  医师扫了他一眼,面色骤然难堪,但转瞬,渐平淡下来:“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我给他针灸一针吧。” wPSl4JAd  
O!Sui)d !M  
  夫妻面色一下好看了。 |2Bw[{Nb  
^Gbnw|k  
  尔后,医师抱着孩子进了里屋,放置在一张床上,动作轻柔地哄他。夫妻两跟了进来,站在一旁仔细看。 !S[nQk  
eqX{(G  
  只见医师自架子上取出针来,往孩子身上某处扎了一针。刚落力,孩子便啼哭起来:“哇……疼死我了!” *jr08  
$6`\9tOs(  
  夫妻二人赫然欣喜。会哭,即是好了。 ;@u~Wzp  
S\?xv*6$  
  “神医啊,真是神医。多谢大夫了。”周茵茵说道。 }\1uJUxX  
y 0d2{$\{  
  医师不接话,只自原地挪开,向屋外走,走到原位坐下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夫妻二人:“孩子本来没什么病,是你们大人没有好好管教,所以惹了事,我刚才那一针也只是暂时让他好些,关键要你们夫妻好好管教,把他教导成一个好孩子。你们走吧。” <n`s)'F-  
UKi7lZt  
  两人结了账,也就离开了。 5\ V g  
pLooSEu%sG  
  一路上,周茵茵都好奇,心想这医师好古怪,怎的说话像个算命的?大抵是活得太久,不大清醒了。 b6O}sYWp  
770uS`5 t.  
  但,往往看似不清醒的,实则最清醒—— s4dt> pD  
E2Z.(I6o  
  待到家中,周茵茵急忙把儿子万斌抱入房中,放在床上。她温柔地看着自己儿子:“饿了吧,这些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告诉妈妈,想吃点什么?” W&`YU%  
M*aSBL}  
  万斌想了想:“肯德基,我要吃肯德基。” 3zY;}tU  
gxq(7LF  
  “好。”周茵茵笑道。 5KFm  
yEf =O  
  尔后收拾一番,母子两人出去了。 DPGY./iu{  
  第二章:横童 t%D6TeiebV  
`;?l!;)  
  肯德基内人不算太大,因了现在是下午,天气又热,坐在里面的,只三三两两几个人。 ]$!4kg^2  
;|_'/Rb<  
  周茵茵带着儿子进去,点了他喜欢的吃食后找了个较为舒服凉快的位置坐下了。万斌许是太久未进食,胃口好得很,一口气吃了好几个鸡翅,渐渐也有些饱了。 C5NYT  
1}|??Z  
  吃饱后,便开始闹腾,坐在位置上不大安生,不住乱动。 FqI:_qSF  
kV}Tzd\>  
  周茵茵因了就近疲惫,打算休息会,便对他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吧,妈妈休息一下,不要乱跑,就在店里面。” rp2nqfE+f  
J'=4q$7  
  “嗯。”万斌好似就等这一句,一下子跑开了。 RX }Zm$?  
 *u^,_  
  见他走开,周茵茵便松懈下来,就着桌子,睡了会。但,不到一小时,便被吵醒,看过去,不远处一名小女孩正在哭,自己儿子亦站在那,一名女子正在训斥。 SG[N{"1vWr  
~zqSVBh3  
  周茵茵对这个儿子宝贝得紧,自己亦从不打骂,怎容得别人“霸道”? N(&gc  
#dVeiJ'  
  她急忙跑过去,一把抱过儿子,指着那女子道:“你干嘛骂我儿子,你是不是有病?” !1 Q*ARj  
.!W=S(@x  
  女子微微一怔,旋即道:“是你儿子自己不讲理,欺负我家女儿,他可以欺负人,为什么就不能骂他?” U%Y9>Zg=L  
W}UU \nQ  
  事情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的。 Sw'o<'<4L  
r>DbRRm>\  
  起先女子的女儿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玩弄新买的玩具,万斌见了,嫉妒的很,便上前索要她借自己玩一会。 Jfg3  
={NUE<r'  
  小女孩不认识他,不大想把自己的东西借予,便不搭理。万斌有几分生气,便大喊了句:“把东西给我。” w&56vg] _J  
=o$F;9  
  小女孩也不软:“我为什么要借给你,我又不认识你。” zm,0DR7f  
QBxB,LZ  
  万斌便恼了,直接动手抢过东西,还打了小女孩,把她给打哭。女孩妈妈也就斥责了他几句。 d1 sR%hY  
BCE^ZP  
  原是万斌的错,但,所谓谚语: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往往孩子的错,大多源自大人。人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b?HxJR~/[  
0WD\&bx  
  “借个玩具怎么了,那么小气,将来肯定嫁不出去。还有,你一个大人和孩子计较,没看我家孩子还小吗?”周茵茵无理亦觉得有理,底气格外足。 #5MZ *Y  
&_yb>a  
  女人怔了须臾,更怒了:“你孩子小,我孩子就不小吗?我们家的东西,凭什么借给你儿子?喜欢为什么自己不去买?难道全世界都要让着他?有你这样的母亲,教的孩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他这样将来绝对好不了。” !j&b-9>  
m `*Oh6xm  
  说完,女人拉着女儿走了。 :"lpVnh   
H@ta".uR  
  周茵茵却不罢休,站在后面便破口大骂:“你女儿才不会好呢,一个赔钱货有什么了不起?将来肯定没有男人要,等着做老姑娘吧。” j8MG8f]Ne  
Szy<%#E5  
  骂了一阵,才带着儿子回去。 *c_9aLM;N]  
=Wx7GkF@e  
  这件事被她当成了胜利果实,不住向自己老公夸耀。她老公亦不觉得有错,不住赞美自己妻子“风范”。 y4$}4mj+  
lv,LZA]  
  尔后天色渐渐晚了,“彪悍”一家子便也睡了。 yO:<8]W,E  
MY' -  
  但,睡到一半,周茵茵与万飞被一阵哭声吵醒。是他们儿子,哭得好凶,撕心裂肺—— /uR<(G$o  
l]EKB<  
  两人急忙去了他们儿子房间。 4[uv\  
Xyx"U"(If  
  “怎么了?”周茵茵一边开灯一边问自己儿子。 Pf$<0EG  
5whKm`~  
  “疼……”万斌在床上打滚,“妈妈,我疼。” C%u'H4|,  
8Dy"f2{O'  
  周茵茵走过去才发现,自己儿子手臂处全是血,一片片,触目惊心。来不及多想,急忙抱着孩子去了医院,做各项检查处理。 G 9p'MGG  
@)}A]$ 7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是万斌内出血所致。但,与一般情况不同,他并非内脏出现,而是皮下组织受损,动脉断裂,导致鲜血自毛细孔渗出,十分罕见,亦触目惊心。 ?&^KU?:  
Sy6" 4Er  
  “怎么回事?我儿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周茵茵心急如焚,不顾仪态地死死抓住护士的手。 ~J$% !xr/P  
]#BBv5Tv  
  护士亦不知道:“不知道,可能要做深入检查。” B+iN"ubu[  
{$!V jWSV  
  这晚只得在医院过了。 0Pym2/Iq  
  第三章:病童 U<XG=;  
XMP "h  
  第一晚过得算是平安,万斌亦不哭闹,待到次日,他也未曾出血,只是医生方面说需要留院观察。 anO:X03X  
V'M~RT|  
  第二天一早,做完各种检查,周茵茵便领着万斌回病房休息了。 }1@W#I>G;5  
Ed;pjZwM=  
  休息到一半,又起了波澜。是旁边座位一小男孩在吃东西,东西十分精巧,粉红色的蛋糕,香气诱人。 :x8@(xB$  
J\U {_MO  
  万斌见了觉得羡慕,便要求也要吃。 }r:$]\>AV  
:rcNs<x  
  周茵茵只好问对方要。 :Y~psKxx  
C=OIxbK  
  “那个,不好意思,我儿子想吃一块你儿子的那种蛋糕,可以吗?” 8p<YCm;K  
l'H8ak  
  对方母亲比较客气:“没问题,拿一块吧。” 4zVr/F;E5a  
A89ebjL<S  
  但万斌不知足,吃了一块,又要第二块。对方哪里肯?本来就不多。见对方不给,万斌便耍横,动手去抢。那孩子亦护食,打开万斌的手。 ^]!`fI  
VL:#aTB=  
  万斌便哭闹起来,和他打做一团。两家母亲急忙拉开孩子。对方还未开口,周茵茵便骂起人来:“吃快东西怎么了?有必要这样吗?你儿子了不起?” 91/|\:  
-,DktR,  
  “你真是有点问题,我自己家买的东西,凭什么给你家孩子吃?再说了,我们也给了一块,真想吃,为什么自己不买?” g9 gNh-:\  
r.a`ES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十分凶。 U/M5Gn^jxt  
-fr?o at ^  
  周遭人都来劝。 US9g08Ek,  
e,YVmjlc  
  “大家都是来看病的,别这样吵,伤了孩子福气。” pBuaE0i  
'G2}t/  
  “是呀,这里是医院。” dpLJW^_  
$gkZU  
  周茵茵更不知好歹了:“是我要吵的吗?明明是他们先动手打我儿子的,我儿子还小,吃块蛋糕怎么了?你看你儿子那么小气,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gS Rv7CP+;  
x3z~0)YM  
  “你……”对方气急,又吵不过,只得罢手。 VX+qW@/h  
'`z Gf`}Z  
  尔后,护士来了,恰当的化解了这一场尴尬。 8CIIdPW_a  
6>%Xvw6  
  她把检查报告交给了周茵茵,经过检查确定万斌并无大碍,可能是睡觉时不慎弄伤自己,才导致伤口出现,只需要好好休息便可。 3^#LN| ?:  
5>vfB~  
  见儿子无事,周茵茵便带着他出院回家了。 H>wi] bgl  
*4^,Vp A  
  回到家,万斌独自进房睡了,周茵茵在厨房做午饭。尔后两人吃了午饭,周茵茵本打算在家陪他,但忽的有事,只得出去。 h~V-G^zt  
Kx,M+}Lu  
  临走交代了他几句:“你一个人好好的待在家里,不要出去,知道吗?” e}J@ 2Hb  
U^m[L&  
  万斌点点头:“知道了。” f6$u>=<  
Z(9QE  
  周茵茵便走了。 a(o1Y"6mV  
tx24xanH  
  第四章:血童 L_+mIiJ   
:+ .q5n"  
  一直到好晚周茵茵才回来,临上楼碰到了丈夫万飞,两人说笑着上去了。 \SDT]X3+x  
e9kUC$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花点钱没什么大不了。”万飞得知儿子没事,心情亦很好,脸上的肌肉几乎都挤在了一起。 j&o9|\#  
*rJ n>M1  
  尔后到了门口,夫妻二人打开门。屋内没有开灯,漆黑而空落,他朝着房间喊了几句:“小斌,小斌。” %zM/f$o  
%yXhu[$p=?  
  没有回应,两人有几许好奇。 iR6P#i<'X  
@XMTAqm%S  
  “这么早就睡了?”周茵茵进了里屋,打开了万斌的房门。但,却看见里面空落落,人不见。“老公,我们儿子不见了。” }&VT3K-b-:  
]p?}{sd  
  “怎么回事?门不是一直锁住的,他怎么会不见了?” "3CE^Dj6  
lM_Ox>M`  
  不止是门,连同窗户亦紧紧地,根本出不去。 9g pATVM&  
OWAbFM]  
  夫妻两更着急了。 wGcG &/Y  
qOE=1F.2  
  但,两人正欲出门寻找,忽的听见衣柜里传来动静。二人走了过去,将柜子打开,只见万斌坐在里面。 G$hUGmw X  
?+>\qk{CJ  
  周茵茵赫然心情放好:“你个小淘气,怎么躲在柜子里面。” O +`.@  
<P+lqL2  
  柜子里面衣服好多,垂下来,遮住了他的脸,向一道道幔子。万斌坐在其中,不说话,只咯咯地笑。 thXL8&~  
  周茵茵亦不多想,伸出手便去抱。但,一触碰,便觉有异——她的手摸到了一滩黏糊糊的液体,像是日常做菜的鸡血。 ]Kt} @lr  
%No#Jfs(  
  赫然一惊,抽回来一看,她的手上全是血! y3hJh8.y67  
WJlY5|x#  
  急急地,她把万斌抱了出来。尖叫声更响了。眼前的,那里还是个活生生的儿童?分明一个血人。 :LMz>[ps  
i6Sjt/  
  万斌周身上下都是血,一片片,还有好些掉落的皮肉,骨骼,内脏,都好清晰,每一次作动,都可看见韧带的牵引。 z#81IRZ8+  
G}i8FV80  
  周茵茵一踉跄坐在了地上。 y]=`!{QQ  
#v* l  
  她的叫声将万飞引了过来,待他见到儿子的模样,亦跟随着发出了一声毛骨悚然的尖叫。 dQ"`?V V  
QB ;"}Tg  
  而万斌,则完全不知痛,咯咯笑着爬向夫妻二人。 k=^'QvT  
_SE0  
  待他彻底爬出柜子,夫妻两才看清,他的臀部,还连了一条长长的脐带,血淋淋的,像一截肠子。 $f+>M?GA J  
K?FJ]|  
  “啊,什么怪物?”周茵茵险险晕倒,万天亦无法多说一句。都被吓得麻木,无意识,只觉恐惧。 a>CS;g+Z  
w(W*YKbM  
  渐渐,万斌爬的更近了。夫妻两看见,脐带后面,还有一个面貌狰狞的女孩的头。那头望着夫妻二人,诡异地笑了。 n:k ]cQIE  
{=L7TjN  
  第五章:诛童 -FW=y.+  
"#B@Ya  
  半月后,有人报警,将万飞一家发出腐臭。待警察赶到破门,只见屋内有三具高度腐烂的尸体,样貌恐怖,尸水横流,地面上,还有蛆虫在涌动。 GbN`In-  
$Q'g~l&  
  警察忍住恶心将尸体带走。 Q_"eI_WX:  
tB|(Eq  
  邻居亦惊恐,更好奇,是谁杀了那一家?但渐渐,流言也就过了。 i7 K>MBN  
H Cs3N b  
  而事实的真相,却鲜少有人知晓。并非意外,乃鬼神复仇,一家子,都是自找—— )T39Gr(l  
PvgjI@i  
  那是当天晚上。 /u'l8x?a,  
z@m]1?PLn  
  那名医师还未入眠,他身前站了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面色铁青,表情怯怯,周身发白。 =Gz C/a0u  
:7`"{4Xq  
  医师望着她,叹口气:“你已经报了仇,可以投胎去了吧?” J;R.aHf=  
m y*6ypE  
  女孩不言语,转过身,走了。 tnYSjW7@=  
4T2 Ii  
  医师望着她的背影,兀自叹气。 nyXi><BZ  
@=&='%LR  
  凶手便是她,这名才五六岁的小女鬼。但,她并非天性狠毒,乃是被逼——万斌差她一条命。 Fx~0'+x`  
8HTmdO  
  而始作俑者,却是万斌父母—— !EI2Hj  
;-aE_P3$q  
  因了万斌是儿子,又加之父母心性,宠溺非常,便溺爱的他十足霸道、嚣张、不懂事。领居家的狗、隔壁养的猫,都要欺凌,时常做出一些出格可恶之事,而起家长往往乃一句:孩子还小,不要计较。 .\iZ'H yhb  
k1Hh%RyT  
  渐渐,助长了他的恶性,对同学,更是欺负。 3m Bae%  
4N! U _  
  在幼儿园,他是最嚣张的,老师亦头疼,同学的东西,一旦看上,一定会抢。那女孩亦是被欺负的一位。 U,YqqAw$r  
%0@[12x  
  但,久了,女孩便懂得反抗。 \:N*Osu  
;Uu0c<x^Ak  
  某日,女孩带了个玩具来学校,万斌见了,十分喜爱,便强横地要女孩借给他玩。女孩不肯,两人打闹起来,万斌的脸被女孩抓伤。 ?}-kCX}yUf  
.SdOeC1  
  事后万斌母亲大闹幼儿园。 r )#* a  
FGV P   
  但,事情未完——万斌因而记恨,竟偷偷带来一根针,趁女孩睡觉时将针一下刺入她体内。女孩虽被痛醒,却连同父母都未料到。 1RCEl0G  
l84K9&T  
  尔后,内部器官感染坏死,看了数家医院都未好转,待最后检查出来,已回天无力。女孩就此早死。 &"=DL27/  
A)[-a mc  
  死后,女孩魂魄不安,化作厉鬼缠住万斌索命,让他日夜害病,只待时机一到,取他性命。 65p E,fG  
K)yKijM$  
  幸得万斌父母带他找到医师,医师学医前亦会些许道术,有些手段。他一眼看出端倪,用针暂时压制女孩,并与之约法三章,言明若万斌改之便投胎去罢。 W|=Yu]eor  
/ggu h]  
  女孩应允。 lXu'_D ^>  
i'@&2H2qt  
  但,万斌不知收敛,其父母亦不听劝告。 6-=!l|Zx  
( osr Fq  
  那日肯德基、尔后医院,种种事件,都激怒了那女孩。万斌死不认错,罪大恶极——女孩发威侵蚀,只要他死! )-ve&d5]b  
rGY=gEcBR  
  当晚,她动用法力,让万斌身上的肉一块块掉落下来,变作血人,又将其藏在柜子里,只待其父母归家——女孩认为,养不教,*****,该死的不止万斌,其父母更是罪大恶极。 @8X<]v  
J{8QhAZb(  
  待两人看见这一景致被吓杵时,那根连接女孩身体的脐带,便自万斌身上长了出来。 'ERYBq  
# *F1jqh  
  女孩利用自身头颅的尖牙,将万飞及周茵茵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咬了下来——她剩余要做的,便是看着他们腐烂。 vF^9"7  
67AbR&VI<  
  唯有如此,才得安心。 weRn[.5N7'  
-. Z{  
  待一切作罢,她将始末告知医师,便投胎去了。 <NX},vl  
MeF*K4_  
  这并不怪她,一命抵一命,十足公平——如她所想,养不教,*****——周斌之错,始于父母未能好生教导,才让其逐渐嚣张,以至残害自身。 op.$TMO$ws  
5x>@m h>v  
  总有人言:孩子还小。但,正因还小,更需好生教导,以免误入歧途。古语云:溺子如害子,正是如此。 ]%uWp%?  
\r!|>rwY  
  —— A[9lvx Mh  
&{9^qn=  
  医师自位置站起,走到了窗户前,推开窗,望着天际,发出了一声沉重叹气。 SB'li*5]vG  
JOaa6 U  
  此刻,夜深沉,星月冷。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绯さ墨 城堡币 +3 06-29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中国的首都是? 正确答案:北京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