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校园怪谈之狐眼窗 TXT小说(完结)作者:鲛兮
katank 离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8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6378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39735
城堡币: 8921 个 充值
经验值: 60706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3797 点
转盘点: 1171 点
7月发书点: 70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592(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7-05
[28857]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20-06-29 11:14:41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校园怪谈之狐眼窗 TXT小说(完结)作者:鲛兮

  狐脸 tvg|3  
深夜,从网吧出来的方晨看见一个奇怪的身影,是他的室友李嘉。  NX?""KO  
李嘉姿势怪异地蹲坐在地上,不停地在土里创着,把指甲都挖断了,血流得满手都是。不一会儿,他从土里拽出来一个东西,拿到嘴边“吧唧吧唧”地啃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飘了过来,方晨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q)pM\0  
“李嘉,你干什么昵?”方晨哆哆嗦嗦地喊了一声。李嘉一下子停住了,慢慢把头转了过来。 |Jpdn)hu  
那颗头是真的“转”了过来,整整转了180。脖子以下却丝毫未动。月光落在他白生生的脸上,方晨看得一清二楚:李嘉的右脸尖得出奇,又细又窄的白眼缝像狐狸一样眯着,嘴角滴着血——他的半张脸变成了狐脸!方晨也终于看清了李嘉手里的东西——一条惨白的胳膊,上面布满了零零散散的齿痕和小孔,正“汩汩”地冒着血。 0P=6U$1  
半个月来,学校里发生多起离奇的失踪案。有人说失踪的人是被狐鬼附身,早就死了。想到这里,方晨打了个寒战:李嘉吃的不会就是…突然,那条胳膊抽动一下,从李嘉手里掉了出来,像条活鱼似的在地上扑腾。李嘉那双半人半狐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方晨。片刻后,从他的身体里传来了一阵疹人的“咯吱”声。 \bF;UI$Dn  
方晨猛然醒悟:李嘉是想把身子转过来!他下意识地掉头就跑。身后传来了追赶的脚步声,方晨慌了,外套从肩上滑落,掉在了地上。他顾不上回头捡外套,一口气逃回了寝室。 @ t7/4fi  
“陆羽,快醒醒!”他一进门就拍开寝室的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晃醒了还在睡觉的陆羽。 hMF@^pGA  
陆羽皱紧了眉头,睁开眼睛看了看手表,指针正指向12点,便埋怨道:“大半夜的,你鬼叫什么呀?” T :MAv^  
“李嘉变成鬼了,我亲眼看见它在吃尸体,而且那尸体还是活的!” ,tq%Ka  
陆羽盯着他,像在看一道奇怪的数学题:“你做噩梦了吧?” S@vaM n dH  
方晨摇摇头,脸色和纸一样白:“我绝对没看错。还有,大概从半个月前起,他就经常邀请我在晚上和他玩一个灵异游戏。只要我答应了他,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第二天醒来时却跟丢了魂一样,浑身凉飕飕地,还没力气。” jc3Odg 9  
听到这里,陆羽脸上的表情陡然凝重了:“你在哪里遇见李嘉的?带我过去看看。” `9MX@E2  
这两个人刚走出寝室楼,墙边就闪过一个人影。方晨低声惊呼:“是李嘉,它还拿着我的外套!” GY8RcnSt  
看着李嘉的背影绕进行政楼的拐角,他们就跟了上去。可一转过那个拐角,他们同时愣住了:眼前是条死胡同,一堵高高的砖墙封住了路——在两个人眼皮子底下走进拐角的李嘉竟然凭空消失了! CyfyL:  
陆羽举起手机,借着光照向三面墙壁。照到左边的墙时,方晨猛然发出一声窒息般的哀嚎。陆羽仔细一看,左边的墙壁竟然像融化的岩浆一般微微地蠕动着,墙里浮现出一张张狰狞的面孔。 rV.z.2:k  
* Lhw8v  
s1 ?dZ(Uv  
那些面孔如同深渊里爬出的恶鬼,想要从墙里挣脱出来,一条条惨白的胳膊在空中乱抓。两个人踉跄着从拐角冲了出来,身后一片鬼哭狼嚎。他们就近跑到行政一楼一间黑漆漆的办公室后,方晨立刻反身锁上了门。 'Q8-'hta  
方晨趴在门上,喃喃自语道:“那些就是失踪的人,它们死了,怨魂还被困在学校里……” <}WO, X-\  
陆羽抬起头,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 h\z}[V  
两个人误打误撞,跑进了行政楼24小时开启的监控室里,房间正中央的大屏幕上播放着几十个实时监控画面。陆羽凑上去仔细端详着,忽然发现左上角的监控画面里出现了李嘉的身影。 c&-TQM0  
陆羽眯起眼睛,紧盯着那个小方格。李嘉背对着摄像头,静静地站在树林边,背影看上去阴森森的。就在陆羽以为画面卡住了的时候,从树林里又走出来一个李嘉! I !>dS"h_  
那个“新李嘉”径直走向“旧李嘉”,用僵硬的十指掐住了“旧李嘉”的脖子。“旧李嘉”的脑袋一下子歪向一边。片刻之后,“旧李嘉”的身体化作一道黑影,飞快地消散了。“新李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脸上竞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v|r+a  
陆羽的眉头紧紧锁住,似乎在思索什么。突然,那个“李嘉”抬头看向了摄像头,紧接着左上角的监控画面变得一团漆黑。 IN-/AOu>g  
方晨一直趴在门上听外面的声音,对于身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小声说道:“外面安静了,那些鬼魂没有追过来。”陆羽点点头,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行政楼。回到寝室时,李嘉床上空无一人,只有一团乱糟糟的被子。 )cwhoY  
李嘉一整夜都没回来,真的失踪了。 w+rs"sg  
狐眼窗 2MksnA  
“李嘉也和那些人一样失踪了,说不定也被狐鬼害死了。”方晨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By^9Aa;  
陆羽把目光投向李嘉的书架,从最底层抽出一个黑色笔记本翻了起来:“李嘉不一样。” V] .>vr  
“什么?”方晨被弄糊涂了。陆羽突然“啪”地一声把那本笔记扣在桌上:“还记得李嘉教你玩的是什么灵异游戏吗?” @ebu%/r  
方晨皱起了眉头,隐约记得那个游戏是叫“狐眼窗”,但是自己脑海里却没有一点儿关于这个游戏的印象。 p*VX{*|D  
fmVt>U<)|  
.:.4K}VM`  
P*wvyXYMCM  
f?:y(ux9  
陆羽又开始“哗哗”地翻着笔记本,方晨忍不住问道:“这个本子是干什么用的?” 1utOYBZ8  
“是李嘉担任灵异协会会长时用的笔记本。”方晨这才想起来,李嘉曾任学校灵异协会的会长,后来却被开除了,副会长陆羽则晋升为新会长。这样说来,这本子上一定记载了和灵异事物有关的东西,说不定会有关于“狐眼窗”的详细内容。 ~|1O7kF  
“找到了!”陆羽捏着一页纸给方晨看。这页纸只有半张,另外半张被人撕掉了。所幸剩下的半张纸上记载着灵异游戏“狐眼窗”的相关内容。 {KI,-J 7  
“狐眼窗”是一个用来见鬼的灵异游戏:在午夜12点整,两个人用手指搭成“窗子”的形状。当人从“窗子”里往外看时,就能看见鬼魂。 G3f *znbT  
陆羽猜道:“李嘉找你玩‘狐眼窗’,一定是想看见一些东西。现在我们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但肯定是这一系列诡异事情的关键。想知道真相,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去玩一次‘狐眼窗’。”方晨同意了。 (OVA\zI  
晚上将近12点时,他们再次偷偷溜出宿舍楼。外面很冷,风阴沉地在校园里穿梭着。在空荡荡的操场上,他们用手指摆好了“狐眼窗”。陆羽伏在“窗口”,小心翼翼地往外看去。突然,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这么多……” 36|*4f ry%  
方晨也赶紧去看“窗子”,在他的目光对上“窗子”的一瞬间,视野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平稳下来后,操场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个淡淡的灰影子,那些影子漫无目的地在操场上飘动着,如同正在觅食的兽群。 K'o.,{0f  
冷汗顺着方晨的脸颊流了下来。他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谁能想到看似空无一人的操场上竟然聚集了这么多鬼魂? &s(L3:>  
突然,“狐眼窗”的边缘处探出了一张脸,白骨嶙岣的眼眶里亮着蓝幽幽的鬼火。要不是隔着“窗子”,这张鬼脸几乎要和两个人的脸贴在一起了。 c| P\  
方晨被那两团诡异的鬼火盯住了,浑身软绵绵地没有一丝力气。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鬼从“狐眼窗”里探出身子,慢慢缠上了他的腹部。 *FK@n:CHE  
方晨感觉自己像被扔进了冰水里,冷得胃部一阵绞痛。随着鬼怪阴寒的气息渐渐向上蔓延,方晨嘴角的肌肉竟不由自主地向上抽动起来。而这个鬼身后,又有几个鬼争先恐后地从“狐眼窗”里爬了出来。 hAxPQ9R  
“救、救命……”方晨的牙齿打着颤,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Ib)<lDI  
恍惚中,方晨感到陆羽用力抽离了手指。“狐眼窗”分开的一刹那,那鬼怪受惊似的飘离了他的身体。此时除了两个人之外,月光下又多了几个森森而立的鬼影。 YeaTYm*  
“出来了四个,快逃!” oW6p;WF  
陆羽向近旁的保安室跑去,那里有值班的保安。忽然,有只大乌一样的东西从他头顶掠过,陆羽猛地一低头,心里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快步冲进了保安室。 )#qpa{@z  
方晨咳出一口黑水,挣扎着站起来,跟着跑进保安室。一进门,陆羽正无力地瘫坐在地板上,双手抱着脑袋。只见值夜班的保安仰面朝天,就坐在正前方的椅子上。他的头歪向一边,双手软软地垂在身子两侧。 9Z=Vt  
方晨走上前,陆羽阻止的话还没出口,他已经扳过了保安的脸。 %I!2i28  
那张脸上毫无血色,白生生的眼仁里没有瞳孔;眼角高高吊起,嘴角的肌肉也不正常地上勾着,呈现出一个似笑非笑的恐怖表情。 !e[ wi  
^Tjv)z'  
iAl<)Jtb  
行尸 K?*Hyu&~  
受了一夜惊吓,筋疲力尽的方晨睡到第二天晚上才醒过来。一睁眼,他就看到陆羽坐在电脑旁“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 %O"I`9+hyl  
“你先看看这个。”陆羽把电脑屏幕转向他,上面的帖子详细介绍了“狐眼窗”:普通小鬼显形是需要阳气的,搭成“狐眼窗”相当于将两个人的阳气凝结在一起,所以鬼物从“窗子”里“爬”出来后,就能获得足够的阳气变成实体,不光能显形而且还能伤人。所以在进行游戏时千万要小心,不能让鬼发现“窗子”的存在。 ^t&SH&  
这些内容应该就是被李嘉撕掉的后半段。他为什么要撕掉这么重要的内容?难道说,他是有意引诱看到这本笔记的人去玩“狐眼窗”,把鬼放出来? 9yQ;s]@E  
陆羽叹了一口气:“昨天晚上学校里死了四个人,死状都一样。” 3!l@"*&  
方晨的目光越过陆羽,看向他身后的窗户,颤巍巍地举起手指:“是不是他们四个?” 6J9);(O7U  
陆羽一惊,回头看去,只见寝室窗外赫然立着四个“人”。 5eKv:%P{  
这些“人”身上盖着白布,其中一个的白布滑落下来露出了脸,正是昨晚死去的保安。四具尸体拖着僵硬的步子,朝树林方向走去,陆羽用眼神示意方晨跟过去。 v 16"p*7@  
这片树林生长在背阴的地方,白天尚且见不到阳光,到了夜晚更是阴暗得吓人。此刻,四具尸体在前面无声无息地走着,后面悄悄跟着两个活人,气氛极其诡异。 dvC% lY  
他们越往深处走,空气就越是阴寒刺骨。一只猫头鹰“扑棱棱”地从头上飞过,吓了方晨一跳。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些尸体是不是在引诱他们进入一个圈套。 mt|;sH  
#V<JL2R)  
JI>uJg=)  
m\AgIgN9  
i~,  
忽然,前面传来一阵“沙沙”声,几具尸体停住了脚步。他们两个赶紧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偷偷窥探着。不远处的林中空地上飘散着一团黑雾,里面隐约有什么东西。那东西缓缓地爬向那几具尸体,尸体瞬间就消失在黑雾中。不久,黑雾散去,雾里的东西渐渐清晰。陆羽紧紧捂住了方晨的嘴巴,免得他惊叫出亩。 M\AZOE m"i  
那是一个两人高的怪物,幽深的巨嘴里尖牙林立,一张张惨白的鬼脸嵌在怪物乌黑的皮肤上。因为离得太远,两个人看不清那些脸,只有幽怨的哀嚎声飘进耳朵。突然,那怪物张开了嘴,从它的嘴里爬出了一个黏糊糊的人。 )*M61P$l~  
这下不仅是方晨,就连陆羽的脸上也露出了错愕的表情,因为这个人正是李嘉! 0{@9H)nR  
李嘉从怪物体内钻出来,走了两步后便消失在树丛里。李嘉一离开,空地上的怪物也消失不见了。 ;d<EVF\P  
“那是什么?”回过神的方晨呆呆地问陆羽。陆羽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半晌才轻轻回答道:“那是阴鬼,一种从怨气中生出来的鬼。” w'pVbQ5  
鬼门关 <XP. n  
第二天,学校里传言说又发生了新的失踪案。四具遇害者尸体不翼而飞,让更多人坚信学校里有狐鬼作乱,搞得人心惶惶。只有陆羽和方晨知道所谓的失踪案是怎么一回事。 % _L::q"  
陆羽推测,李嘉曾多次诱骗方晨和他一起打开“狐眼窗”放出鬼怪杀人,而那些人的尸体全部被带去喂给了树林里的那只叫做阴鬼的怪物,所以才会失踪。 E):geN2Z  
p~9P\cM  
E SM&q  
JAx}m0  
U\Rnr  
“看来那怪物被李嘉饲养很久了……情况已经超出了设想,我们得找他帮忙。” *y;&tw^  
“找谁?” V0A,Ftl(  
“陈晓。” 3^z`2)V>];  
如果陆羽不提,方晨差点儿忘了寝室里还有这么一号人。陈晓是个疯疯癫癫的怪人,开学第一天他就在寝室里转了两圈,说了一句“风水不好”便自顾自地走了。最后他们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他。衣衫褴褛的陈晓坐在一张破桌子上,笑嘻嘻地望着他俩:“你们来看我啦?” \]QTtQnW  
陆羽点点头:“来找你聊聊学校的事情。” h 3j"z  
陈晓不屑地摆摆手:“有什么好聊的,我不是早就说了吗?” u iH*@1  
“什么?”  DwN92a0  
陈晓从桌子上滑下来,向着远方张望了一下,笑道:“天机不可泄露!”突然,他的表情像见了鬼一样,转身冲进了巷子,瞬间便踪影全无。 >bY%b7&=  
方晨歪着头,喃喃自语道:“我记得陈晓好像只对我们说过一句‘风水不好’……” HB?SJ^8  
陆羽的耳边仿佛响起一声惊雷,猛地一拍那张破桌子:“我懂了!” a"f'T+~-  
在灵异协会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这所学校的选址恰好在一条从西南到东北的贯穿整座城市的直线末端。通俗地讲,学校就建在这座城市的“鬼门关”上。 p4"6Loi  
这样看来,学校里有无数鬼怪,确实是因为“风水不好”。这些鬼怪被别有用心的人弄得显形出来,在学校里杀人。死人的尸体和怨气又成为供养“阴鬼”的饵料,形成了一条由“鬼——尸——阴鬼”组成的恐怖死亡链。 &[Wj`]r7  
那些人的死状如同狐狸般怪异,是人体被鬼怪的阴气从下向上入侵所造成的肌肉扭曲,却恰好和学校里的传言相契合,让人以为学校里有狐鬼作乱。 TU@IxU+  
“你还不知道李嘉为什么会被灵异协会除名吧?那是因为协会发现他研究邪术。现在看来,他研究的正是养阴鬼的方法。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X&y`PRa  
y6e=a_5  
`!+l Vtri  
IW2"Ytt  
决裂 gkrsxj8R2  
这时,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亮。巷子里忽地一暗,街角处刮来的阴风里夹杂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尸臭。陆羽赶紧扯住愣在原地的方晨,把他拉进了巷子里。 <ae^if*j  
“安静,有‘东西’来了。” cNK]n~C$  
方晨藏在一堆凌乱的钢管后,心脏在胸腔里怦怦直跳。巷口隐约传来了指甲抓挠墙壁的“咯吱”声——它进巷子了。 e1Ob`!uy  
陆羽扫了一眼手表,把头探出去看了看,露出惊恐的神色。 \NUT  
他拉起方晨就往巷子深处跑去,一边喘气一边说:“一直往前跑,千万别回头看。” P=_^W7N^  
很快,他们身后的沉重脚步声陡然加快了,那东西正在追赶他们。方晨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jwb}  
这一眼,吓得他差点儿双腿一软跪在地上:那是被李嘉藏在树林中的阴鬼,漆黑的外皮中伸出几条胳膊,乱动着抓向两边的墙壁,落在地上的影子纷乱地晃动着。它外皮上嵌满了扭曲的鬼脸,每张鬼脸都很像李嘉。在它们的中央长着一张真正的人脸——李嘉的脸。看到方晨回头,它的嘴角一咧,阴毒的尖笑便从它喉咙里传了出来,听得方晨头皮发麻。 =*Fu,$F.  
跑。方晨的脑海中只剩下这一个想法。突然,跑在前面的陆羽停住了。 <rW C   
方晨一边喘着气一边抬头向前看去,前面竟然也站着一个李嘉,正一脸鬼气地冲着他们邪笑。 nRnC`@  
一阵凉意爬上了两个人的心头,身后的阴鬼眼看就要追上了。陆羽一咬牙,向左边的胡同里冲去:“这边!” BEG-iU)IxS  
他们刚跑了几步,胡同的尽头飘来一个白色的影子,又是一个李嘉。他手上还拿着方晨丢失的那件外套。 2q2HuYd  
“完了……”方晨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我们跑不掉了。” @Y`aO"$'  
+D.^dFzT  
,R'S/(4  
h(RsOyz  
4vD/)wk  
陆羽的额头上沁出了汗水,他颤巍巍地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似的,拉着方晨藏进胡同里一处封死的窄道内。 X}(nWdD+  
“你疯了?”方晨震惊地看着这条绝路,“这样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 !"JS+&y3  
陆羽咬了咬嘴唇:“再坚持三分钟!一般的方法对付不了阴鬼,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能不能奏效就得看运气了。” 1;%<+4i}  
巨大的阴影已经落在了胡同里,另外两个“李嘉”化作黑影,飘进了阴鬼的本体中。 =t9zJ%"R  
“陆羽,你又有才能又聪明,何必来蹬我这趟浑水呢?”李嘉的脸出现在窄道入口处。方晨尽力地向后缩着身子,却仍不能避免阵阵尸臭钻进鼻腔。 {ouQgP~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你?” Cdv0>@.$  
“一个人杀了多少人,魂魄就会碎成多少片,所以你看到的只是我魂魄的一个碎片而已。”阴毒的神色在李嘉脸上肆意蔓延,“普通人只有一个魂魄,这个魂魄死去,人就死了。而我的魂魄已经分成了很多片,只有杀死全部的碎片我才会死。只要留存住这些碎片,可以说我就是不死的!但人的魂魄本来就轻,碎裂后容易魂飞魄散,该如何保存这些碎片昵?于是我想到了阴鬼。 ,zKX g[  
&>sfP  
g,M E?:  
>ga5HrcS  
X_ `HuL  
”阴鬼是从怨气中生出来的鬼,浓重的怨气可以封住人的灵魂。我养了阴鬼,用它封住灵魂碎片,又能消灭死者的尸体,一举两得。“ OCnm`I$B  
”难道说阴鬼上的那些人脸,都是你的灵魂碎片,“陆羽难以置信地看着李嘉,”灵魂碎得越多,人就越不像人而像鬼。为了所谓的不死,你不惜把自己变成鬼?“ ux&eu_  
”只要能摆脱死亡,我这样做有什么错?“李嘉阴狠地咆哮道。 uE8bS$G  
方晨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心里却察觉到真相的恐怖。他挪了挪脚步,想要从墙壁和李嘉之间钻出去。李嘉猛地转过头,看着方晨冷笑道:”知道了我的秘密,你还想跑吗?“ 2>A9jB(kc>  
两边墙壁一阵异动,方晨僵硬地转过头:月光下的墙壁像融化了似的蠕动着,几双惨白的手猝不及防地从墙里伸了出来,掐住了他的脖子,慢慢将他拉向李嘉的方向。 )CyU%sJ <  
令人作呕的恶臭灌进了他的肺里。挣扎间,方晨看到那怪物的腹部裂开了一条缝,那张布满利齿的黝黑巨嘴冲着自己张开了。 -cW:%y3?  
千钧一发之际,陆羽猛地伸手勾住了方晨的手指,手表的三根指针正正指向12点。他喝道:”时间到了,开窗!“ QH/8LSg]  
方晨醒悟过来,抬起胳膊搭好狐眼窗,将”窗口“对准了李嘉。 c(EN<H  
刹那间阵阵恶鬼的尖啸在耳边掠过,冲进怪物腹部的那张巨口中,其间夹杂着李嘉凄厉的叫声。刺骨的寒流从指间呼啸而过,撕扯着无数杂乱的影子。他的身体如坠冰窟,没有一丝知觉。在所有的声响趋于平静后,胡同里只留下了一缕淡淡的黑烟。 cE 'A q  
狐眼窗一开,李嘉身上浓重的尸气立刻吸引了各路孤魂野鬼。这些”鬼门关“里的鬼怪冲出狐眼窗,撕扯着李嘉和阴鬼,鬼怪和黑雾中的”阴鬼“不断互相吞噬,最后一同化为乌有。李嘉的魂魄就在这场互噬中灰飞烟灭了。 3o K >  
陆羽看着那缕随风而散的黑烟,叹了一口气。 U8&EO]  
方晨的脸色很难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陆羽:”李嘉……死了?“ /vXN r?s  
陆羽点点头,扶起方晨,两个人的背影在月光下越走越远。 \@'Eh=~(l  
j*I [i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只为你变乖 城堡币 +3 前天 11:36:14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头衔:实习版主
级别:沉静之湖泊

UID: 527135
总积分: 73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86
城堡币: 2424 个 充值
经验值: 671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68 点
转盘点: 57 点
7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63(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3-01-09
最后登录: 2020-07-05
[17]蛋[0]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1楼  发表于: 2020-07-03 11:52:10  
受害者变成加害人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妈妈的爸爸叫什么? 正确答案:姥爷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