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迫在眉睫 TXT小说(完结)作者:上官竹
katank 离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8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6378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39735
城堡币: 8922 个 充值
经验值: 60706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3797 点
转盘点: 1171 点
7月发书点: 70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592(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7-05
[28857]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20-06-29 11:17:01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迫在眉睫 TXT小说(完结)作者:上官竹

    修眉 ,lJTGV"5c  
    林晓娴隐约感觉到脸上有些异样,好像有什么东西时不时地划过她的眉毛。她微睁开眼,发现眼前晃动着一把黝黑的修眉刀,在她眉毛上来回刮弄着。 to{|jLg\{  
    林晓娴心里一紧,猛地睁开双眼,一张惨白的人脸顿时映入了她的眼帘。人脸是倒过来的,溢出眼眶的血像一条条红色的线虫,爬满了人脸的额头。 }c8rX2  
    林晓娴看得肝胆欲裂,“噌”地一下坐了起来。 ."1hv:p#H  
    四周阴森森的,竟然是学校的操场。 Mtu%{^UZ6  
    林晓娴记不起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里,不安地站起身,却突然感觉后背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r#~{pv  
    林晓娴猛地回过头,背脊一凉,惊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一个白衣女生双腿弯曲着倒挂在单杠上,也不知是死是活。女生倒垂地上的一只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修眉刀。 "EOX?ORv%0  
    刚才难道是她在给我修眉‘回想起刚才疹人的一幕,林晓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N!.{!,  
    倒挂着的女生突然晃荡了几下,从单杠上猛地跌下来,倒在了林晓娴的脚下。 [>uS/_L4:  
    林晓娴俯身看了看女生满是血污的脸,发现竟是她的同桌黎羽红。 ZYk ~a(  
    她这是死了吗?恐惧像看不见的尖针,刺得林晓娴心头发颤。她尚在犹疑,黎羽红猛地仰起头睁开了双眼,一汪鲜血溢出眼眶,扑簌簌滚落双颊。 d\_)Dru 2  
    林晓娴惊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在地, ^ileZ%5  
    黎羽红飞快地朝林晓娴爬了过来。林晓娴想躲开,身子却仿佛已被吓瘫,眼睁睁地看着黎羽红爬到她跟前,举着修眉刀开始给她修眉。 ' (fTD  
    黎羽红神情焦灼,修眉的动作越来越僵硬。刀锋没有触及到眉毛,反而割破了眉毛边的皮肤,溢出的血缓缓地流进了林晓娴的眼睛。 AdrQ&-  
    林晓娴眼皮跳了几下,像被打了一针强心剂,身子突然一震,瞬间恢复了知觉。她惊恐万状地推开黎羽红,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疯也似的向前跑去。 #>A +{r+  
    林晓娴一口气跑回出租屋,黎羽红幸好没有追来。 jVM:b<!  
    出租屋的门虚掩着。林晓娴推门而人,没有开灯,生怕惊扰到里面睡着的人。 \GM=,  
    出租屋是三个人合租的,此刻除了黎羽红的床上空着,罗小雨和林晓娴的床上都有人。睡在林晓娴床上的女生背对着外面,似乎睡得正香。 U.Nl6$F  
3eO\}Nl-J  
^OPhng ~}  
&n.4/vx|e  
Nu[% Zdb  
    林晓娴轻手轻脚地走到自己床前,强忍着恐惧,伸手去推女生露在被子外面的肩膀。 {d+L*WV;/z  
    林晓娴没想到,自己的手竟然直接穿了过去——那个女生宛若一个虚幻的影像,身子竟是空的。 wUK Lee  
    林晓娴缩回手,吓出了一身冷汗。 %`jkq?L;u  
    这时,床上的女生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0Q]"m=I1l  
    林晓娴吓得一捂嘴,狂跳的心差点儿蹦出了嗓子眼儿——女生身子翻了过来,头却纹丝未动,依然脸朝着里面。似乎感应到了林晓娴的气息,女生的头缓缓地转了过来,血红的双眼圆睁着,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晓娴。 )Wusdac  
    林晓娴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恐惧,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Tm"6vYe  
    涂眉 8u wvI)7&  
    尖叫声像一枚炸弹,把罗小雨的美梦瞬间炸飞了。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忿忿地嘟囔道:“半夜不睡觉,站在床前叫什么?” #8_Vda|_?  
    林晓娴双手捂着眼睛,颤声说:“我床上有鬼!” J{DDuKK  
    罗小雨下床打开电灯,没好气地说:“你做噩梦了吧?” e)\hUA  
    林晓娴哆嗦着将手从眼睛上移开,见那个女生已经不见了。她心有余悸,罗小雨忽然惊叫道:“你眉毛怎么了´” u=l2hV7HP  
    林晓娴急忙举起手机当镜子,见自己眉毛四周满是血污。回想起在操场单杠下的惊魂一幕,林晓娴感到不寒而栗。 s8Tdl  
    罗小雨忍不住问:“今晚你陪黎羽红出去跑步,她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a?s+]+`gA  
    “跑步?”林晓娴愣了愣,终于想了起来:黎羽红近日一直在减肥,晚上不敢一个人出去,每晚都强拉着林晓娴陪她一起去操场跑步。 u8A<iOUL  
>shhm|2pu{  
m.vZhDl  
^8P5 }lB  
EbL- ,  
    林晓娴回忆了良久,感觉脑子像断片儿了,始终无法把跑步和黎羽红给她修眉的事情连接起来。无奈,她只得把刚才的遭遇简单地说了一下。 [#~8{N5{y  
    罗小雨沉思片刻,转身走进了卫生间。出来时,她两条眉毛全变成了诡异的雪白色。林晓娴吓了一跳,近前一看,原来罗小雨在两条眉毛上挤了两条牙膏。 a3 GX&e2*3  
    林晓娴愕然道:“这是干什么?” q%h[?nk  
    “来,给你也涂一下。牙膏能止血,还能……”罗小雨神秘地笑了笑,给林晓娴的眉毛也挤了两条牙膏,随即关掉了电灯。 vs%#I;J  
    灯光一灭,屋里有种说不出的阴冷。 S N'br5  
    与此同时,林晓娴的床上又出现了刚才那个女生。恐惧紧紧地攥住了林晓娴的心,攥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a16Mj  
    女生掀被坐起,慢慢地转过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颊,惨白的脖子绽开着一条血红的裂缝。 V|bR4Ld''  
    “噗!”女生的头突然断裂歪倒,诡异地横在左肩,隐藏在发丝后的双目冷冷地斜视着林晓娴,幽幽地说:“快和穆小峰分手,他不是人。” !mD{v  
    看到这恐怖的一幕,林晓娴脑中一闪,猛然回想起了那段一直断片儿的记忆,脱口而出:“你才不是人。我和黎羽红在操场跑步,你突然出现在我们后面,也是这副鬼样子。你一定是先吓晕了我,然后上了黎羽红的身来给我修眉。” qhX/ID!!  
    女鬼冷笑道:“我跟你回来的时候,黎羽红也回来了。” v:kO<Kda  
    女鬼身子渐渐淡去,在床上一隐而没。 aH}zyp7kA]  
    黎羽红回来了,在哪里? }Ppnn]  
    林晓娴悚然回头,不由自主地看了看黎羽红的床。 0$t't  
    黎羽红的床上只有凌乱的被子,并没有人。林晓娴狐疑地走到黎羽红的庥前,弯下腰朝里看了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黎羽红头朝下脚朝上,上半截身子贴着床的里侧内墙,两条腿折过来紧贴在床顶,整个人折成了一个倒立的直角。 VnH~dA4w  
    罗小雨上前想将倒贴在墙上的黎羽红翻下来,双手却摸了个空。 zR Le{@c  
    罗小雨悚然一颤,失声叫道:“糟了!” rIF-UYz  
    林晓娴:“什么糟了?” N_C &6*;  
    罗小雨说:“那个女鬼带回来的只是黎羽红出窍的魂魄,若不及时将她肉身找回来,她的肉身恐怕又要被其它鬼缠上了。” hS\p5y3P  
    林晓娴硬着头皮跟在罗小雨身后,心急火燎地跑出了出租屋。 +sG*K p@  
    夜幕下的操场空空荡荡,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hDw}<f2A1  
H~q{mKSN  
3U*R632  
    倒挂 Jm"NS$#  
    沿着操场,两个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单杠边。 ?Q`F*d8  
    站在单杠下,林晓娴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转头问罗小雨:“黎羽红平时喜欢练倒挂单杠吗,” +XSP:'j  
    “没见她练过。”罗小雨若有所思地说,“关于倒挂单杠,倒是有一个恐怖的传说。” s@g$KJu  
    有个叫穆飞烟的大三女生,身材矮胖,人也胆小。为了减肥,她每晚都由男友陪着,一起到操场跑步。 fFJjqe  
    后来,穆飞烟听说睡前倒挂单杠可以帮助增高。于是,她每晚睡前除了跑步,还要倒挂单杠。 Hh a'$L  
    一个月前,穆飞烟不慎从单杠上跌落,头先触地,扭断了脖子。穆飞烟死后,她男友伤心欲绝,在外面租住的小区里跳楼自杀了。坠楼时,他的身体摔在小区围墙上,拦腰断成了两截。 .}uUidWi  
    事后,一个男生和人打赌,晚上将自己双眉涂满牙膏,硬着头皮去了操场。到了下半夜,他看到一个头横在肩上的断脖女生在操场跑步,身后跟着一个全身是血的男生。后面男生跑着跑着,身子突然断裂,上半身滚落在跑道上,两条腿仍不停地往前奔跑,紧紧地跟在断脖女生的身后。 -n\NDW}6)  
    那个男生看到这恐怖一幕,当场心脏病突发,死在了操场上。 rYDd[3  
    从此,每到夜深人静,操场上就会传来阵阵瘆人的跑步声。如果你走到单杠边,还会听到单杠时不时传出“嘎吱嘎吱”的怪声。 /q_h]3o  
    罗小雨在讲述的时候,操场上刮起了阴风。单杠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仿佛有个看不见的人倒挂在上面,随风飘来荡去。 _*xp{ZG  
    林晓娴听得不寒而栗,讷讷地说:“睡我床上的女鬼难道就是穆飞烟?” w?yDsry0:}  
    罗小雨说:“估计是的。还有,她男友好像也姓穆。” eN;^?%mUY+  
    林晓娴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男友穆小峰的号码。 2sNt`6&  
    手机铃声猝然响起,就在前方不远处。 D%D i5R/  
    林晓娴循声前行,在离单杠不远处的草地上找到了一部黑色手机,拿起一看,正是她男友穆小峰的。 Py\4D_?  
    罗小雨皱着眉说:“手机在这儿,如果穆小峰真是穆飞烟的鬼男友,他和穆飞烟一定都在附近。可惜,咱们涂在眉毛上的牙膏都掉光了。” )Jwk#2  
    林晓娴说:“除了牙膏涂眉,还有其它的见鬼方法吗?为什么我刚进屋时能看见穆飞烟的鬼魂,现在又看不见了呢?” Dr y)M(ju>  
]mx1D93+  
o[|-ZAh  
!|PdCg"NO  
u6_D&3AH)  
    罗小雨沉思片刻,说:“当时你双眉被污血覆盖,所以能见鬼。后来你双手捂眼时抹去了眉上污血,自然见不到鬼了。不过,我还有一个现成的见鬼方法:倒挂单杠。” [sy46  
    林晓娴咬了咬下唇,慢慢地走到单杠下,抓住单杠,用力地翻了个身,将两条小腿挂在单杠上面,然后松开了双手。 ! hocdy  
    倒挂在单杠上,林晓娴提心吊胆地环顾着操场四周,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5AMGy 9  
    倒挂见鬼。蒙人的吧?林晓娴暗忖着,目光落到自己的头下时,一张五官流血的女生脸顿时映入了她的视线。女生趴在地上,头却诡异地扭转向上,一双不肯暝目的眼睛圆睁着,正死死地盯着林晓娴。 #?mxT&?*}  
    林晓娴头皮一穸,冒出了一身冷汗,挂在单杠上的双腿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lLA!Cex  
    站在旁边的罗小雨感觉到了林晓娴强烈的恐惧,跟着害怕起来,急忙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z  
    林晓娴刚想回答,地上的女生突然朝她眨了眨眼睛,说:“穆小峰真的不是人。” @12IuO;p  
    林晓娴悚然一惊,感觉单杠剧烈地颤了一下。她心慌地扭过头,见两条人腿勾着单杠倒挂在她身边,诡异地来回摆动着。 s9V"_h6E  
    林晓娴看得惊魂欲裂,“啊”地尖叫一声,一个倒栽葱从单杠上摔了下来。 V?pqR_mL~  
    传说的男生 #>G"e#Y W  
    罗小雨吓得魂飞魄散,手忙脚乱地扶起林晓娴:“你没摔坏吧,刚才究竟看见什么了?” p{S)W5<>  
    林晓娴捂着狂跳的胸口急促地喘着气,惊魂未定地瞪着单杠。单杠还在微微颤动,单杠上的人腿和地上的女生却已消失不见。 1ZIX.   
    “你不说,我自己看。”罗小雨心急如焚,快步走到单杠下,紧紧地握住了单杠,准备倒翻上去。 Lm< \T -  
    林晓娴惊恐到了极点,尖声叫道:“不要,单杠上有鬼!” D{N'G@SC  
    罗小雨触电似的缩回了双手,惊恐地瞪着林晓娴:“你是不是又看见穆飞烟的鬼魂了?” _r@  
:Z=/n!esz  
",&1M/8  
m_x.L5r8  
"<"?:mh [  
    林晓娴点了点头,说:“我怀疑,穆飞烟就是黎羽红。今晚我和黎羽红在操场跑步,她一直跟在我后面。我怀疑,黎羽红一定是跑着跑着就变回了死时的断脖模样。穆飞烟死于倒挂单杠,黎羽红在操场上也是倒挂单杠,在她自己床上也保持着倒挂的姿势。刚才,她鬼男友的下半截身子就倒挂在我旁边。” +o uzdrp  
    罗小雨听得毛骨悚然:“黎羽红和咱们才合租了一个多月,她的身材、爱好等方面确实都和穆飞烟很相似。要不,咱们再找她问个明白?我还有个见鬼的方法,你敢不敢跟我试一下?” bt<G<Bef  
    林晓娴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zxR Ph g|  
    罗小雨说:“从现在开始,咱们俩一起面对着自己的影子向前走,每走一步念一次自己的名字。走到十三步时……” Z}E6:E  
    两个人还没走满十三步,操场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 7+J>O|yn  
    罗小雨脸色顿变:“糟了,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却招来 [%{b/lD))  
    林晓娴如堕冰窟,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副恐怖的画面:只有下半截身子的两条人腿,诡异地奔跑在操场的跑道上。 !NfaQD65  
    两个人都感到不寒而栗,身子抖如筛糠,不敢回头去看。 czajs6W2  
    跑步声越来越近,已经到了两个人的身后。 mKsq""Z|  
    两个人惊恐地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大叫道:”快跑!“ zzExD2,  
    一路上,两个人拼命地往前跑,身后的跑步声紧追不舍,还伴着阵阵焦急的呼喊声。 S~ N@ U5O  
    林晓娴听着感觉不对劲儿,忍不住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对罗小雨说:”后面那个人在叫我,声音好像是穆小峰。“ g3n -Th  
    罗小雨一怔,也跟着停了下来。 ~N"4rai  
    身后的人立刻追了上来,果然是穆小峰。他跑得满头大汗,苦笑道:”你们俩都是跑步女将,追得我好苦。“ yg*pjCxc  
    林晓娴一脸狐疑地说:”你出来干什么?“ U.5UD&.  
    穆小峰说:”我手机不见了,怀疑是在今天体育课上丢的,就到操场上来找一下。刚才想和你们俩打个招呼,谁知你们俩却见鬼似的拼命跑。“ ;$}ifLng  
    林晓娴将捡到的手机递给穆小峰,长出了一口气,说:”我们俩还以为遇到那个女鬼的鬼男友了!“ "o}>^2R  
    穆小峰一脸惊愕地说:”什么女鬼,什么鬼男友?“ rO?mUc9u  
    罗小雨说:”我告诉她的。“ "_dzat  
    罗小雨又将那个恐怖的传说简单地讲了一遍。小峰听后沉默良久,缓缓地说:”这不是传说,是真的,确实发生在一个多月前。“ ERPp.]ZD9  
    林晓娴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颤声说:”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F,3- x3ya  
    穆小峰黯然道:”因为,我就是传说里的男生。“ s_&k<(`%  
    林晓娴悚然一惊,眼泪扑簌簌地滚出了眼眶:”你真是穆飞烟的鬼男友?怪不得它急着催我和你分手!“ =q>^K+  
VWk,e/KS  
<W.VT2   
BH,1Om>n  
    迫在眉睫 An=?  
    穆小峰急道:”你别哭,先听我说。这个传说是误传,穆飞烟根本没有男友,每晚陪她跑步的是她妹妹。穆飞烟出事那晚,她妹妹因为感冒没陪她。穆飞烟出事时,她妹妹好像感应到了姐姐的遭遇,也在她租住的小区里跳楼自杀了。坠楼时,她妹妹的身子倒挂在小区楼下的围墙上,拦腰断成了两截。那晚我去操场,只是想试验牙膏涂眉能否见鬼。真见到她们俩的鬼魂时,我确实被吓到了,但还不至于被吓死。而且,我也没有心脏病。“ p#OTe+c  
    林晓娴摸了摸穆小峰的脸,破涕一笑:”分明是个人,穆飞烟为什么非说你不是人呢?“ Nq$W--9=  
    ”他不是普通人,是神,一个永远的男神。“一个女生的声音在林晓娴耳边幽幽响起,声音充满了悲伤。 Jz.6[.X  
    穆小峰没什么反应,好像没听到女生的说话。 ,h H1g?{m  
    难道是我幻听了?林晓娴皱了皱眉,忽然感觉到有个冷冰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眉毛,随即飞快地移动着。 ZNMN^  
    一片片黑黑的、碎发状的东西纷纷飘落,滑过林晓娴的眼睛,粘在了她的脸上,感觉麻酥酥的。 ZS0af$2x  
    林晓娴还没反应过来,穆小峰和罗小雨就都吓得张大了嘴巴,异口同声地惊呼道:”晓娴,你的眉毛掉下来了!“ 4bKq%On&  
    林晓娴悚然惊觉,此刻粘在她脸上的,全是她的眉毛。 Tr!mEwLh9  
    ”难道,我撞上了传说中的鬼剃眉?“林晓娴吓得魂儿都飞了,眼前一花,发现黎羽红就站在她面前,手里拿着那把黑色的修眉刀。 \)}O&o  
    黎羽红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晓娴,眼神有些怪异。 A [se!O5  
    林晓娴被盯得头皮发穸,眼睛不由自主地向自己身上瞟了一眼,刚好与一双充满了幽怨的目光撞个正着。 kbF 5pu: e  
&VL %_N]  
73o'=*^=  
g9c?=qSA-'  
_ath9'ts  
    是穆飞烟。穆飞烟的下半截身子还陷在林晓娴的体内,钻出来的上半身背对着林晓娴,头却扭抟向上,与林晓娴冷冷地对视着。 fLX&O3W'[  
    林晓娴惊得全身血液逆流,指着自己的胸口,尖声叫道:”小雨快救我,穆飞烟的鬼魂从我这里爬出来了!“ F@L_G'(  
    罗小雨被林晓娴惊恐万状的神情吓到了,来不及细想,一口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5HroRAL  
    ”不要伤害她!“黎羽红哭着扑向穆飞烟,罗小雨带血的一口唾液刚好飞出,”噗“地吐在黎羽红的后背上。 X#^5J0}  
    黎羽红痛苦地惨叫一声,身子立刻变成半透明状,飘飘悠悠地浮现在罗小雨和穆小峰的面前。 uv#Ke.BJZ  
    罗小雨惊呼道:”怎么是你,你就不怕我的舌尖血伤到你Ⅱ马’“ .@G r{2*'d  
    黎羽红苦笑道:”穆飞烟是我姐姐,迫在眉睫,我顾不了那么多。“ <-V}ob|u&  
    穆飞烟飞快地从林晓娴体内钻了出来,睚呲欲裂地瞪着黎羽红:”你为什么阻止了我,还要舍身来救我?“ G_"pFR   
    看到乍然现身的穆飞烟,穆小峰愕然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b5[`ni  
5Ps v.0#  
o<Tw=mB=,4  
a1Zek  
=f ?a 4@=  
    黎羽红看着林晓娴,说:”眼是灵魂窗,眉是招鬼峰。鬼喜欢从人的眉宇间钻人人体内吸取阳气,吸满四十九天,被吸者必死。我姐藏在你体内到今天已是第四十九天,每天随你同行、同眠。我怕它伤害到你,才和你们俩合租,每晚还叫你陪我跑步。今晚等到天亮,你就得替她赴死。你的生死迫在眉睫,我逼不得已,必须给你剃眉。“ fg YY{  
    林晓娴又惊又怒:”为什么剃眉?“ dREtb^  
    黎羽红道:”剃眉能让你看见它附在你体内的鬼身,可以把它逼出来。我和它有心灵感应,每晚我去跑步,它都会出来跟着跑。今晚它跑在你身后,不慎被你看到,结果把你吓晕了。我倒挂单杠给你剃眉,是为了避免受它阻挠。可惜我身子受不了,倒挂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断裂。我掉下后果然惊动了它,它过来拼命阻止我,使我剃眉不成还刮破了你的皮肤。“ L3~EpOj,  
    林晓娴骇然道:”我倒挂单杠时,倒挂在我身边的人腿是你的?“ G|8W}37#W  
    听到这儿,穆飞烟眼中泪光闪烁,苦笑道:”当时,她的上半身就在你背后。林晓娴,我如果真吸取了你的阳气,你早就形神枯槁、奄奄一息了。我藏在你体内,只是为了每天都能见到穆小峰,一直看到他找到真正的幸福。学校里流传的那个恐怖传说,就是我编造、散播的,因为他一直是我幻想中的鬼男友。“ c#tW1b?pR(  
    穆小峰一把将忍不住痛哭失声的林晓娴拥人怀中,神情肃然地说:”我已找到幸福了,别说她没了眉毛,就算变成白发老妇,我也不会变心。你这样一厢情愿,只是害了你妹妹。“ U)(F?##_l7  
    黎羽红强颜一笑,说:”我只是受了点儿伤,无妨。“ 4 /AE 3 (  
    ”错了,我真的错了。妹妹,你放心,我现在不仅从林晓娴体内解脱出来,也从单相思的阴影里解脱了出来。“穆飞烟潸然泪下,紧紧地抱住了黎羽红。它脸上的皮肤瞬间变色,变成了触目惊心的青灰色。 I kT]>O  
    它们的身子越来越淡,如两片合二为一的飞烟,慢慢地隐没在了夜色之中。 WL7^lja  
'Xs"!j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只为你变乖 城堡币 +3 前天 12:27:20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妈妈的妈妈叫什么? 正确答案:外婆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