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多了一个 TXT小说(完结)作者:李修元
katank 在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7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8307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40742
城堡币: 6115 个 充值
经验值: 62489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4025 点
转盘点: 1277 点
8月发书点: 16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738(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8-06
[29013]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20-08-01 16:47:04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多了一个 TXT小说(完结)作者:李修元

    念大学的时候,曾和同学去一个著名的寺庙里参观过,当时是抱着风花雪月的心情去的(因为同行有两个女生= =|),可没到却平添了许多事端,还因此得知了家中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 K{{B>6A: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就是在我心怀鬼胎的在庙里瞎转悠的时候,忽然被一个道士拦住了,硬要给我算命,还说什么完全因为缘分、宁可分文不取也要为我指点迷津,一脸正义凛然的表情,若不是他一身道士打扮在这个和尚庙里实在太扎眼,我差点就给唬住了!耐着性子回绝了他,我便要转身离开,可他却是不依不饶的仍拽着我的衣袖,我有些急了,旁边的同学也开始帮着推搡他,甚至还说了几句很不好听的话,但他还是依然不撒手,一副吃定了我的样子,周围路过的香客都讪笑着避开我们,有的还在远处指指点点,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他一定是常年在这混饭吃的骗子,看来和大家都熟得很,要不然一个道士怎么能在这僧庙里这么嚣张? '\M[o/%'^L  
    虽然心里有气,可我觉得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好收场,更何况还有女生在,失了面子可就糟了!于是就心生一计,装出一副无奈相对他说:“好吧,那你给我算,这么多人现场看着呢,要是弄错了可就砸了自己招牌啊!”其实早已打定主意,但凡他说什么我都否认,管他是真是假,反正就是摆明了要让他出丑! d2"6* L!  
    他一口答应下来,抓住我的左手一捏,便笃定的说:“你父母健全,你是家里的二男!” 6rTarV 5  
    “胡说!”我正寻思着怎么反驳更来劲呢,没想到他一张嘴就闹了个大乌龙,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家里的独子,还二男?切!“我家就我一个!”我故意将声音抬高,路过的人也渐渐围了上来几个。 o rmZT<_6[  
    “怎么可能?你明明上面有个……”他不相信的大叫起来,还搓着我的手反复打量。 - mPXP0K  
    “骗你干嘛?不信你问我同学!哎……算了,你也别猜了,还是省点劲唬别人去吧!”我说着把手抽了回来,一脸得意的扬长而去了,还听着他在身后叫喊着:“你有个哥哥!你是二胎……”同学们回头起哄嘲笑他,他丝毫没有理会,还在涨红着脸和周围的人争辩着…… nrejS(}^  
    隔了没几天便放假了,我回家后和妈妈聊天,忽然想起这事,便当笑话讲给她听,没想到妈妈一听,脸色就变了,慌慌张张丢下我,进屋给姥姥打电话。我见她这反应,有些奇怪,便要跟进去听她究竟说什么,可她却一反常态的严肃,坚持不给我知晓。 ~c0n57 N8  
    我很扫兴,又忍不住好奇,反反复复追问了好久,可她却什么也不说,没想到第二天,姥姥就来我家了。 lN  
\ }>  
d0lNJ l:t  
h!K}\ r'E  
M_ 5N/62  
    姥姥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平时很少出门,都是我们去探望她的,这回她竟主动来了我家,不仅我爸很意外,连我也摸不清头脑,直觉是和我算命那事有关,料定她肯定会来问我详情,就决定按兵不动,等她先开口。 Z6C:|~iUg(  
    果然,姥姥和妈妈嘀嘀咕咕了半天后,就把我叫了过去。 c0UA(A  
    “小元,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外头那些摆卦算命的千万别理会,你怎么老是不听话呀?”我刚进屋还没张嘴,妈妈就先发制人了,一肚子问号被呛了进去,我只得点头认错。 T78*<"zsv,  
    “算了,先别骂他这个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看看以后该怎么办!”姥姥看上去筋疲力尽,虽然没有怪罪我,却让我莫名其妙的开始自责起来。 [d(E`?bV%  
    “到底是怎么了?我闯祸啦?”好奇暂时抛在脑后,我只是不想错的的这么不明不白。 E#Q<+T S  
    “他也不小了,就跟他说实话吧!”妈妈没有搭理我,反而开始劝起了姥姥。 zH%b^}<  
    姥姥沉默了半响,终于向妈妈点了点头,接着望着我,缓缓开口:“你以前不是常问姥姥到底有几个孩子吗?” DC'iD)~jt  
    她突然提起这事,倒让我手足无措。其实这一直是我对姥姥最大的疑问,因为她明明有四女两男总共六个孩子,可每次过年过节给姥爷上香时,她总会认认真真的对着遗像说“七个孩子都好,你就放心吧!”小时候一听见她这样讲我都会大声反驳,还曾拨着手指数给她听过,但每次都会被妈妈严厉呵斥,久而久之也就不敢再提了,她现在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 K W6EB  
    “姥姥是有七个孩子的,你现在天天叫着的四姨,其实排行应该是老五!河蟹妈和四姨之间,还有一个女孩……”她仿佛回到了一个伤心的记忆里,眼圈微红,声音也有些哽咽。 f[Oq}Z3  
    我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吓坏了,费力咽下口水,不解的盯着妈妈,她叹了口气,示意我继续听姥姥讲下去。 P%PB  
co0Xy`]V  
;IOZ[P5y  
    “这个闺女命苦,快三岁了还不能走路,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小儿麻痹症,这病是没法根治的,我们也就只能多疼着她点,其他根本做不了什么!好在你姥爷和其他农村男人不一样,到底是读过书的人,会心疼孩子,平时总把这丫头抱在怀里,教她读书认字,陪她解闷。说来也怪,这身上有毛病的孩子,脑子却特别好使,刚五岁呢,背诗算术的啥都会,比起人家上了学的娃都强!可能是怜惜着她身子有病,所以我和你姥爷对她都很偏心,哥哥姐姐们也都让着她,除了河蟹……”说到这,姥姥瞅了妈妈一眼,我妈干咳了一声,没敢反驳。 6zjL,7&A  
    “河蟹和她是挨肩儿的,就大了一岁,见着她整天吃喝穿戴都是最好的,心里自然不服气,平时就爱和她斗嘴,她呢,仗着自己得宠,也没吃过亏!一直到七岁那年,河蟹打外面回来后忽然着凉发烧了,当时我们也没太在意,就给熬了些生姜水喝,可连过了几天还是没退,就赶紧带她去了医院,医生说是肺炎,得住院!你要知道,那时的孩子可不像现在这么娇贵,有个小病小灾的,都是靠土方子治,也没见谁家出过意外,一听说河蟹这得住院,当时我就吓坏了……你姥爷也急了,我们就说好由他陪着河蟹呆在医院,我先回家把其他的孩子照顾好,再带点换洗衣服过来。 )<ldEH4  
    那会儿你小舅舅才刚断奶,我一到家,就见着四丫头在摇篮跟前看着他,小小年纪的身子又有病,还能这么懂事,我真的很高兴,就把她夸了一通。可她却没像往常一样开心,只是跟在后面看着我收拾东西,完了,悄悄的跟我说,怕是自己被河蟹传染了。我一听还觉得好笑,那么点大的孩子知道啥传染啊?我也是到了医院才听医生说过这词的,便随口哄了她几句,没搁在心上。就在我拿好了东西准备要出门时,她又拽着我说了一句——妈,我恐怕是要死了!我一听就来气了,小孩子空口白舌的说这种丧气话干嘛?就数落了她几句赶紧往医院赶去了……” l0= ;Tq  
    姥姥说到这,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妈妈也开始抹眼泪了,我受不了这悲呛的气氛,却也不知道该如何缓解,正苦恼着,姥姥又接着说了: x~J:hnw|  
    “河蟹住院的那几天是我忙的最厉害的时候,要张罗着家里的孩子又要去医院看她,每天就这么来来回回的跑着,不知觉的忽略了四丫头,直到你姥爷问起,我才想起来她最近几天真是越来越没精神了,心里不由的一咯噔,慌忙回家仔细一打量,才发现真的出大事了!四丫头嗓子全哑了,身子烫的跟火炉样,以前还能扶着小拐棍走路的,那时已经站不起来了……我这心里悔啊,早知道这孩子不一般,她说怕传染的时候就应该带她去医院的,可是,就这么给耽误了!等我叫着邻居抱她去抢救时,所有医生都直摇头,太迟了……” (kHyhu78^  
    原来如此,因为姥姥眷恋夭折的女儿,所以至今仍在强调着自己家有七个孩子,可是,这和我算命有什么关系?尽管很同情那个从没见过面的“四姨”,可我却因自己的问题没有找到答案而焦躁不安。 n55GDNh  
lTptu  
f@l]|y'QU  
    妈妈看出了我的心思,跟姥姥使了个眼色。 ?5BVcze  
    “你这小子就是没耐性,我说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你的事!”姥姥佯怒的拍了下桌子,“那丫头刚走的时候我跟你姥爷真是特伤心,可时间一长也想开了,那么一个机灵通透的孩子,可能原本就在普通人家呆不住的!后来,河蟹妈他们都长大了,也都有了自己的家,虽然有时我还会偶尔想起她,但就跟做梦一样,直到河蟹妈怀孕……” {KtW['`  
    我听到一激灵——怀孕?那不就是怀我吗?我怎么了?  }+X  
    “不是你!”我妈一巴掌拍到我脑门上,“听姥姥讲完!” x u=uu)d^-  
    “河蟹身子骨弱,怀孕时很受罪,到七个月时突然小产了。我们这有句老话——七活八不活,所以那时我还巴望着生下的孩子能侥幸活下来,可惜啊……” nfLMRe?C  
    “那孩子死了?所以,我是二胎?!那算命的说的对?”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蹦了起来,这算是什么啊?胎死腹中的也做数!敢情我这么些年一直当的是老二,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呢! XUC!B1fJF  
    “还敢提算命的事?你也真是欠抽!”妈妈说着卷起袖子按住了我。 D!vn[ G,  
    “我算命到底什么啦?明明是你们瞒了我这么些年的,凭什么反过来怪我啊?!” duur#E&;  
    “傻小子!”姥姥将我拉到跟前,“早知道你这么不听话,当初就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你了,也省了这么多麻烦!” Wxqcx0e7  
    “那当初干嘛不跟我说?”我这人一着急就爱瞪眼,又被妈妈扇了一巴掌。 ,9_ p)D,  
    “还不是怕吓到你呗!”姥姥挥手制止了妈妈继续动粗,“你确实是二胎,可你上头那个孩子,不是河蟹的!” @ E>yr#h  
h72Y"w~+~  
3 s"7!<n  
W%M?00q  
Ntpp6NUZr  
    她这么一说我可彻底糊涂了,什么叫不是我妈的?苗疆道事:mjds.zt129.com ;8 fh!pi  
    “怎么可能不是我妈的?不是我爸的吧?”虽然有点恶寒,可我还是问出来了,但一看到我妈又扛着巴掌扑了上来,立刻后悔。 56m:6YY6  
    “混小子,说什么呢!”姥姥也怒了,“你再这样嬉皮笑脸的,我就不告诉你了!” G>RBvLX  
    “我错了我错了……”噼里啪啦挨了好几下,我赶紧求饶。 Dr>f,b"  
    “河蟹妈小产后,那孩子被我连着胎衣埋在了老家的后山上,可过后,我却迷迷糊糊的老看见河蟹管我要孩子,回头问河蟹,她只是在安心休养,并没有因为这个闹心过。几次之后,我觉得很奇怪,更没想到的是,大柜子里河蟹她们小时候穿过的衣裳,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翻了出来,这两件事搁在一起,我顿时想明白了——是她回来了!她是河蟹的同胞姐妹,俩人年龄接近,从小就长的相像,难怪来求着我要孩子的时候一直是跪着的,她是站不起来啊……”  0"t3jya  
    说到这,姥姥显得很累了,闭着眼靠在了沙发上,妈妈接口道: (~}=7S|}  
+C]v:kmHZ  
1YM`P5<  
g$h9Na!<  
jBRAQYm  
    “当时说给我听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可始终觉得不论是夭折的小妹还是小产的孩子,都太可怜了,若是真能让他们有个陪伴,也肯定不是坏事!所以,我们就请人做了些法事,把那孩子过继给了她……也许是心有所想吧,从那以后,我也经常能梦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抱着孩子来跟我打招呼!可这种过继,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早年间也有人做过这个,俗名就叫‘偷亲’,也算是逆天行事了,当年操办这事的人就曾叮嘱过,千万不能泄露!你这一去算命,一下子把这点家底抖了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 +55x>{Q  
    见妈妈说着已是满面愁容,姥姥便强打起精神劝慰她:“算了,别想太多了!好在给小元算命那人在外地,跟咱们非亲非故的,也未必能知道这层玄机……更何况跟人无冤无仇的,大概也不会刻意来添乱的!过几天我回老家,再和人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y$wLI6z57  
    事情说到这里算是真相大白,既让我五味杂陈,却也解开了另一个多年的心结。 "r[CRaU  
    小时候,我对妈妈一直有些说不上来的距离感,别的小孩在街上迎面遇见母亲一定会亲切的扑上去,可我不同,夹在人群中的妈妈我始终不敢认,冥冥中总觉得会弄错!记得有次在姥姥家玩耍,我竟翻箱倒柜的扒出了一瓶毒鼠强,以为是什么美味便拧开盖子喝了起来(由此可见贪吃是天性= =|),舅舅发现时吓了一跳,急忙夺下瓶子,却发现瓶里干干的,什么也没有,于是便猜测应该是个早已用完的空瓶,否则我便是全国最小的自杀者了!至今,他还常常拿这事取笑我,可我却深深记得,被我抱在怀里的瓶子,里面明明装满了水,是妈妈跑过来抢去了,然后猛然间消失,接着,舅舅就出现了…… QG.Ik'd2{Y  
    难道,我看见的也是她?所以在心里才会觉得妈妈经常莫名其妙,时而熟悉时而陌生。长大后这种感觉便消失了,只是童年里那段记忆有些荒诞可笑,因而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一直以来,我都不相信真有所谓的阴间,隐约觉得那些逝去的亲人其实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一个平行的世界里,愿他们安好! %VBk{$Q\!  
$T{cv|!eZX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只为你变乖 城堡币 +3 08-01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本文地址: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妈妈的妈妈叫什么? 正确答案:外婆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关注内容


      你那边现在还戴口罩吗?(还严格吗?)

      【惊蛰°】的聊天楼(升级赚币好去处)

      心情随笔每日热门话题汇总(奖励翻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