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猫魈 TXT小说(完结)作者:江姝渃
katank 离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7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8307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40742
城堡币: 6115 个 充值
经验值: 62489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4025 点
转盘点: 1277 点
8月发书点: 16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738(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8-06
[29013]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20-08-01 17:04:14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猫魈 TXT小说(完结)作者:江姝渃

    端城北边是空气最好的地方,因此处有花卉、宠物两大市场,所以每到周末,往来的人很多,这里也是端城最热闹的地方。 R]C08k?O  
    有这么一户人家,姓许,许家有个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女儿,叫许听蕊,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所以周末常常往城北的花卉市场跑。 B=w 8 Dv  
    冬去春来,阳光明媚,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许听蕊又拉了自己的男朋友陈辰去逛花卉市场,两个人正在热恋中,所以看什么都新鲜有趣。买了束百合后,路过隔壁的宠物市场,恰好有只泰迪跑过来冲他们摇尾巴,一边汪汪叫着一边往市场里跑,像是要让他们过去。 >S|kh5v<  
    “这小东西有意思,挺通人性的。” G }QW0SwVU  
    许听蕊很喜欢那只小泰迪,便拉着陈辰跟了进去。 oO4C;BH d  
    宠物市场里一片猫叫狗吠,还有刺鼻的腥臭味儿,陈辰爱干净,自然厌恶这里,便要拉着许听蕊出去:“走吧走吧,你看看这儿,脏死了。” AGn\8v  
    “去看看嘛,都进来了……” o8A2&  
    许听蕊兴致很高,松开陈辰的手自己就往里逛,陈辰无奈,只得跟了过去,嘴里还不住嘟囔着:“都是长毛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mh'^ bH  
    宠物市场里很热闹,各种类型的猫犬应有尽有,小泰迪看来是哪家老板养的,常在市场里晃悠,所以在人群里穿梭自如。许听蕊和陈辰一路跟着它,来到一间叫“阿猫阿狗”的店前,小泰迪又晃了晃尾巴,邀请他们进去。 n-q5N,  
    不同于其他的宠物店,这家店倒是打扫的干干净净,也没有浓重的尿骚气,让陈辰对它的好感倍增,不由也伸出手来逗着笼子里的狗狗,那是只两个月大的比熊,小模样憨憨的,四脚朝天抱着陈辰的手指头啃,一脸惬意。 oLOiSN!u@^  
    “看来它挺喜欢你的,”一个中年男人靠拢过来:“这小东西防备心强,平常从来不让陌生人摸,你还是头一个。” _D5@? ZK  
    男人貌似是这家店的老板,陈辰笑了笑,就听见一旁的许听蕊兴奋的声音:“老板老板,这只猫是什么品种,看起来好傲娇!” #@}tkD  
    “那是布拉多尔,就是咱们常说的布偶猫,性子温顺,最适合女孩子养了。” ?J!fJb S  
Fs6$.Du  
Yi(W A:  
-653IXN  
UpBjY#QEW+  
    “我想起来了,网络上那只很红的猫Muffie不就是布偶猫吗,小模样迷死人了,”许听蕊激动极了,凑到陈辰边上撒娇:“要不咱们买一只回去吧,多好看!” Qc 8q>lA=  
    陈辰不耐烦地瞟了乖乖坐在笼子里的猫一眼,问老板:“这猫多少钱?” IABF; Q]5  
    老板不慌不忙伸出来四个手指头:“我这只布偶种很纯,要不是看小姑娘喜欢,也不会这个价给你们的。” cN'D Ze%h  
    “太贵了,”陈辰皱眉:“这么多钱买一只猫,不值。” f 4Xz |4  
    “布偶猫本来就贵的,”许听蕊嘟囔了一句,转头看向老板:“老板,我蛮喜欢它的,就给我便宜点嘛。” 3()^'OT^  
    老板看上去颇为无奈,斟酌了半天,咬牙道:“好吧,给你三千八,不能再还了。” (Y.u(0GV`  
    “好,就三千八了。”许听蕊低头就要翻包付钱,被更加无奈的陈辰抢先了一步,把钱付了,还不忘埋怨女朋友的任性:“三千八买一只猫,你脑袋锈掉了。” [b+~)Up0  
    老板一边乐滋滋的数着钱,一边说:“小姑娘喜欢嘛,多少钱都值不是?” e r/?e$  
    许听蕊立刻就把布偶猫抱在了怀里,脸轻轻蹭着它身上的猫,开心极了。 Cw\_e  
    而自始至终,布偶猫都异常骄傲地保持着良好的仪态,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许听蕊和陈辰,亮晶晶的眼睛里仿佛有一道诡异的光,照在陈辰身上,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rhm-Z.?A$c  
    这只猫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陈辰心想。 kEgx>u  
    许听蕊给猫咪取名叫Luna,意思是月亮,与它那一身纯白的毛很是相配。 k! _k=  
@1d= Y@ g  
Z/{%H#S$F  
&IIoY 8i  
J(1p (@  
    自打养了Luna后,陈辰发现自己的女朋友好像有些变了。 'zAzP^D#e  
    从前的许听蕊温柔可人,总爱黏着他,就是上班也是一天好几个电话,雷打不动,可现在呢,别说见面了,就是电话也懒得给他打几个,就是打了,也一副急匆匆不耐烦的模样,语气里对陈辰的敷衍显而易见。鬼大爷鬼故事。 >4t\g y  
    当然约会也还是有的,多半是在晚上,两人下班后一起吃饭,许听蕊是一定要回家带上Luna一起的,你想想,两人一猫一起在餐厅里吃饭,许听蕊抱着猫在怀里柔情蜜意,一口一个宝贝儿叫得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到底Luna和陈辰哪个更像电灯泡些? k1m tHg  
    此外,原先对陈辰异常崇拜的许听蕊近来总爱挑陈辰的毛病,像吃饭嘴巴出声音啊,坐姿不正啊,邋里邋遢啊之类,数不胜数,好像陈辰就是个浑身上下一无是处的混蛋,气得陈辰就想拍桌破口大骂自己的女朋友混蛋。 8Q%&~[:_  
    你说,这恋爱还怎么谈下去? X~=CyiL!  
    陈辰觉得,罪魁祸首都是那只不招人待见的猫,所以在一个晚上辗转反侧彻夜未眠之后,他决定,要除掉那只碍眼的猫,还自己一个清静。 sWX(SqhHo  
    正好,单位组织员工去郦城旅游,可以自带家属,陈辰便带上了许听蕊,自然而然,许听蕊带上了Luna。 E&WI_xrN[  
    陈辰的老板信佛,所以这次旅游的重点是去郦城郊外山上的妙法寺烧香听禅,那里夜间有禅宗音乐大典,很能让人静心。 c9emG`\9[  
    妙法寺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所以也设置了居士房,说白了就是寺院的旅馆,陈辰一行人就住在那里。 !yTr{C )[  
    白天烧香,听住持讲禅,让人稀罕的是,Luna自己也占了个蒲团,端端正正坐在上面,眼睛一动不动紧紧盯着住持,听得很是认真,那模样,让旁边的人看了都忍俊不禁,直夸这只猫咪有灵气,说不定这辈子修行好,下辈子就投胎做人了呢! JNt|!w-  
    多可笑,猫永远都是猫,是畜生,怎么可能做得了人?陈辰表面带笑,心里却暗暗骂着,正琢磨着该怎么样趁许听蕊不在将这猫扔了,Luna像是听见了他心中所想一般,回过头来,极凄惨极哀怨的望了他一眼。 14VKAZz  
    这一眼,让陈辰整个人僵住。 "d>?+3 [|  
    因为那一刻,陈辰耳边回荡着一个骄傲的声音:“畜生,我听着呢!” SH`{<U 9  
    陈辰吓得从蒲团上跳了起来,大殿上听经的人都回过头来莫名其妙的看向他,陈辰极不好意思,忙又坐了下来,再看向Luna,它仍骄傲地坐在蒲团上,一瞬不瞬地盯着住持,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V @5Nt*C  
    倒是许听蕊扭头白了陈辰一眼,一脸的恶心。 *s$Q^+x;  
    陈辰简直要暴怒了! yHR'"|7K5  
hRhCN--h  
XK0B73  
    除猫行动就定在晚上许听蕊熟睡之后,陈辰在心中拟定了多套方案,确保万无一失后,方才陪着许听蕊一起去看禅宗音乐大典。 mC!S<f KO  
    谁曾想,人算不如天算,音乐大典期间,出了乱子。 !~T}$2n   
    什么乱子?还不是寺院里的照明设备忽然间坏了,一时间整间寺院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四处都是香客的焦急抱怨声,住持忙命和尚们去取蜡烛来,送香客们回房。 0a39F_jl  
    在黑暗里等待的过程中,陈辰只感觉到耳边一阵风过,脸上似是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蹭,就听见许听蕊的惊呼:“Luna?Luna呢?Luna好像不见了!” 'Re|\U\  
    周围渐渐亮起火光,有和尚送来蜡烛,陈辰举着,朝女朋友那边照了照:“怎么不见了,不是一直被你抱着呢吗?” "'VM"Gy  
    “我也不知道,是好好抱着的,忽然间就没了!”许听蕊急得都快哭了。  ?s(3IV  
    陈辰却在心中窃喜,多好,小混蛋滚蛋了! v A,<v  
    可女朋友还是要安慰的,许听蕊说什么也要去找Luna,陈辰举着蜡烛陪她在寺院里找到半夜,没见一点猫的影子,这才百分之百肯定,Luna是丢了。 [_fn1wU  
    陈辰心里,乐得开了花。 Lx!y'%<  
    一直折腾到夜里两点多,好容易两个人都睡了,寺院里的照明设备仍是没有修好,所以仍是漆黑一片,人人都沉入了梦乡,没有一丝光亮。 hrj!j;5*  
    这一夜,却有人睡得不安稳。 0p=" ?#A  
    陈辰的同事里,有个叫做石磊的,平时睡觉很轻,稍有动静就醒,所以当窗外响起女人的笑声时,他几乎是立刻就坐起了身,打开窗户向外骂了一句:“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作死啊!” l2t1/;vKA_  
    笑声却一直绵延,夜空无月,院中无光,却在窗户上显出了婀娜的影儿,是个身材颇好的女人,轻轻敲着他的窗户。 B%_?/!Jp0V  
    “出来……”她在邀请:“来看看……”  Ed,\  
    这声音酥麻,石磊一身怒气顷刻全消,晕晕乎乎的竟开了门,一片黑暗中,石磊眼前伸出一双白玉般的手,细长的手指对他勾了勾:“过来……” z @'ns>w(  
    是那酥麻的声音,随之飘来一阵香气,挺熟悉的味道,石磊记得自己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ZAt UUi  
DeG)%1<4  
J8%  
.[U>k  
E~8KU&\V4  
    黑暗里,两点明亮,琥珀色,精光一转,摄魂勾魄。 ?{U&Rot"  
    依然无光,可石磊却分明看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面前,一身僧袍,掩着的身子玲珑,可看到诱人曲线。 <!Now'q  
    “过来点,我有话要告诉你……” )m<)_gTE>  
    两指捏起石磊的袖角,将他扯了过来,那身上的香气像是香水的味道,夹杂着一股子骚气。 xljH$p*  
    那两点琥珀色的精光越靠越进,在石磊耳边低语了一阵,石磊竟嘿嘿笑了起来。 $6:ED}"r-  
    如酒醉了一般,石磊晃晃悠悠的,在伸手摸不见五指的寺院中竟然行走自如,一路来到大殿之上,找了个蒲团,盘腿儿坐了下来。 iL d3~  
    始终跟在他身旁的,是两点琥珀色的光,带着诡异微笑。 c;Y>eA7  
    第二天一大早,妙法寺起了喧哗。 |\Jc&$  
    早起来打扫的小和尚远远听到大殿上传来一阵念经声,走过去一看,竟是石磊,小和尚心想着这施主倒是虔诚,便上去对他打招呼,哪知石磊一抬头,竟吓了小和尚一大跳。 w8I@X6({5  
    眼前的石磊,满脸抓痕,看到小和尚,咧嘴只傻傻的笑,嘴里念的经却始终没有停下来过。 ?j>krc3N*  
    石磊就这么疯傻了,被和尚们架着抬回屋里去后,高烧不断,口中呢喃着胡话,仔细听来,也都是些经文。 SVFEQ*+h  
    陈辰等人倒是疑惑了,石磊是他们同事里最不信神佛的,平时喝两口小酒都能指天骂起来,怎的今儿个虔诚了,是要诡异佛门么? I F;-zLe  
    更让他们不解的是,石磊脸上的抓痕甚是明显,看上去很像是动物的利爪所致。 !5adeQ&u9  
    “听蕊,你的猫……” 4LXCbX  
]5?2B"Ky  
Xp{Gu2S  
Sz*!X}y3  
7kgaQT  
    陈辰刚想小声询问,被许听蕊一个白眼堵了回去。看石磊这模样,当下他们游玩的心思也没了,准备先离开这深山老林的,把石磊送到郦城里的医院好好做个检查。 Es}:c '4b  
    众人都忙回去收拾行李,许听蕊却耍起了小性子,死活不愿离开妙法寺,她要找回她的Luna,Luna不回来,她哪儿都不去。 jIA,~BG)  
    没法儿,陈辰只得留下来陪他,让同事们先走。 N4~'dlk  
    两人请来几个和尚一同找猫,一天功夫就这么晃晃悠悠过去了,Luna却半点踪迹全无。 >"s L{H  
    转眼又到了晚上,禅宗大典一如既往,整座寺庙都响彻着清净梵音,却在音乐刚刚结束的时候,“啪”地一声奇怪声响,整座寺院又陷入了黑暗中。 _4z3b  
    是照明设备又坏了?人群中起了喧哗,而此时正在房间里和女朋友吵架的陈辰却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和许听蕊一声尖叫吓了一跳,忙摸索着去点蜡烛,一边还提醒女朋友:“听蕊,先站那里不要动,我来点蜡烛。” 6~j `S[o  
    没有回答。 J4{|Mi6  
    陈辰知道她是在赌气,也没在意,忙找到蜡烛点上,一片光明中,房间的墙壁上只映出了他一个人的影子。 \h|u*%j  
    许听蕊不见了! v(Xqfn  
    “听蕊?”陈辰声音抬高了几分:“你在外面吗?” YME^t'RY-  
    依旧没人回答。 4*X 1 q  
    怪了,刚才没听见开门的声音啊,怎的人就不见了? 1o U>dvc  
    陈辰端起蜡烛出去寻,外面一片黑暗,无星无月,烛光照亮的地方,没有许听蕊的影子。 8Gz`;/  
    寺院里,一片安静。 ]M vdZj^O  
    依稀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沿着草丛飞快来去,嘻嘻小小的呼唤,响在耳边:“喵!” ^r-c!W5"  
    Luna? 7pB~C.#'2  
    陈辰循着声音找过去,就见到一团雪白的影儿一闪而过,来到了它的脚边,乖巧地蜷缩起来,正是Luna。 G7m(sx  
    虽然心中泛起一阵厌恶,可陈辰还是弯腰将它抱了起来,就在这时,传来一阵熟悉的香气。 &6#$9TBdn8  
    这是只在许听蕊身上能闻到的香水味道。 rJJj%`:@6  
    “听蕊?” ET<{$ E,&p  
    陈辰举着蜡烛照向周围,两点琥珀光闪过,一个身影现出,背对着陈辰,那轮廓,像极了许听蕊。 ?xy~Y-KB  
    “喵!”怀中的猫动了动,不安分起来。 Cp9HSD  
    “过来……” ]Jl  
    那身影伸出手指来勾了勾,分明是许听蕊的声音,可烛光中照出的她却穿着一身僧袍,婀娜多姿。 (}J`$ h<kY  
!qY K>  
H2n[hB  
\=` \/;  
    “听蕊,你又在搞什么?” H -}  
    陈辰此刻当真有些怒了,上前一步就要去抓许听蕊,哪知怀中的Luna竟比他动作还快,喵了一声,便窜向了许听蕊的肩头,就听到一阵咯咯笑声,许听蕊的身影忽地不见了。 !$nooV8 :  
    “听蕊,你去哪儿?” m=Bl'S)t  
    陈辰拔腿就追,手中还端着烧了一半的蜡烛,火光摇曳,映衬下周围的景物,老树,庙宇,铜钟,飞速掠过,树影婆娑里,始终不散的,是两点琥珀光。 f'W+\T  
    当陈辰停下脚步时,一抬头,竟发现自己来到了大殿。 Oy}sMsm7o=  
    不远处有星点火光晃晃悠悠飘来,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扭头对身后说着什么。 }Q\w8CTd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信佛的吧?” sE"RggiG  
    没有回答声,小姑娘却自顾自说下去:“没有关系,我可以念给你听。” w2hl"r+F  
    转眼她已来到了陈辰身边,看到陈辰,她甜甜一笑:“大哥哥,麻烦你帮我照一照台阶好吗,我的蜡烛快燃尽了。” yqAX|%{X  
    果然,她的蜡烛只剩下了一小截,烛火苟延残喘,将熄未熄。 6"iJ)A{l?  
    陈辰将手中蜡烛举得高了些,就见小姑娘扭头对身后说:“这里有台阶,你小心些。” d/ DbT  
    小姑娘脚步轻快,跃上台阶,向身后伸出了手。  'rlmyV  
    陈辰的目瞪口呆。 )jg $8`A!,  
    因为她的身后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有。 jc^aSI'}z  
    这小姑娘似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Q)>?+bK  
    大殿里的佛台上供着长明灯,所以还算亮堂。小姑娘在蒲团上坐了下来,翻着经书,问向一旁的空气:“你想听哪一章经?” <yA`NeRN  
9 D\ gLh2  
~/]f$  
Y`>E= ':  
`"_84]  
    陈辰终于忍不住,走过去问:“小妹妹,你在跟谁说话?” :2RIlK1z  
    小姑娘指了指身旁空空如也的蒲团:“这个哥哥喜欢听人念经,所以我念来给他听。” fR(lfW a  
    陈辰看着那稍稍陷下去一些的蒲团,呆住。 h|)638*b  
    “喵!” AB{{lr>  
    大殿外传来一声猫叫。 z[&|\;l-M  
    陈辰惊醒,忙跑了出去,身后,是小姑娘清脆的声音:“归命一切智,一切众安乐,众生处无为,我亦在其例……” cDq7hN  
    她的身旁,端端正正坐着一眉清目秀的少年,眼看佛经,低眉含笑。 }M.7*cW  
    他的眼中,两点琥珀光。 4!enK ?QP  
    第二日,小姑娘被人发现晕倒在大殿上,满脸抓痕,高烧不退,是与石磊一样的症状。 [`T8U,)G  
    接二连三的怪异事故,让住在这里的香客再不敢停留,纷纷收拾行李下了山去,就连这里的和尚们回想起那两人脸上的抓痕也是心有余悸,只能在大殿上念经祈求佛祖护佑妙法寺,消除此地业障,还它一片太平。 PR|_N|q  
    没人注意到,这座寺院里凭空消失了一只猫,还有一个女人。 JC5J{@  
    陈辰仍旧在寺中住着,昨晚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是他留下来的唯一原因。 ;%#5J^r0  
umD)<:  
R<W(v0t|  
+[;=YL  
>nr>[l9-  
    他在那小姑娘的身上闻到了熟悉的香气,而那香气,是许听蕊身上的香水味。 j!VrLmh^  
    直觉告诉陈辰,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许听蕊有关。 Hid$-5  
    他一人在寺院中失魂落魄的走,身边僧侣香客往来,只他一人似游魂一般,漫无目的。 Pd8aFn9sj  
    “喵!” "U7e }bKr  
    恍惚间,一声猫叫,将他的视线转移了过去,妙法寺院中央的那口铜钟下,正卧着一只绒毛洁白似雪的骄傲无比的猫。 :YB7"b6M{  
    “Luna!” j[f;BW}  
    听到陈辰一声叫唤,Luna似被惊起,疯狂向后院跑去。 ywDCp%sw  
    陈辰一路跟着,却哪里有猫跑得快?不多时,已失去了Luna的踪迹。 Og6@$cs  
    正疑惑时,墙角伸出一双酥手来,食指向他勾了勾:“陈辰。” xz!A C-  
    是许听蕊的声音。 >hM*m.V!  
    陈辰跑过去,转过墙角,一片葱郁,没有许听蕊的影子。 lM_alp~  
    “陈辰!” @]`FYwi  
    又是一声呼唤,是在偏殿中,有三两香客在上香叩拜,门前一隅,坐着个和尚,捻珠念经。 0xR(elq`T[  
    视线尽头,是一身僧衣的许听蕊,正跪拜在蒲团上,一脸虔诚。 sfKADt:  
    陈辰走上前,手搭在她的肩上,那素袍僧衣下的身子,冰凉。 Mzh6(PL#  
    “听蕊,别胡闹了,有些事情我要问问你。” j>y4LnVKL  
    旁边传来窃窃私语声,陈辰回头,见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汇聚在他的身上。 l4LSMZ:.  
    念经的和尚走了过来,问陈辰:“这位施主,你在与谁说话?” PfQ@=*h  
    陈辰指了指许听蕊:“我女朋友。” RWYkc<k .  
    和尚看向蒲团,皱了皱眉:“施主,此处无人。” `ojUM!"T  
    “怎么会,她明明……” o& PT|+  
    陈辰愣住。 ={#G=mE  
<X4V"f  
i#&oI  
E_0:^hNFp  
    想到昨夜情景,那小姑娘对着身边的空蒲团念经,他也以为,那里无人。 gJM}D BZ  
    一阵银铃般的轻笑,戏谑叫他:“陈辰。” *66zqEs  
    陈辰回头,看见背对着他一身僧衣的许听蕊,缓缓转过了身。 >Dh| ,s$!  
    两点琥珀光。 MF ?8  
    利齿外露,面目狰狞,一身毛发耸立,正是猫被激怒的模样。 bi9Ij& s  
    陈辰的许听蕊,现如今,变成了一只猫。 .;fcoG$  
    陈辰震惶。 }L(79  
    霎时间,一双利爪已向他脸上抓挠起来。 ubTrhyQ  
    却在这十万火急的当口,当头一盆水浇下,陈辰湿了一身,浓重的腥气扑面而来时,眼前的许听蕊,眼前的猫,眼前的利爪瞬间烟消云散。 Y1~Lu)eZj  
    而陈辰浑身上下,鲜血淋漓。 6lh7%LjR  
    “算你幸运,白捡了一条命。” 7<OLd`V)  
    有女人的声音,陈辰抬头,见偏殿门口站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冷清清的面庞,正似女王一般注视着他,而这姑娘的手中正提着一只塑料桶,桶沿还在淅淅沥沥滴着血。 d|K}-P [nq  
    “血……血……” A] r6B`  
    周围的人都尖叫起来。 %~n<bLI  
    “放心,这是狗血,荡煞的。” ~"Nt`a#U]  
    姑娘笑着走近,对和尚颔首:“师父,不好意思,污了佛门清净地,不过这是为了救命,我想佛祖会原谅的吧?” (nf:l5\'  
    和尚含笑,点了点头。 -\Jn"De!3  
    姑娘这才看向陈辰:“你的女朋友现下应该是在藏经阁,不去看看她吗?” <Yq{ *emI  
L;JiL\  
R V^HG  
f{zW 6S(9  
k[p>x4jz~F  
    她这话说得莫名,引得众人一起来到藏经阁,果不其然,庞大的书架间,有个女子晕倒在地,身边一片狼藉,都是翻开来的经书。 ,3==dHEkg  
    她是睡在了佛语中。 A}H?1q~6  
    姑娘对一身狗血的陈辰说:“你女朋友应是得罪人了,所以有人将养了多年的猫魈放了出来,缠着她,要让她厄运缠身。先时那两人便是猫魈的警告,若不是被我发现,说不定你和你的女朋友最终都会没了性命,小伙子,我看你当真应去佛祖前上柱香,谢他保佑。” EKqguL  
    姑娘语气老成,拍了拍他的肩,又说:“那只猫丢了便丢了,从今往后,再不要养猫了,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们还有今日的好运气。” +B&naA9  
    说完,姑娘笑了笑,由和尚引着,去了住持的房中。 _-|iLh  
    一场风波总算平息。 =:[%UT(\&  
    后来,在回家的车上,许听蕊仔细回想,却始终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什么人,倒是回了家后,父亲听说他们的遭遇,一拍大腿,激动的说:“前段时间,我们单位招标,是老李负责,签下的建筑公司是他家亲戚,施工时偷工减料,被我发现了,上报了领导,结果老李被单位开除,提前回家养老。临走时他曾发誓要让我好看,我还当他是气话,现在想想,可不是得罪他了嘛,难不成是他?” /RJRtQ/  
csjA?3<+eE  
wM!Q 4M~G  
vBWl'sZ);  
l!6Af[)=3  
    许听蕊的母亲听了,也连忙说:“对了对了,我们单位刘大姐背地里接私活,我给领导提了个醒,被刘大姐知道了,到现在也没理我,你说会不会是她?” 18B#K%6!  
    陈辰和许听蕊听了,一脸苦笑,人生在世,不经意间,一句话,一个行为都可能触及了他人底线,得罪了他们,让其怀恨在心,你又从何得知究竟是谁不怀好意,打击报复?这是笔无头帐,算不清的,只能多谢佛祖保佑,往后为人小心,积德行善,也就罢了。 KL; &  
    猫魈,南宋洪迈《夷坚支丁》卷八记临安女子为魅所祟,见一少年,状貌奇伟,凡饮食所须,应声即办,讴吟笑语,与人不殊。而旁人皆不能见。至后世有“金华猫妖”之说,即猫魈也。 ;L#>I_-=N  
    明《说听》卷下亦有载,金华猫,人家畜之三年,后每于终宵,蹲踞屋上,仰口对月,吸其精,久而作怪。入深山幽谷,或佛殿文庙中为穴,朝伏匿,暮出魅人,逢女则变美男,逢男则变美女,每至人家,先溺于水中,人饮之,则莫见其形。凡遇怪者,来时如梦,日渐成疾。 -e""\Wm\  
    想来应是许家人不知得罪了谁,让其怀恨在心,将养了多年的猫魈放了出来,诱着许家小女儿带回了家,趁着来到佛门清净地,吸月光之精华,读佛经之妙法,继而鬼魅现身,变男幻女,诱惑异性,引其入梦,疯癫成疾,终得报复之目的。 3'bpuC+  
    幸而遇到那不知名的姑娘,一桶狗血,灭了猫魈的形,这才救了受猫魈蛊惑的几人的命,如今回想诸事种种,犹叫人胆战心惊,后怕无穷。 c9Kk^;rz  
    所以啊,人活于世,还是谨言慎行,你不知道自己一句无心之话会得罪哪个小心眼的人,世间邪门儿事多了去了,若被有心之人利用,怕不是你一条命能买单的了。 FA{Fit j  
{0F::floh  
[ 此帖被只为你变乖在20200801 17:18:21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只为你变乖 城堡币 +3 08-01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本文地址: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妈妈的爸爸叫什么? 正确答案:姥爷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关注内容


      你那边现在还戴口罩吗?(还严格吗?)

      【惊蛰°】的聊天楼(升级赚币好去处)

      心情随笔每日热门话题汇总(奖励翻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