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古镜 TXT小说(完结)作者:江姝渃
katank 离线
地振高岗,一派青山千古受;门朝大海,三江河水万年攻。
头衔:荣誉会员
级别:海洋之守望
九六名人堂:NO.38

御赐: 专业酱油党
UID: 132170
总积分: 67998
精华: 4
配偶: 醉迹满青衫、
发帖: 40590
城堡币: 5279 个 充值
经验值: 62188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4 枚
发书点: 14025 点
转盘点: 1277 点
8月发书点: 16 点
群组: ツ弑神ㄨミ
在线时间: 5730(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12-07
最后登录: 2020-08-04
[29013]蛋[3]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20-08-01 17:07:19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恐怖 分类

古镜 TXT小说(完结)作者:江姝渃

    雁城身价最高的单身汉姓司徒,名青阳,是司徒氏房地产的董事长,雁城首富,呼风唤雨之人物,真正的钻石王老五。 v9< dg  
    司徒青阳今年三十五岁,商场得意,情场失意,从未听说过他身边有哪个亲近的女人存在,像他这样年轻有为的,哪个不是桃花旺盛,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可司徒青阳就是这么一个另类,眼中只容得下事业,对于女人,不屑一顾。 eV (iBqmx  
    可就是这么一个私生活平淡似水的黄金单身汉,在今年情人节的那一天,却传出了一个劲爆消息,刊登在了报纸社会新闻的头条上:司徒氏的掌门人司徒青阳预备举行相亲海选,为他们司徒家找一个女主人。 gSQ.Wx1F  
    这场还没开始就已经赚足了眼球的富豪相亲会吸引了无数女人的疯狂参与,报名第一天,早上五点钟,城市还没有醒来,报名处的大门早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晨起锻炼的大妈大爷路过此地,以为是附近超市有活动,也扛着一把老骨头扎进姑娘堆儿里,被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偷偷抿嘴儿嘲笑,这才晓得这里待会儿是要举办什么相亲会的。 ]vtE;j  
    大爷大妈又扛着老骨头从姑娘堆儿里挤出来,边摇头边叹气:“现在都什么世道了?” ;CS,+,;  
    早上九点,报名准时开始,姑娘们一个个拿着报名表,听从吩咐派对,秩序井然,似乎个个大家闺秀,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望,屌丝们拿着手机偷拍看上眼的姑娘,脸蛋儿和美腿是标准,带了脂粉面具的脸上,又见得几人水灵? 7_u-]L H  
    海选是在一家酒店的宴会厅里举办的,姑娘们被分成了十组,由工作人员与其三分钟的简短对话,淘汰掉约莫一半的人,余下的,才有资格进入下一关。 6kDPyf;n  
    只有三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断定你是否是一个好姑娘,很残酷,不是么? 7xV~0J>k9  
    林筱筱来得晚了,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忐忑的看着工作人员在前方分发号码牌,自己是第三百零六号。 K01E*$B  
D10]v9>  
YY_BmxKl  
< F *vd  
3: n1WXQ_  
    三百多人,这个城市所有年轻貌美的姑娘都汇聚于此,那么大街上行走的那些呢?前面有个姑娘天鹅一般优雅地昂起了头,对身边的姑娘说:“看看大街上走的那些女生,多平庸。” IXy7|)mjo  
    平庸,这世界上的人大多平庸,像司徒青阳这样的天之骄子,屈指可数。 iGH!A=4G  
    林筱筱和站在这里的所有女生一样,都有着一个嫁入豪门的美梦,麻雀变凤凰,这是成为人上人的捷径。 _1(6Ih|^`i  
    不过,看着眼前个个自信满满的女人,林筱筱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优势。 lY{O  
    女人们三三两两聊着天,不时有一两句传入林筱筱的耳朵里。 NO \0xiaS  
    “我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回国后自己开了家公司,一直没有男朋友,就是觉得现在的男人品味太低,不懂得欣赏,像司徒先生这样的男人才是我想要的。” (<\2PB:x|  
    “我之前一直住在国外,天天参加时装周都腻歪了,想着回国来看看,没想到正好遇上司徒先生相亲,可不就是为我准备的么?” #s'$2?  
    “怎么这么慢,我还等着相完亲去参加演出呢,让所有人都等我一个,不合适。” u<Qmv%IO  
!EweN~;  
z^nRbf|.!  
,7AB/|jD  
d) 2}#D<a  
    原来一个比一个强悍,在林筱筱眼里,她们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们生来就是公主,又这么有本事,是自己所不能比的。 ?TP$6B  
    林筱筱出身普通家庭,毕业于普通大学,现在在一家幼儿园里当老师,唯一可以令她值得骄傲的便是她的钢琴水平,初中便考过了十级,若她当年去考音乐学院的话,说不定现在也像朗朗一样了呢。 "GZ\{[1)  
    很快,她被分到了第十组,被工作人员带到大厅,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 >8_2-Mr  
    面试的情形她们是可以看得到的,这些趾高气扬的女子在面试官面前竟无一不敛起了她们的嚣张气焰,变成了沉默的羔羊。 .7cfN9ieeT  
    面试官的语言,犀利无比,甚至不留情面。 ]K'W 8  
    一面试官翻看着眼前厚厚的简历,问23号女人:“你毕业于常春藤院校,自己又开了公司,全球500强的企业,已经什么都不缺了,为什么还要来面试相亲?” $A#|K0 5  
    女人哑口无言。 Bnzq daO  
    另一面试官让87号女人表演才艺,女生唱歌,五音不全,面试官连忙摆手:“不好意思,司徒先生还想多活两年,您请回吧!” l@ nM +^  
    更有甚者,直接指着132号女人:“就您这样的身材,司徒先生可养不起。” ]!=6RLuF  
    胖女人被语言侮辱,抹泪离开。 >i',V^?  
    看,果真残酷。 An~5y9  
    所有的候选者都不说话了,这些女人脸上的骄傲散去,剩下的,只有忐忑。 m&_eXC Y  
    终于,轮到了林筱筱,她尽量保持优雅的仪态坐下,将简历递给了面试官。 m{m7~k 4J!  
    面试官是个和她年龄差不多大的男人,迅速翻看着简历,不发一语。 Uam7XktR  
    林筱筱始终微笑看着他,直到他抬起头来,问:“您家境普通,学历普通,请问您觉得自己有什么优势得到司徒先生的青睐?” e#+5K>l7I  
    林筱筱想了想,笑着回答:“我没有带面具。” vGU#C1$le  
    面试官满意的点了点头:“林小姐,恭喜您进入下一关。” y?WL=  
    不过半分钟的面试,林筱筱是整个大厅里通过面试速度最快的人。 pr%|:Ai  
[R[:R8Eq  
=9t",rsgX  
    接下来,便是更为严苛的体检,严苛到身上哪怕有一道淡淡的疤痕都会被淘汰,身高体重的配比都有严格的标准,多一斤不行,少一斤亦不行。最后,顺利通过体检的,不过二十人。 . _CUh  
    这二十人,有资格见到司徒青阳。 }' ?="Q  
    见面仍被安排在这家酒店,包括林筱筱在内的二十个姑娘被带到餐厅,一顿饭后,司徒青阳会跟她们见面。 <fT8LCp  
    姑娘们如释重负,心情大好,互相聊着天,美美地饱餐了一顿。 M7oarIe$  
    司徒青阳被几人簇拥着进来,冷冰冰的面庞,目光逐一扫过错愕的姑娘们,对身旁的秘术点了点头。 q$-> 24`  
    “林筱筱小姐,赵一汶小姐,曾如冰小姐请留下,其余小姐,很抱歉,你们被淘汰了。” fciHAk\Z  
    秘书简短的一句话,宣告了二十人的命运。 7{abhtYk  
    直到林筱筱回到酒店房间,仍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平凡如她,竟然进入了最后的决赛,司徒青阳的未婚妻,司徒氏集团的女主人,就要在她们三个人中选出。 ;Z1 7L=:  
    她望着窗外,霓虹闪烁,路人个个行色匆匆,他们为生计摸爬滚打,而自己却有一个机会可以将他们踩在脚下,成为人上人,这让她不由得低声笑起来。 T2n %RMh  
    “在笑什么?” =< ?B!  
    身后传来司徒青阳清冷的声音。 7q~73!X}c  
    林筱筱惊讶回头,忙将心头的窃喜隐藏起来,说:“觉得这里的夜景很美。” gM2_Ud\  
    “不及你。”司徒青阳说着,递过来一个雕花木盒:“送你的,打开看看。” N5B+ >+  
    林筱筱一眼就被盒子上的花纹吸引住了:“这盒子好漂亮。” Rxk!({$  
    “这是明代的剔红花鸟纹长方盒,雕工不错。” l&}SoN  
    明代的? 7HqPx/V  
    林筱筱心头一阵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端端正正躺着的物什上,是一面铜镜。 o4@9*[Q8  
    “这是司徒家祖传的铜镜,上面刻着的是瑞兽纹,吉祥之意,能保佑持镜之人,所以是传给每代司徒家儿媳的。” i{52T` z  
    “儿媳?”林筱筱不敢相信一般:“你的意思是……” &vP_~\PH  
    “没错,三天后,你会成为我的未婚妻。”司徒青阳说:“不过在这三天里,你必须通过最后一项测试。” [3q<)i  
    “是什么测试?” Hpi[w f~<  
    司徒青阳环顾了一下房间,问:“这房间林小姐还满意吗?” Qhtac4"  
    林筱筱点了点头。 yr0:eaQR  
    “那好,请你在这房间里呆三天,一日三餐我会亲自送来,但倘若这三天里你跨出这房间一步,那未婚妻的资格便只能让给别人了,林小姐听明白了吗?” ,=Jg"e}  
U[DG~X  
d72r~Z$&  
    这有什么难的?林筱筱心想着,笑了:“听明白了,没有问题。” V*yly&  
    “那好,早点休息。” ==T[3C-z  
    司徒青阳一点不流连,转身离开了房间,自始至终,林筱筱都没有在他脸上看到笑意。 $0Tn!OsC  
    这是个多冰冷的男人呵! ?0v4, IK%f  
    林筱筱端详那面铜镜,上面刻着四只瑞兽,环绕着旋钮,青铜的材质,透着历史的浑厚,林筱筱小心翼翼将它打开,铜镜年代久远,已布满铜锈,只能当收藏物,再照不得人影。 F0z<$$~J  
    酒店房间的灯光暖黄色,林筱筱的影子与铜镜重叠,仿佛浑然天成。 i0t(7IU3x  
    一阵疲倦突然袭来,林筱筱放下镜子,想去泡个澡,然后睡觉。 pe'=Vqa Y  
    “不想照照镜子吗?” ay`-5Hr6+  
    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有个声音飘飘忽忽,传入她的耳朵。 dwV,}/ x9  
    “谁?” $2vY,3lq  
    林筱筱吓了一跳,急忙回头,身后是宽大的落地窗,映着窗外不眠的夜景。 hu@w :_X  
    林筱筱小心翼翼地走进,落地窗前映出她的影子,及腰的长发散在两颊边,未施粉黛的面庞上尽是疲惫。 (eY/eJ|UH  
    她与自己的影子静静对视,忽见影子唇边勾起笑容,问她:“不想照照镜子吗?” N'$`N7=u  
    林筱筱吓得尖叫,忙一把拉上了窗帘。 hRgp8)wa  
    笑声依旧在她耳边回荡。 LruO3S0lt  
    林筱筱再顾不得其他,奔向房门,手刚搭上门把手的那一刹那,她忽然犹豫了。 'Wh+^  
    司徒青阳的话她记得清楚,三天内,倘若她踏出这扇门一步,便永远失去了成为司徒青阳未婚妻的资格。 dXd^uZUbn  
!FeQY| n7  
D!v*$;-$Y  
UNLfjZoU  
AJ l~{L  
    淘汰出局,这不是她想要的。 fO@l2;=X  
    林筱筱的手缓缓的放下,做了一番思想挣扎后,鼓足了勇气,又回到了房间里。 k;21Az-_&  
    房间里此刻异常平静,如同她初来时一般。 yZ-ass@)|  
    刚才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今天太累了,她需要休息。 ORt[w  
    快速的洗了个澡,林筱筱钻进被窝里,几乎立刻便睡着了。 Ia[aJ#'cg  
    卫生间的排风扇一直开着,发出呼呼的响声,虽然极轻微,可林筱筱却听得异常真切,便是她做了梦,这声音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  T}Gz>ank  
    林筱筱做的是个美梦,梦见与司徒青阳在教堂举行了婚礼,司徒青阳说无论富贵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永远爱她,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 weXeE  
    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司徒青阳说着,从身后拿出了那面瑞兽纹铜镜,缓缓打开:“不想照照镜子吗?” ^dp dG!K  
    镜子里林筱筱的面庞异常美丽,满满洋溢着的都是幸福。 BnaY<=o  
    却忽然,这张脸迅速地衰老下去,像是一瞬间走完了余生,原本光滑紧致的皮肤变得干瘪,皱纹层层密布,青丝变白发,年华正好的女人变成了老太婆。 ~:<B'%+~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VyR'C,  
    而司徒青阳呢,依然年轻帅气,不见丝毫岁月痕迹,他们二人,隔得那样远。 J<e> F+L (  
    只一个晃目,铜镜中的老太婆竟变作了骷髅一颗,松动的牙齿一张一合,只剩下一根骨头的手忽地从镜中伸出,紧紧扣住了林筱筱的喉咙。 25a<-m.{  
    “啊——” H I+  
    林筱筱尖叫着坐起,骷髅灰飞烟灭。 <d,HZ'~L/p  
    尘归尘来,土归土去。 l%+d|:  
    林筱筱大喘着气,看向一片漆黑的房间,慌乱地寻到了床头灯的开关,暖黄的灯光倾泻而出,这才让她感到一丝平静。 eK4JkK  
    “啊——” mdd[j#a3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也传来一声尖叫,走廊上响起纷乱的脚步声,有人停在林筱筱的门前低声说着话,声音听起来异常严肃。 |D.v^C*?  
    林筱筱记得她们三个女孩儿的房间是挨着的,住在她隔壁的好像是叫做赵一汶的。 GnsyTTKp  
    难不成赵一汶也像她一样,做了噩梦? h @^oUJ  
    林筱筱静静听着,一个男声在门口响起:“不好意思,赵一汶小姐,你被淘汰了。” {u_J94'D  
    赵一汶的哭声瞬间响彻了整层楼,惊天动地,林筱筱忍不住下床去打开了房门,站在房间里看到的是跪倒在司徒青阳面前的赵一汶,紧紧抓住司徒青阳的袖口,神色绝望而慌张:“不是我想出来的,我是被逼的,你不知道,那房间里有鬼,好可怕,好可怕……” 9". DgW(]  
    司徒青阳依旧冰冷着脸,不带丝毫怜惜的拂去赵一汶的手,静静的说:“赵小姐,我想你是生病了,最好去医院看看。” D_+%ybP6"  
    哭喊着的赵一汶很快被保安架着离开,经过林筱筱的房间时,赵一汶竟忽然回过头来紧紧盯着林筱筱,沉着声,一字一句道:“不想照照镜子吗,她在看你呢。” .ltF31@Zu  
    林筱筱吓得双腿一软,险些跌坐在地。 Kt $8!C&  
6GU 6({kCP  
] 1v .\ot  
1B^gq/   
    却有一双手在身后扶住了她,司徒青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她疯了,你不要介意,早点休息,还有,你还差一步就要走出房间了。” Wk{b-Y  
    林筱筱一听,忙向后退了几步,司徒青阳看她那模样,竟轻声笑起来了:“林小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晚安。” h#2|uJ}@v  
    当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林筱筱一个人的时候,她眼前挥之不去的,是那个让她灰飞烟灭的梦,还有赵一汶惊悚的面容。 \=T,>0RM  
    “不想照照镜子吗?” IfPy =T  
    她这一晚上不止一次听到这句话,难不成是那面镜子有什么蹊跷? icR,C.))L  
    林筱筱拿起那面瑞兽纹铜镜,重新打开来,竟吃了一惊,铜镜上的铜锈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消失殆尽,如今的镜面光洁如新,映出林筱筱的面容,异常疲惫。 P{D.GawRI  
    “你如果画个妆的话,会更漂亮。”林筱筱看到镜中的自己微笑着说。 729(PX#sT  
    房间里的东西准备得一应俱全,梳妆台上放着一堆化妆品,林筱筱看了看,都是名牌。 tH9fI>pmp  
    她竟当真对镜梳妆,将那些瓶瓶罐罐里的东西涂抹在自己的脸上,整整一晚上的时间,她如同着了魔一般。 Z&6.n4  
    当司徒青阳来给她送早餐时,她正满意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越看越着迷。 t6+jA7v  
    “林小姐今天有些不大一样,”司徒青阳站在她身后看着铜镜里的美人儿:“你很美。” ,z}F'  
    林筱筱笑了起来,如同一个精致优雅的木偶:“谢谢。” s\d5 c3Y  
    “林小姐觉得你和曾小姐相比,哪个胜算大些?” D Fa6cK=  
    “当然是我,”林筱筱喝了一口粥:“司徒先生不觉得吗?” mlrv'  
    司徒青阳也笑了:“看来我的眼光没错,这面铜镜果真很适合你。” gvC"$N+  
    一天的时间,可以做许多事情,可林筱筱只做了一件,便是端详着铜镜中的自己,着迷得无法自拔。 Iyr&V%-s  
    当夜幕再度降临,她竟然没有发现,自己已呆呆坐了一整天。 mhu.::OqN  
    窗外的霓虹闪烁得晃目,暖黄的灯光下,铜镜里的女人有一张惊为天人的面庞,正看着林筱筱微笑。 OL)otG" 0  
    只是,不同于穿着睡袍的林筱筱,那女人的发髻优雅地挽起,上面簪了一只掐丝珐琅簪,修身的旗袍,看得出玲珑的曲线。 <pmu'LJw  
    “男人喜欢的不过是你的皮囊,倘若有一天你老了,便再也留不住男人的心,所以,你永远不能让自己老。”那女人说。 ; o1,i3  
    “怎么样才能不老?”林筱筱问她。 /NuqM51  
\=rULV  
V6_ |Fe9  
$c 6; G 5  
1VI5[:  
    女人抿嘴笑了起来,冲她招了招手:“你靠过来点,我告诉你。” Z4b:SZ  
    林筱筱将铜镜贴在耳边,镜中的女人正要说话,外面又是一阵骚动声,可听见楼下传来救护车的声音,有女子在疯狂地喊叫,继而一切又复归平静。 cT|Pkh@K  
    房门打开,司徒青阳站在门口,背光,显得他的面容如此模糊:“林小姐,曾小姐被淘汰了,恭喜你,还剩下最后一天时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R<q?cdl2  
    林筱筱浅笑:“我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y=(hj3:  
    司徒青阳关上房门,露出的笑容诡异,这个初来时怯懦的姑娘,仅仅两天的时间,已然脱胎换骨,她还会为自己带来多大的惊喜呢?司徒青阳拭目以待。 g Md6J  
    林筱筱这一晚上睡得极不安稳,怪梦频频,卫生间排风扇的声音在耳边挥之不去,她像是睡着,又像是醒了。房间里好似有团团的影子,都是女人,她们围绕在自己的床边,笑着,哭着,喜着,忧着,乐着,愁着,无论何种面目表情,那目光都是在看着自己,频频摇头,频频叹息。 l;c\9?1d  
    林筱筱想起身,却起不来,任她们在床边不停走动,那身上的服装形形色色,从古至今,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新娘子的嫁衣。 8S[/IGt]F  
    林筱筱看到了曾一冰,那个身材高挑匀称的姑娘,穿着一袭婚纱,目光哀怨。 BGP J|%  
    “离开这里,”曾一冰俯下身来望着她:“这不是属于你的地方,离开这里。” PRuQ.  
    林筱筱身子仍不能动弹,只能冷冷的笑:“输了的人才该离开,你输了,而我赢了,过来明天,我就是司徒先生的未婚妻,你是嫉妒了?” PCi{Au']  
    曾一冰看着她,莫名哭了起来:“你逃不掉的,她看着你呢,你终会和我一样。” 9qg s,c  
    “你会和我一样……” A "my} *t  
    “和我一样……” ok+E{p8  
i $xGS_  
& bQwW%i  
&@kF)]2[y_  
;^aISIxDr  
    “一样……” #Ei7rl*S  
    女人们纷纷重复。 iRuD"|  
    新娘子们都聚拢过来,爬上林筱筱的床,狰狞笑着:“姑娘,我们在等着你呢……” !vt2x  
    一个穿着明制袄裙的女人最靠前,趴在林筱筱身上,忽地伸出手来,狠狠掐住了她的喉咙,五指纤细,原是枯骨,刺破皮肤。 B /Y2I5`  
    林筱筱尖叫,拼命挣扎,奈何身子似被束缚,一切都是徒劳。 fc?CJJ  
    一件件大红喜服,飘荡在她的周围,里面俱是一架枯骨,对她狰狞而笑。 Z=_i1c'  
    唯一的白色站在床边,骷髅的两眼空洞,是曾一冰,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俯看着她。 QtB@te  
    一切灰飞。 Y&U[  
    当清晨的曙光招摇在林筱筱的脸上时,她忽地惊醒,浑身已被汗水浸透,司徒青阳正站在床边看着她,阳光衬得他的脸那样年轻,如同二十岁的小伙,活力张扬。 *{mTBhuc  
    “林小姐,是做了噩梦了?” ?9 U82>s{  
    林筱筱惊喘着,点了点头。 ?ib#UY|S  
    “你看起来有些憔悴,再多睡会儿吧,我晚些时候再来。” *r1u[  
    司徒青阳笑着离开,林筱筱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铜镜,刚看到镜中自己的模样,竟然一声哀嚎,铜镜自手中滑落。 &7&mtD  
    那镜中映着的,是一张女人苍老的脸,如她最初所梦见的,青春不再的脸。 Oj_*9W(Ch  
    这样的脸,司徒青阳难道不会嫌弃? 1;N_gAu  
    铜镜中传来女人咯咯的笑声,林筱筱抓起铜镜,声嘶力竭:“快告诉我,怎么样让自己永远不老,快说!” k 5]TY)!  
    女人笑着招了招手:“你进来,我慢慢讲给你听。” 18tB  
    就见得一双藕般细嫩的玉壁从镜中缓缓地伸了出来,牵起林筱筱的手,林筱筱竟觉得自己飞了起来,眼前的一切如同虚幻,光芒万丈,她也随着这万丈光芒一起,融入了铜镜中,浑然一体。 #tE:X  
    房间里,只回荡着女人娇美的笑声,如风铃,随风轻摆。 ekA?vQ.W'  
    房间的门再度被打开,司徒青阳悠闲地踱步进来,看到空无一人的床铺,似乎并未感到讶异。他径直走到床前,拾起瑞兽纹铜镜,打开来,对着铜镜微笑:“林小姐,很遗憾,你输了,后会无期。” {}V/0<o>  
    光亮的镜面上映着一个女子的面容,天真的眼神,纯净的面庞,水灵灵的模样,如同新荷,正是林筱筱。 Z $qH\  
    她美艳无比,青春常在。 v9x#?&  
    司徒青阳重新将铜镜放入剔红花鸟纹长方盒中,自语道:“应该再多几个女人的魂魄才好,你们如愿以偿,我亦是,各得所需,公平交易。从今往后,你们就是司徒家的新娘,永生永世护佑着司徒家吧,姑娘们,多谢了。” /Q3miO.K  
    他拿起手机,对秘书吩咐:“这些姑娘都不合我的心意,再帮我举办一场相亲会,声势再浩大些。” 0sm`7  
    剔红花鸟纹长方盒缓缓盖上,里面的瑞兽纹铜镜静静躺着,铜锈再度将它的镜面遮起,等待着下一个女子打开,又是一个崭新魂灵。 2Om!' {Z  
BH8^A~1i  
[ 此帖被只为你变乖在20200801 17:17:34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只为你变乖 城堡币 +3 08-01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本文地址: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爸爸的妈妈叫什么? 正确答案:奶奶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