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倚天)一剑之后 TXT小说(完结)作者:妖灵惑星
头衔:论坛版主
级别:太平之海洋

UID: 1447448
总积分: 1349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031
城堡币: 1006 个 充值
经验值: 2715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7 枚
发书点: 91 点
转盘点: 6697 点
8月发书点: 3 点
群组: 醉忆轻狂
在线时间: 10780(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9-05-23
最后登录: 2020-08-04
[1691]蛋[0]
最近收到的礼物: [礼物中心]



0楼  发表于: 2020-08-02 18:30:41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其他 »  武侠 分类

(倚天)一剑之后 TXT小说(完结)作者:妖灵惑星

【文案】 hUrdRYN  
当宋青书一剑刺入莫声谷体内后,宋青书却不再是原装正版,而是一个陌生的灵魂。 'LCXc{s`C  
n,*y"J7L  
【原文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680816 I;6]Lo2;H  
BYDJ*<=  
【正文】 HMw2[)w:%  
t\QSIBc  
上章  )~&;@  
  明月皎皎,纯白的月光从天际洒落,为大地染上一层动人清辉,这份光芒投射在茫茫白雪上,更显出几分刺眼的梦幻。 g)w"  
   v_fH@s  
  一处较为干净的山洞内,宋青书在莫声谷的指导下拾捡着可用的干燥树枝,再战战兢兢地在对方犀利目光注视下结果打火石,在折腾了一刻钟时间并熏得自己满脸黑灰之后,终于看着一点火星在自己的手下产生并慢慢蔓延开来。 Zw_ENVaA;  
   H.d RF  
  升腾的火焰令得四周的空气都微微扭曲,从火焰上空望去,洞内两人的神情都有着几分诡异的扭曲。 Kp9:j6_  
   er]0e>  
  宋青书将篝火拨的旺盛一点,随即十分安静地挑选了一个离莫声谷最为遥远的地方,安静地抱膝而坐,但那略带警惕的目光仍是忍不住落在莫声谷身上,直到对方一个冷冽目光射过来,他才后知后觉地挪开目光望向洞外,而双眸也忍不住染上几分水雾。 }>gw2Mi-  
   m8rPxE?  
  宋青书,穿越前的他不过是普通校园的普通大学生,平生最郁闷的事情就是拥有“宋青书”这个与倚天里面的败家混蛋一样的名字而常被周围朋友嘲笑,日常闲来玩玩篮球上上网,却在某次被篮球砸晕后憋屈地来到这个世界。他忍不住怀疑自己会穿越的原因是因为这相同的三个字,如果事实真相真如他所猜测的那般,等他百年后一定要到为他起名的太爷爷面前哭诉一番! T+.y]$  
   g'FUk1y4a  
  天马行空地乱想一通后,宋青书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分。但是再低头看着自己一身违和的装束,好好飘起来的一点好心情瞬间灰飞烟灭。 %EP {pkY  
   ;7`\s6+rv  
  两个时辰前,当他在这个可恶的世界苏醒时,却是悚然发现自己几乎成为杀人凶手!在最初的震撼后,他强迫自己迅速恢复镇定,在莫声谷失望的怒斥声中和陈友谅阴柔的话语挑唆中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x [ZF:  
   2ar}0e.Ea  
  当时的他权衡利弊,虽然明白在莫声谷重伤的情况下最好的保命选择是和陈友谅合作,但是骨血里的正义却是抢占了上风。于是他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迅速回想了原著中的这段情节,并趁着陈友谅凑近他诱拐他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向对方腹部挥出一掌——他是在赌博,赌他虽然莫名抢占了这具身体,但是身体里面的内力武功并不曾随着这样的意外而消失——事实证明,他赌赢了。 FJ)j9?  
   X|X,tbX  
  陈友谅毫无防备之下吃了宋青书一掌,虽然说是暂时无性命之虞,但却不敢保证继续和毫发无损的宋青书对大能够占据优势。于是陈友谅毫不犹豫地抽身离去,留下后背早已汗湿的宋青书。 V[&N?]{v  
   T7 fB=Os@u  
  草草为莫声谷包扎好伤口并在原地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宋青书面不改色地迎上莫声谷不屑的怒骂声并好声好气地询问对方陈友谅是否真的离开。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宋青书背起莫声谷就匆忙外反方向跑去。 Wf, A\]  
   D)iAc3Bn[  
  两人的逃命之路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直到莫声谷以丰富的野外经验指点了这一处藏身的洞|穴。 XYMqY>j  
   .dl`R  
  一路上,莫声谷的责骂声倒是渐渐少了,但是对于宋青书却是没有丝毫好脸色。而宋青书一直纠结着说出真相会不会被人当成妖孽拍死,也只能咬牙扛下正版宋青书犯下的错误。 \W `9v X  
   $NXFPml  
  夜,渐渐深了。宋青书缩坐在墙壁下,努力将自己蜷成球,同时抱怨着书上那些内功自动护体的说法其实都是骗人的。 ]cvO@;\  
   +L*fY5  
  但是再深的寒意也抵不过一波波袭来的困意,不知不觉间,宋青书双眼逐渐阖起并渐渐陷入梦境。在那甜美梦乡中,他看到了自己回到现代并抱着自己的宝贝小电缩在温暖的床上看着自己所追的文的最新更新。那样米虫般的生活,真是美好得让人想要热泪盈眶。 Y>Nrjc  
   CN,Xuz9  
  可惜美梦总易碎,无情的风夹杂着暴雪从洞外扑入,残酷地唤醒宋青书。 c YR'F>(  
   e~M$ra U  
  他向四周扫视一眼后,苦笑地起身跺脚,却在目光扫过莫声谷时发现对方的唇色有着异样的苍白,而双颊却有着诡异的嫣红。 T/K4M,X&  
   [AXwbol  
  宋青书只是微微迟疑,便举步向莫声谷走去。待走到离他两步远的地方堆放仍没有反应的时候,宋青书心下顿时明白,莫声谷之所以会这样只怕是身上的重伤带来的一系列反应。 +Is>uJ$  
   AM&<v:)  
  身为计算机系高材生的宋青书对于医药护理之类的事情却是一窍不通,他蹲在莫声谷身边,伸手就去解开对方的衣服想要查看对方的伤势,却在这时,原本已经半昏迷的莫声谷却蓦然睁开警醒的双眼。 XT9 9x03  
   aFXFu3V  
  虽然莫声谷重伤濒危,但是在睁开眼的一瞬,黑眸中透出的决断杀气却让宋青书探出去的手微微一僵。 rjF%jY @O  
   svIgV>>iB  
  “你是谁?” 3\<P'*>9  
   N/&R -  
  “宋青书。” j9S<stcE_  
   x>oAGOnt  
  “是吗。”莫声谷轻轻吐出两个字,随即重新闭上眼。身上的伤真的太重,重到他觉得维持自己的清明都是一种十分辛苦的事情。耳边传来的只有洞外呜呜的风声,眼前似乎还晃动着宋青书不安疑惑的样子,莫声谷扯了扯唇角,“如果你后悔之前没杀我,就请继续发呆。” b6_%]3J(  
   dl!P5_ #  
  “啊?” V~ N$I  
   gPB6aUn1  
  莫声谷的唇角继续抽了抽,“我身上有伤药,你翻出来后帮我敷在伤口上,再运功……”他本想说运功疗伤,但想着宋青书现在那种无措的样子,随即无奈地放弃这个想法,“你怀里是不是有个青灰色的瓶子。” VM`eR]l  
   Ye}%4 h,  
  宋青书翻了翻,拎出一个说好听点是朴素说难听点是丑陋的瓶子晃了两下,“这个?” aIZYu|.h3  
   |^(|D4T  
  “嗯,把里面的药送我吧。”莫声谷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原本紧闭的双眼玩味地睁开。 ):zf*zb>!  
   ELm=W  
  宋青书点头,十分随意地打开瓶子,倒出一颗龙眼大小的药丸,随即将右掌托到对方面前。 /"CYkKj  
   fi&D1wa  
  莫声谷对于对方干脆利落的选择有些意外,但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吞了那颗丹药。“你这么帮我,就不怕我痊愈后杀了你。”说话间,有凛冽杀气从他眼中冒出,“夜窥峨眉女弟子的卧房,做出有辱我武当的事情,不杀你如何对得起我武当的教诲!” l/]W4  
   ?jFawJ,r  
  “你……还是先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再来骂我吧。”宋青书看着明明重伤却还是中气十足地训斥他的莫声谷,忍不住怀疑对方是不是伪装虚弱。 5rD~-:  
   >wt[wYs  
  莫声谷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H]7NkrK  
   k=hH8Et  
  宋青书心里嘀咕着自己真是冤枉,同时斟酌着对方想要杀他的那句话究竟是真是假。应该……是真的吧。记得原著中莫声谷就是意外撞见宋青书做了那等混账事情后,才留下简单讯息一路追杀而去,而心慌意乱的宋青书也才被陈友谅蛊惑,随即下了那样的狠手。 <)+Jv-p  
   ZLEgvM4+mk  
  宋青书颇为怜悯地看了莫声谷一眼,被自己看着长大的晚辈如此对待,他一定很伤心吧。但话说回头,不就偷窥嘛,至于喊打喊杀?他小小声嘀咕着:“偷看女孩子虽然在道德上过不去,但也不至于要落到被杀的境地。” JJ$li 5N  
   {j<es#  
  声音虽小,但习武之人的耳力自非常人可比。莫声谷睁开眼看着宋青书,骇得宋青书向后一缩,不敢再生任何事端,唯有拨弄着火堆,祈祷着外面的风雪快点停下。 S[vD)_b.I  
    xq:r~u'  
  等风雪平息,他就带着莫声谷继续去寻一处有人的地方,为他延请医者,等到确定对方的伤势无碍,他就可以功成身退,顶着这具不属于自己的皮囊随便寻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好了。 y~{FDo&:m  
   #a#S;"Q  
  嗯……只希望到时候莫声谷能看到自己救了他的份上,不要再纠结那件登徒子的事情了。 7 dg)s}D  
   $5LJQ%]  
  宋青书打了个哈欠,裹裹身上的衣服,确定那火堆一时不会熄灭后便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睡觉去了。临睡前他忍不住嘟囔着这该死的天真他妈冷,而他的肚子也真他妈饿。 3.8Z.!u  
   +.B:bj  
  天再冷,但当人困极累极,便也容易陷入梦乡。 P$LSfd  
   ]0wOU 6#  
  在宋青书的梦境里,临睡前的所有遭遇全都变成一场跌宕起伏的梦境。 @]@P WI  
   @d" w$   
  所有的鲜血所有的追杀所有的逃亡,全都变成一场让人心悸的噩梦。而在梦醒后,看到的仍然是柔软的床铺,香甜的美食,以及可爱的小电。 R8L[B1#h.  
   <)*%y7&  
  “还是这样的真实生活最美好啊。”宋青书笑眯眯地扑向自己的宝贝小电,非常矫情地在上面啃了几口。 y7L A21\  
   O@LFx,/5  
  “混账!” ,G+B3FO  
   )Ok<ru*U1Z  
  但就在宋青书心满意足的时候,耳畔却传来一声恍若惊雷的怒斥声。 >x|%Ad.n:K  
   s"_3qd`j  
  那一声,如霹雳,震撼人心。那一声,成功将宋青书从美梦中唤醒。他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那张极度凑近自己的络腮胡子,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挥出一拳。 Mc1 O&a  
   HC,CHPk  
  那应激而产生的一拳,居然带起强烈的破空之声,而对面那人反应更是灵敏,手一抬肘一沉,轻松挡住宋青书的一拳,更是顺着对方的手臂往上一探,一招野马分鬃制住他的肩膀更是狠狠向外一拧。 (-(S1&8  
   x?wJ"\  
  “嗷。”一声极度凄厉的惨叫随即在洞内回荡。 k_C]L6~  
   mT;[p]h)J*  
  这下子,宋青书算是彻底清醒了。“莫七侠莫七侠,我刚才是无意中挥出的那一拳,我一点想挑衅您的意思也没,您可千万要明察秋毫啊!” fQ|{DEGq"  
   uv_  
  莫声谷仍是用那种十足犀利的目光盯着他,随即冷哼一声,缓缓松开手下禁锢的手臂。宋青书长呼一口气,颇为无奈地揉着自己的肩膀手臂,目光无意间落在对方衣服的前襟,随即眼前一亮——只见莫声谷衣襟上有着一片氤氲开的水渍,而那大小怎么看怎么像普通人因睡姿不正确而从口角流下的那些晶亮液体。 +naiLALF  
   tXW{Rjb  
  眼角余光扫到了宋青书的窃笑,随即注意到自己衣襟上的痕迹,莫声谷双眉又是一拧,“看着自己的杰作你觉得很得意吗?”随即拂袖往洞口而去。 &&MEw9l  
   @j.]mjl#p  
  如此明显的暗示,宋青书如何听不出来?思索一番他顿时了然,自己在梦中抱住的小电,只怕就是眼前这位莫七侠了。好在他似乎没有为此事计较的意思。小小松了一口气,宋青书爬起来,活动有几许僵硬的手脚,虽然觉得莫声谷有些暴力,但仍是站到他身边陪他一起看雪。 A$&+_%B.  
   &za3U  
  昨晚的大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白茫茫。 J5p  $  
   ]t#'UU,`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真是好一派银装素裹。”将双手笼在袖里,看着暌违的北原风光,宋青书忍不住想起当年爷爷最喜欢的那一首诗。这样的雪景,于他已有十余年不曾得见。自从爷爷过世,自己被父母接回南方定居后,就再也没有在冬天见过雪花了。 JA n0|r  
   RU-dKq  
  掌,轻轻伸出。有风带起树梢上的雪片,翩跹飞舞。碎雪落在掌心,很快就被体温融化,化作水滴,再顺着掌纹一点点滴落。人生啊,何尝不是像雪花这般无助而彷徨,而迷失在这个世界的自己,却也只能凭空追忆那些与父母亲人相聚的点点滴滴。 =P 9@5j`  
   s uQv'8(0  
  “看不出你还有文人雅士那样的兴致?” arOfWs)Y  
   Lv+d9 wB  
  耳边的声音轻松唤回宋青书迷离的思绪,“我本俗人,不过想学点优雅的事情。”他轻轻一笑,随即真的观雪去了。 sR `w_<g  
   w5>-C2WXo  
  但是顶风观雪这样优雅的事情,实在不适合身体单薄的书生——宋青书穿越前是学生,穿越后的身体虽然是武林高手,但他至今不会使用,所以他仍是书生。只不过在雪地里走了一小会儿,就觉得双脚僵硬,不得不往回走去。 lsD_a n  
   q08/%?9oC  
  他一边跺着脚、哈着气,一边看着一直站在洞口的人,“你身上的伤可是痊愈了?” 72bQo`  
   `'3 _ewdB  
  “痊愈称不上,但绝不会有危险了。” XYN9=.sF  
   m7?upH  
  见对方精神抖擞的样子,宋青书忍不住心生羡慕。看看,武林高手就是厉害,那样重的伤,身上随便哪个伤口搁现代都是要进急诊室的重伤,但他们凭着内力修为硬生生地在一夜之间将重伤变成轻伤。 a}Q#I;`W  
   }Bg5jm@K  
  哎,如果他能继承这具身体本尊的武学修为就好了。宋青书想着,眼角余光已然扫向莫声谷。可惜了,宋青书毕竟身上背着弑叔的罪名,不然向对方请教武学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6# romr  
   g;B$& !  
  话说回头,现在莫声谷痊愈了,是不是会秋后算账?宋青书脚跟颇为不安地在雪地上蹭了几下,心中转着的全都是怎样逃跑的念头。 |Rn")>d&  
   l>LBr& 7  
  半垂着眼帘,眼珠子悄悄转着,宋青书再开口时,话语中就带上一点小九九:“既然尚未痊愈,还是寻个镇子,让大夫看过为妙。” V|U[G3Y  
   F1 \8.  
  莫声谷神色颇为高深地看着宋青书,一直看到宋青书心里发毛,他才缓缓点头:“好。” d1[mWNKn-  
_'r+ %f  
下章 qh4 AY<f9Y  
  莫声谷带路与宋青书带路,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 ^Xg0zXR?x  
   |V`h8jn  
  昨夜,宋青书背着莫声谷狼狈潜逃,跑得那叫一个狼狈,双脚陷入厚厚积雪时那叫一个踉跄,若不是那场暴雪一直不曾停,更因此完美地掩盖宋青书的足迹,只怕时间也容不得莫声谷有缓和的余地。 E)|_-[E  
   $2w=lOn  
  但今日,莫声谷负手走在身前,捡了一根树枝就当兵器,挥手间轻松写意,拦路荆棘在他面前犹如最嫩的豆腐一般轻松击碎。 ?8_GOu)  
   7m?s7MG  
  宋青书乖乖跟在身后,双眼一直冒着与他形象颇不相同的崇拜光芒。 k1+ a t'>[  
   ^Yt2-8hR  
  “气运丹田。”始终在前面辨识方向并负责探路的莫声谷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j~:Zq1  
   avZD3|lcZ  
  “嘎?”宋青书浑然不解。 $J ;cX  
    .+[UxoJ  
  “气吸太虚鹤飞起,气呼紫霞沉海底,气剑神形合为一,守自丹田是吾依。” ~[\m_  
   A8fbDG*X  
  “……” JOqp)x*h  
   Ki 60+ cb  
  前面莫声谷的脚步微微一顿,“还呆站着干嘛,速速按我说的做。” g?6J"{;  
   ZK5w;=Hn*_  
  “那个……”宋青书的声音有些低,“我没听懂……” W2HJ/Z@x  
   5`&m|  
  莫声谷慢慢转身,一双眼微微眯着,莫测高深。宋青书佯自镇定地与他对视,心底却在抱怨着对方那占据了半张脸的络腮胡子,若不是那胡子,也许他就能看到对方到底有没有在笑。通过眼睛去判断一个人的想法,对他而言委实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HR=-3V I&u  
   2E -h|B  
  “青书,我一直忘了问你,那时候你为什么放弃杀我?” j[p$%A;  
   n:^yH6cd  
  “杀人本就是错的!” dhxe[Y+W  
   7=[ %\HJ  
  “你就不怕我将你夜探峨眉的事情告知掌门和大哥?” @^$DdE&  
   J?+I.J@CB  
  “错了,便要承认错误。”更何况错的又不是他,而他……正随时准备落跑。 x>h9tp>  
   ex%2A(!c  
  “青书,你平日里都是怎么称呼我的?”  YooD  
   Ama@jieG  
  “七叔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宋青书觉得自己脑门上又要开始冒冷汗了。 YR2T2s  
   g`&wWp  
  “可是你早上醒来时,好像是叫我莫七侠。”莫声谷逼近宋青书,“若不是你和青书侄儿长得一模一样,我几乎要认为你是假的。” d7JpcQV0  
   m>+3:A{  
  “怎、怎么会呢。”宋青书此刻真是有苦说不得。自己穿越的时机太不凑巧,在那生死攸关的时刻,他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救助莫声谷躲避陈友谅,间接承认了自己知道他们身份的事实。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他过后根本没想过使用穿越文常见的失忆套路,而是一心求去,谁让他没有使用失忆借口的时机啊…… kDqbs_4  
   We`R9{  
  宋青书真想以手抚额来表达自己无奈、纠结、痛苦的心情。如果被人知道他鸠占鹊巢,第一个要灭他的就是宋远桥和武当诸人吧,而莫声谷,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想着这些,宋青书在心内泪流满面,现实怎么这么残酷啊! O~N4)(VVM  
   ,> +46U  
  “走吧,天寒地冻的,在外面呆着也不舒服,还是继续找镇子吧。”好在莫声谷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转身前行。 B5 HG*  
   +Y *fH _  
  宋青书心里狠狠松了一口气,愈发坚定逃跑的念头。 ssF16kAo  
   ]7JIR:NOM  
  一个半时辰后,远远的终于有炊烟袅袅升起,乏累的宋青书喜形于色,相较于一边淡然的莫声谷,明显浮躁许多。 ?4'S<  
   kDlVFXj*C  
  莫声谷看着这样的宋青书,轻笑道:“走吧。” >qO"Gj4}  
   YXxl!ILe  
  宋青书点头,总觉得莫声谷其实已经看破了什么,但对方不说他自是不能开口相询。 LNZy JYL  
   Xk#WJsKy  
  这个镇子并不大,镇上也只有一家客栈。免去了挑选的麻烦,两人要了两间房间。用过简单的饭食后宋青书立刻跟莫声谷告辞,钻进自己的房间带好门,双眼放光地扑向自己的床褥。 a =fdAt  
   x~[(yKap&t  
  殊不知在他身后,莫声谷正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在他关上房门后并不曾回房而是转身出了客栈。 K%geip2K  
   ;]BX_[v  
  此时天色尚明,但街上行人稀疏颇有几分清冷味道。镇子口走进来几位道长,他们气宇轩昂,手中拎着各式兵器,如此人物出现在此地颇惹人注目。 di+)~~y  
   33SK3_5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莫声谷迎了上去,拱手施礼。 OrcB{]\  
   yKt)6  
  一个礼尚未完成,就被俞莲舟扶住手臂,上下打量一番,“我们看到你留下的讯息就一路赶来,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还有你在峨眉派上留的师门叛逆又是什么意思?” 82jR>+p0  
   ly6S(0)'\  
  “小弟无恙,劳各位兄长担心了。至于峨眉山上的事情,倒是说来话来。几位兄长赶路也累了,不如先随小弟先去饮一杯茶?” wS`]bUA2  
   ]C"1J  
  === M<Uf>AQ  
   ,6qO/k4N  
  当宋青书睡醒的时候,屋内一片昏暗。他发了一小会儿呆,才逐渐适应了周围的光线,摸索着走到窗边微微推开窗,整个镇子相当静谧,但楼下似乎隐约有喧哗声。 a{8pX+L  
   BYH?^Zi  
  宋青书摸摸自己的肚子,觉得睡觉前填进去的那些食物早被消化干净,当下决定去一楼找店小二要点吃食。 VRR",7-@^  
   K4Akz3zd  
  缓步走下楼梯,一楼大堂处灯火昏黄,那一点烛光微微摇曳透出几许凄清。宋青书眯起眼,直接走到柜台前面,手指轻叩台面:“小二,现在可有什么吃的?” `y}4  
   bH{VLZ:/  
  柜台后的小二骤然惊醒,看清眼前的人后急忙跳起来:“这位客官,店内的厨子们已经歇下,若您不计较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些窝头咸菜。” 8xcXn7ES|f  
   !'R'c&O   
  “窝头……”宋青书的唇角微微抽搐。这个年代的窝头可是“正港”的窝头,不像现代的窝头加了其他食物不仅增加了营养还改善了口感。“多谢小二哥,那还是算了吧。”再回去睡个回笼觉,就能醒来吃早餐了。 z, 6)`x/  
   f2UQQ` %\  
  如此自我安慰着,宋青书转身准备回房,就被身前不远处那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中年人吓到。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不巧正撞在柜子上。 gQH &\w\  
   'qQ[*2f4  
  “青书!” F_}.|/=  
   p 68B[  
  那人的话语有着实实在在的喜悦。宋青书目光轻轻一扫,瞄到对方身上的衣服时心下一惊,顿时明白眼前这位大侠也是武当出身。而且对方话语中的喜悦和亲昵毫不掩饰,应该也是武当七侠之一吧。 $1?zqP5:'  
   !V>HGZ.]  
  莫七侠啊,这么重要的时刻,您怎么就不在了呢? O  ^5/]Vi  
   ?i;rJ|wMO  
  许是看出宋青书的瑟缩,对面那人的目光有一瞬的黯然。 PJBrG\  
   0bz[Bi?I  
  宋青书心里却是有着微微的愧疚,但他也只能平静地回望对方。 rV3fhkpQ$  
   @PC/AoJ  
  便在这时,莫声谷也从楼上下来,看到大堂内对视的两人,“大哥,青书,你们站在此处谈心吗?” GnD qlJ  
   M].3NCHa  
  宋青书一惊,明白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就是宋远桥。他犹豫了一下,上前低唤了一声:“父亲。” fcfiWHG ai  
   {+4^PVW1  
  “七弟说你被陈友谅重伤,记忆受到点影响,现在可觉得好点?” yi@pGX.N  
   mz#B:.cp  
  宋青书十分意外地望向莫声谷,却见对方对他微微点头。虽然这一次仍是无法从对方的络腮胡子里面看到对方的唇,但宋青书却是笃信对方一定在对自己微笑。 TO[* D+  
    tkMyy  
  这几日一直担心的事情就这样完美落幕。有了受伤失忆的借口,又有了莫声谷的佐证,摆在宋青书面前最大的坎就这样轻松迈过。 >0s|yL  
   8P13Q0  
  十分意外,百分感激,还有的就是对于宋远桥的愧疚。但是转念想想,若是正版宋青书,未来带给宋远桥宋大侠的却是万般的失望与痛楚,自己此刻取代,却也是一件勉强称得上好的幸事。 <i C\qbN  
   ec\LT[ '5  
  在小镇上歇过两日,武当一行人便折回武当。等到提心吊胆的宋青书踏上武当山的地盘上,才蓦然想起原著中此时正有有心人打算算计武当上下,心下一惊后他第一反应就是去寻莫声谷求助。 38Fm"n"5  
   R8H)'Z  
  莫声谷仍是那副莫测高深的神情,好在他也不追问宋青书为何知道那么多,倒是听从了他的建议暗中让武当上下多加注意,还真揪出了几个心存不良的祸害。 %sC*Y9[+  
   ;"# <b/Z  
  又几个月,宋青书终于将武当上下的人都认齐了,生活也逐渐回到原来的轨道。而最初见到宋远桥的一点愧疚倒也渐渐散去。许是被宋远桥的爱子之心所感动,宋青书的心态渐渐由对长辈的尊崇变成真正的对父辈的关心。而武当其余人等在他眼中,却也是不可抹杀的重要存在。 .vuVh&MK  
   5+MROET3  
  当宋青书倚靠着这具身体留下来的内功修为以及所谓的“武学惯性”,将武功轻功“重新”掌握后,宋青书便萌生了游走江湖的心思。恰巧此时莫声谷也要下山,宋远桥自是珍而重之地将宋青书交托给莫声谷照顾。 5+Fd_FS<Xt  
   6huMH6  
  当时也在场的宋青书每每回想起宋远桥那时候反复交代的样子,便忍不住感叹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过却也怀疑以前宋青书下山的时候,他或者关心但却不会这般担忧。究其原因,但是最初的那场“重伤失忆”惹的祸吧。 tA],:vj   
   h8'&g#A8  
  江湖游历,不论是心性武功,皆得到了磨砺。而有些东西,却也是在不经意间悄然萌生。 ^ <XQFj  
   ^KfB3S2  
  当宋青书发现自己的心底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一个满脸都是络腮胡子的家伙时,他生平第一次对于自己的审美观产生了强烈的怀疑。只是这般心思放在现代都不见得能够大大方方说出来,在这古板的时代,宋青书更是不会言说。 OJ&T i=(+  
   JJrjIN,V8  
  但心底藏着一件不能说的秘密,总是会有几分心虚。于是当莫声谷关心这位子侄并设计灌酒让他将秘密说出的时候,他拎着酒碗的手僵在半空中,心中情绪复杂难言。他看着说完这番话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趴倒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家伙,只有一种想要把对方拎起来狠狠暴打一顿的冲动。 N[ VaT  
   %wRa`*g  
  次日,宋青书爬起来只觉得脑袋隐隐发重,却丝毫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当莫声谷以一种十分奇诡的目光盯着他看时,他就有一种十分发毛的感觉。 IWXpS@G  
   KYkjEGws  
  被人这么盯了许久,饶是宋青书定性再好,也终是撑不下去,“七叔,侄儿脸上长花了吗?” rFe++&+  
   zO`Tz!  
  “差不多。”莫声谷十分从容地收回目光,转而捻着自己的络腮胡子。 wV$21p_I  
   ybCH,  
  这件事情就在宋青书的不知与莫声谷的佯装不知中揭了过去。  gR#&-P+  
   2|,,v<  
  又数月,两人行到东南一带。此时正值炎夏,天干物燥,山火易燃。两人遇上几场火灾,都是仗着一身轻功在火场内外来往,救下性命无数。 <m`8`;]`  
   V iwF\WOq\  
  若说有什么意外,那就是莫声谷满脸的胡子被大火舔得又短又卷,奇丑无比,迫不得已唯有剃掉。 %RPp'/W   
   )}=OFY7+O  
  当宋青书第一次看清莫声谷原本被络腮胡子遮掩的真面目后,呆滞当场。他绕着莫声谷转了数圈,口中啧啧称奇。他一直以为莫声谷会留着胡子是因为他相貌本就是五大三粗的那种,但此时才知,被藏起来的相貌居然是那种分外清秀的样子。 =%3(l,NL  
   futhM73xX  
  “你真的是我的七师叔吗?”说话间,宋青书的爪子早已探到对方脸上,脸上神情满是揶揄。 qy+WZqT  
   /WlJ%Q.  
  莫声谷轻咳两声,“就是因为这个相貌,我才留的胡子。可惜我多年心血居然被一场火给毁了。” QWJ'd@HI]  
   K|(.u\hQ  
  “可是我觉得你这样子远比满脸胡子好看啊。” pv7Az09  
   JziHat4  
  “可是没有大侠的神秘感。” )R`wFC  
   S  
  “……”宋青书无言,颇为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对方身上挪开。 vu$x}{~h1  
   xpM;W/  
  又三月。天下乱起,天灾人祸,百姓流离。 HSP{;fLp  
   mx\2cX)8  
  宋青书与莫声谷虽心怜百姓苦楚,然一己之力,终究太过单薄。宋青书因照料那些病人,即使是习武之身也撑不住那样的日夜操劳,终是染上那些疫病几至病危。在病得昏昏沉沉,觉得阎王爷终于要把进错时空的自己抓回去的他,断断续续地拽着莫声谷的手将自己的恋慕之情一一道来,说完后十分欣慰地阖眼准备西去。 =67l^?nbO}  
   }IV BtWLh  
  五日后,宋青书的小命被接到消息赶来的张无忌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当他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不由十分尴尬,却浑然不知这样尴尬的事情早就曾经发生过。 !R*<NsqL  
   *44vjHC]j  
  宋青书在莫声谷房门外徘徊了很久终于敲门而入,他不敢去看对方的眼,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许多道歉的话,但他的话语终结在对方手掌覆上自己的手腕时。 VCQD[\5n  
   S{wU<cqJ  
  当宋青书抬头,对上那一双含着温润笑意的眼,而耳畔也听到对方那一声似笑非笑的叹息时,他突然觉得,一切很圆满。 {z7BI,}  
   K1$Jpjn  
  再后来,宋青书曾问过莫声谷那一剑的事情。他话语中的忐忑,却换来对方标志性的微微笑意。 Xy6P`d4&  
   N.EQJ-|  
  “其实那一晚,我就已经怀疑你不是真正的青书了。” a@b3`H]  
   8 _3Z-\g]  
  “破绽有那么明显吗?” noj5*Qq?  
   ba;;^!h  
  “青书刺向我的那一剑,狠绝犀利,而他那时的目光也是疯狂毒辣。但就在那一瞬,他的目光——或者该说你的目光却突然变得平静。那不是一种醒悟后的懊恼神情,而是突然遇到意外的茫然,以及你心底最真的纯净。” !;X.6x  
   %{R/W#^  
  “呃。” +Yq'o7  
   tjgtt19>  
  “再后来,我斥责你的时候其实暗中拿山上的事情试探过你,但你居然毫无反应,我便论证了自己心底的疯狂推断。又因你是个本性不错的人,既然你顶了青书的皮囊,我便让你有个继续走下去的方法,毕竟……我不想看到大哥他们伤心失望的样子。” |K"35*]n  
   byAInzp  
  “所以你才隐瞒了武当山上的真相,而将事情推给陈友谅的伪装和阴谋?” -:"V!M@z`  
   spaY T+W  
  “是。你不觉得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吗?又或者你在抱怨我没有揭穿你的身份,让大哥亲自斩杀你这个占了他儿子皮囊的家伙?” n Mwl%L1D}  
   K@Aa!<>"&  
  “不不不。七叔你的选择和安排自然是天底下最佳的抉择!” wVt5s`9h  
   4 ~ZHr7#~Z  
  “若说有什么意外,便是你的心思了。”莫声谷在对方微微的不安中伸出手,十指交扣,“但是那样很美好。” %CxIE&`q  
   bC9JN,@%e  
  “我也是,穿越也好,逃亡也好,重病也好,曾经看来很惊险的事情,现在回想,却都有了几分甜蜜。” $"S%e1tn  
   cK{jr)i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跟大哥说这件事情?” z*?W}C+~:  
   |`vmBVy+q7  
  想到宋远桥知道这件事情可能会有的反应,宋青书的脸忍不住垮下来,“这个……我们对于江湖的历练远远不够,还是再转个几年再回去吧!” *fax-p.Z  
   LVVVE9l  
  “好啊。”莫声谷轻轻应着,拉着宋青书的手远远走去。  F>6  
   +gM'8d  
  山青青,水蓝蓝,诺大江湖,你我同行。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只为你变乖 城堡币 +3 前天 20:51:14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本文地址: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爸爸的妈妈叫什么? 正确答案:奶奶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